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

2019-02-08 20:03阅读:
没有一份工作,比得过做图书馆员。
在一排排书架中慢慢地走过时,心就如在天堂。
所以,我有一个梦想:建一个美丽的图书馆,让所有的人到这里,都会流连忘返。
我也有一份情怀:愿天下图书馆都能美丽如天堂。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犹记得2014年,图书馆志愿者小分队驱车前往玉树援建“北京大学图书室”,那份情怀至今未减。)
1986年毕业踏入北京大学图书馆,转瞬32年余。先是做采访馆员、编目主管、办公室主管,负责本馆也参与全国性的世界银行贷款采购项目,直到1997年拿到富布赖特高级访问学者项目奖学金出国。
1998年秋天回国,犹记得戴龙基馆长代表馆班子找我谈话,做馆长助理,两年后又做副馆长。彼时至今,又是20年。一直以为,图书馆是专业技术岗位,只要我努力工作有业绩、勤奋学习求上进,会默默地做到退休。但实际证明,我这人后知后觉,缺乏对时事的认识。
一条路都有尽头,而我,恰好是在一条路的尽头,站在通往另一条路的拐点上。
回望来路,总觉得应该有个记录——就像在公路上骑行,每隔一段便可以看到里程记录,气喘吁吁中便觉心安,稍事休息调整后再出发,挥挥手再见,不带走一片云彩。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1998年,在美国做富布赖特访问学者期间,与参加ASIS年会的几位美国学者一起)
过去的20年,是高校图书馆发展的黄金时代,也是传统印本图书馆向数字图书馆发展的时代。
一方面我们需要把传统的印本资源用数字形式组织和表达出来,另一方面要构建数字图书馆体系并推动其发展,以适应网络发展带来用户需求的变化。
这个时代不仅给了高校图书馆个体发展的机会,更创造了图书馆共建共享的机会,图书馆人梦想了数十年的资源共享,在这个时代终于得以实现,比如终于有了CALIS在线书刊联合目录。
这个时代也给了很多图书馆人机会,创新与合作,成就了图书馆,成就了一番事业,也成就了自己。
很有幸,我人生最主要的职业生涯阶段是在这个时代。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1998年秋天,与林、戴、朱三位馆长一起,与香港科技大学图书馆周馆长会议讨论)
我从戴龙基馆长手里接过来的第一个任务与服务相关——负责图书馆的信息咨询服务。彼时传统的参考咨询服务正在向基于网络的信息咨询服务转型,咨询部在几年间迅速扩大,在张春红和刘素清两位主任的先后带领下,年轻的团队迅速开展了电子资源一条龙服务——采购、整合、导航和咨询服务,开办了图书馆信息素养服务的著名服务品牌“一小时讲座”和“电子资源的检索与利用”选修课,完成了国家精品视频公开课“数字图书馆资源检索与利用”,扩大了科技查新和查收查引服务,开始了基于网络的文献传递与馆际互借服务,高峰时期一年要做4万多份。
咨询部后来又和期刊部合并为更大的部门。2015年机构调整的时候,咨询部的期刊业务和馆际互借服务合并到了学习支持中心,其它业务加上新的深度服务,转型成为研究支持中心。记得聘岗的时候,很多人不敢应聘这个部门主任,觉得太难太费劲太没有把握;而张春红是唯一一个勇敢地应聘这个部门主任的;大部分咨询馆员去了其他部门做部门主任/副主任/业务主管,在研究支持中心的馆员反而大部分是新应聘来的。但是,年轻人肯学习、努力工作,一点就透。我们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国内外调研,迅速确定了基于科研生命周期的研究支持服务体系,把开展科研支持服务、决策支持服务、数据支持服务、知识产权信息服务、基于研究的信息素养服务等等作为工作目标;第二年,我们又用了一年时间收集、清洗和规范化各种数据;此后,我们陆续推出了“未名学术快报”、《北京大学专利竞争力分析报告》、《北京大学学科竞争力分析报告》(43个学科,38份报告)、《北京大学科学研究前沿》等多种信息化产品,以及信息素养手机游戏“图书馆的初遇”、“疯子的游戏”、各种检索大赛等,在学校和图书馆界都引起了强烈反响。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1999年,咨询部的老伙伴们)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2年,咨询部的小伙伴们。)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6年,研究支持中心小伙伴们在会议休息中)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6年春,学科馆员团队又一次重组会议。将近二十年来,学科馆员经历了学科联络人、学科服务馆员、学科建设与服务馆员、学科知识服务馆员四个阶段,每一次重组就意味着一次转型与推进。)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北京大学图书馆研究支持服务的部分服务产品,其中《北京大学学科竞争力分析报告》全部共38份)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北京大学图书馆信息素养团队部分服务——选修课,一小时讲座,精品视频课,手游)
第二个任务是资源建设方面的——开展高校图书馆引进数据库的集团采购。彼时北大的全部数字资源,就是将近百张光盘数据库,和1个网络版数据库Science(当然已经是高校图书馆中最多的了);和这个任务同时交给我的,还有CALIS一期建设中用于引进数据库的450万经费。
