新浪博客

/雨烟
忽闻芳香
办公室里正忙着,无意间弯曲臂膀将手揣入衣袋而带起的轻微空气流动里,飘游出一息渺渺淡淡的香。手指随即也触辨到几点温凉。呵,腊梅花。而这瞬时的触知,使正浮涨着的思绪仿佛被给以轻轻的一敲叩。
昨天中午,花枝前流连,曾捡拾几朵落地的腊梅装入衣袋。它花儿拈摸出来,手心里细看,瓣略有些枯干,色却未大变,花香尚有余留。一时间,心,忽忽远逸。远至尘声不及的天开地阔风清气朗之处。
“挥斧砍柴,忽闻芳香,身在寒林中。”就想起这俳句来。事务之中,寂而艳的寒冬之花的不期然而现,于我,恰合了与谢芜村此句的意韵。自九妹的《古画之美》一书中,第一次得知与谢芜村的存在,并依稀记住了他这颇特别的一句。美好词句,一如这美好气息,于迷失浮泛在尘嚣中的灵魂,何尝不是一种指引、慰抚,甚或拯救呢?
微雨之后
是夜里抑或清晨的哪一阵微雨呢,湿了这一株小小的腊梅。枝因雨湿而如
了浅墨,花则愈显俏丽。疏影横斜,暗香浮动。在这灰阴的冬日正午,面对它,好似面对一小帧简淡的水墨画
几只黑白花色的喜鹊喳喳欢噪着在屋顶上飞来飞去,又相继飞走不见。鹊声消遁周边一时沉寂,微风拨弄枇杷树叶发出的窸窸窣窣轻响,于是变得分明起来,像是不便探听的悄悄耳语。而叶底寒潮之后残存的稀疏零散的枇杷花们,似将自己的香氛一同深深藏匿。曾经绚丽热闹的紫藤架、蔷薇架全都沉默着,被灰阴冬日的枯寂萧索全然笼罩,连一丝抗争的愿望与气力好像还未萌生。
猫坐在屋内窗台上,隔着它走不出的窗纱与安全竖栏,用它圆而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探看谛听外面世界。
——我在这一切之中,又在这一切之外。见着闻着想着的,全都是,仿佛洞悉不了的秘密。
寻雾不得
昨天好大的雾,且晴。窗口遥望楼宇间柔气氤氲如幻似仙,好想亦能被淹没其中,并为没有早起去看雾中湖景大为憾恨。
于是今早赶往千鹤湖,却无雾。预报七点日出,在蒙着薄薄霜冻的栈道上小心行走有意挨延,直至不得不离开,太阳还是深躲在迷蒙云汽里怎么也不肯出来。
而零下12度的那个早晨,为一睹最冷天的湖光天色特地赶往,眼看东边天空霞光渐浓那一轮就要跃出地平线,却被冻得先自急急逃离溜回。
今天却又临时应通知出差。洽谈参观罢,返途经过苏通大桥时,但见夕日长映江面,其境壮阔苍茫又绚美。反而是一日里意料外的收获了。
——无意间的错过,寻而不得的失意,无奈有意的放弃,意料外的获得。人生呵。
素笺97:忽闻芳香
素笺97:忽闻芳香
素笺97:忽闻芳香
素笺97:忽闻芳香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