我们成立了CALIS文理中心,同时开展本馆和高校图书馆的电子资源采购,两方面协同工作。10年过去,当我把本馆电子资源采购工作交接出去的时候,北大图书馆已经有了450余个中外文数据库,集团采购也不再是我、杨毅少数几个人的工作,我们有了自己的团队——CALIS中心馆组成的、教育部李晓明处长任组长的CALIS引进资源工作组,在北大图书馆采访部有了专门的电子资源采购岗位。
20年过去,CALIS引进资源工作组发展成为DRAA理事会,首任理事长为朱强馆长,后来又增加了我和清华大学图书馆邵敏副馆长为副理事长;如果算上馆长、谈判组、技术支持、各类工作人员和秘书处,我们的团队已经扩展到百人。世界上最有名的数据库,例如ScienceNature、Web of Science、Elsevier电子期刊、SciFinderCA)、IELSpringer电子期刊和图书、Wiley电子期刊、ACSJstorEBSCO AS+BSPQDT博硕士论文数据库等等,都是通过我们的集团采购引进的;2018年,高校图书馆通过DRAA集团采购的数据库总金额已经将近20亿。
我们的团队创造了全新的共建共享模式,通过降低价格和规范优化服务,有更多的高校图书馆可以使用高品质的学术数据库。我们建立了完全不同于印本的电子资源采购的基本工作流程,从一个数据库的评估开始,到车轮式谈判、反复审核采购方案、组织集团、签署协议、与进出口代理商接洽和付款、日常咨询服务、建立镜像服务器和数据存储、引进后评估等等工作,每个环节都是创新与挑战。我们为国家节约了大量资金,最近10年,仅Elsevier电子期刊一个数据库,就减少了约3100万美金的投入。DRAA的工作得到了高校图书馆、数据库商、进出口代理商的广泛认可,截止到2018年底,DRAA集团采购的数据库累计达到176个,2018年有效期内数据库为141个,参团成员馆8,841馆次;其中北大图书馆负责最多,谈判数据库为38个,成员馆次4,274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0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韦钰调研CALIS工作)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3年,CALIS引进资源工作组成立)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6年,DRAA理事会第十二次会议)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8年,2018年,和John Wiley公司、Elsevier公司的两次谈判协商会议,时隔十年,短发变长发,黑发变花白,我对面的谈判对手都换了几轮,我还在这里坐着,呵呵,这是应该自豪呢还是悲哀?)
第三项工作,也是最需要研究探索的,就是数字图书馆的建设。
数字图书馆体系呈多系统松耦合状态,要想系统和数据之间做到无缝衔接,标准规范就成为数字图书馆建设初期的主要任务。我们从1999年开始数字图书馆标准规范研究,后来很多人都成了张晓林“我国数字图书馆标准规范研究与建设”项目团队的一员,我们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国家图书馆、各类标准化委员会的支持,完成了很多数字图书馆标准规范,我本人尤其负责或参与研制了大量的元数据规范,有些适用于印本资源的数字化,有些则适用于原生态的数字资源,比如“拓片元数据规范”、“古籍元数据规范”、“舆图元数据规范”、“网络资源元数据规范”、“电子图书元数据规范”等,前后总计有将近20个;后来为此还被国家文物局指定负责“文物数字化保护元数据标准研究”课题,完成了大量元数据规范的研制工作。
数字图书馆最终是以门户的形式来体现的,我们的用户需求团队和CALIS技术研发团队合作,在2006年发布了北大图书馆历史上第一个数字图书馆门户,虽然现在看来颇有些幼稚,但也是整合了海量资源和多元化服务,有统一认证、有统一检索、有资源导航、学科导航、检索与服务整合、嵌入自动化系统……给用户提供了一个网络整体学术环境。
2006年,我们还在高校图书馆中率先成立了多媒体资源部,敢于创新的张春红受命担任主任。一方面建成了多媒体学习共享空间,另一方面开展数字多媒体服务,利用多媒体点播系统,实现了传统的DVD、录像带的本地点播服务、网络多媒体资源的远程服务,以及新设备体验区,一时间读者好评如潮。
在学校的支持和投入下,我们还建成了北京大学数字加工中心,为师生提供包括但不限于扫描、采集、翻拍、音视频数字化、元数据加工、学术会议/讲座摄制甚至公开发布等各类数字加工服务。
我们承建了高校图书馆第一个联合型的古文献资源库“学苑汲古”,在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清华大学、四川大学、中山大学等几个骨干馆和杨光辉、史梅、高瑄、林平、林明几位副馆长的共同合作下,前后有海内外(大陆、香港、澳门、美国、加拿大)30所图书馆参与建设,积累元数据近70万条,图像数据90多万条,成为全世界数据量最大的古文献数据库之一。
我相信,没有数字图书馆的扎实基础,也不会有未来的智慧图书馆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1999年,参加国家图书馆的数字图书馆研究项目)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元数据研究的部分成果)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5年,国家科技部/国家文物局“文物数字化保护元数据标准研究”课题组元数据培训研讨会)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5年,北京大学图书馆第一个数字图书馆门户)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7-2014,多媒体部负责建设的多媒体学习中心、音频体验区、3D打印、北京大学数字加工中心)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高校古文献建设会议之一及“学苑汲古”平台)
2003年,我接下了更大的一项工作任务——开始参与负责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文献中心(CASHL)的筹建工作。所谓“更大”,其实规模是不如CALIS的——毕竟是主要面向人文社会科学,但从资源、服务到系统,又完全是一个独立运行的、富有学科特色的共建共享体系。整个CASHL管理中心,一开始只有戴馆长、我和李军凯3人,几年后才逐步达到现在的6个人。
最初几年,CASHL一方面建设外文期刊资源,另一方面借助了CALIS的共享平台,迅速建立了包括书刊联合目录、资源检索系统、注册认证、馆际互借与文献传递在内的服务体系,2004年就开始上网发布、面向全国开始服务——时任袁贵仁副部长亲自来启动了服务按钮。2006年的时候,教育部领导决定把“高校文科图书引进专款项目”也合并到CASHL这边来管理,由CASHL统一协调采购和开展服务。
CASHL的源起,是因为中国加入WTO后不再有影印文献,而高校人文社科外文文献资源本就匮乏,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面向人文社科的文献资源共建共享体系。这个体系最大的特点,一是实现了资源的协调建设,包括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吉林大学、四川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兰州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东北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开大学、清华大学、山东大学、厦门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17所中心图书馆按学科进行了分工,以保证有限的资金可以收藏最多的资源;二是开展了集中式共享服务,17个中心馆以及其它服务馆CASHL“开世览文”平台,整体开展文献服务。通过这一整套共建共享机制的建立,以及CASHL各中心馆举办的“CASHL走入活动”、“CASHL海报大赛”、CASHL官微营销等不间断的宣传推广活动,CASHL迅速发展壮大,到2018年,已经积累了287万种印本图书、73万种电子图书、2.6万种印本期刊和207种大型特藏,为全国830所高校/科研机构提供服务,提供了电子文献全文下载3000多万,手工馆际借书和期刊文献传递130万笔,服务满足率96%
但是发展到后来,随着各学校的电子资源越来越多,CASHL基于印本文献的服务需求量逐渐有所减少,问题出来了:如何再次定位CASHL的特色?如何服务于人文社科领域?针对这一点,我们在CASHL设立了“前瞻性课题研究”,各中心馆提出了很多好点子。这几年基本上的发展核心是“向数字化服务转型”,一是将服务平台从基于印本文献服务转为以数字资源服务为主;二是发展原生数字服务,如邀请各校名师开展的网络“名师讲堂”,将老师们的研究用通俗性的知识服务形式表达出来,任何人都可以用手机从网上参与收听,并与教师互动;三是针对研究人员比较容易获取一般文献的特点,在保持文献服务的同时,把CASHL的大型特藏内容逐步揭示出来,设立了“特藏++”项目;四是建立了自己的官微,利用微信、微博开展宣传和服务。
CASHL的事情,有一点梦想,这个梦想就是把CASHL最终发展成为国家人文社科信息资源平台,成为人文社科研究的重要支撑之一;也有一点情怀,这个情怀就是对图书馆的爱,希望这种共建共享方式能够帮助填平高校图书馆发展不均衡的鸿沟。
在做CASHL工作的十六年里,除了戴馆长、朱强馆长的支持与指导,李军凯、关志英,朱本军三位主管/秘书长发挥了重要作用,而我们的几个重要虚拟机构——CASHL专家委员会、CASHL中心馆馆长联席会议、文专图书馆藏发展小组、CASHL电子资源工作组、CASHL期刊工作组、CASHL/CALIS联合成立的高校馆际互借协调组、CASHL服务工作组、CASHL新媒体工作组等——更是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其中集合了各中心馆和相关学术机构在管理、资源建设、服务、技术等各方面的精英,既有馆长/副馆长们,也有部主任和普通骨干馆员,庞大的团队加起来总有近百人;他们在本馆的本职工作之外,为CASHL贡献了大量的精力,也通过CASHL工作提高了水平;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CASHL的巨大成就。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 (2004年3月,CASHL服务暨全国中心启动大会,时任教育部副部长袁贵仁亲自启动服务按钮。)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4年10月,CASHL区域中心启动大会在复旦大学召开。)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6年12月,CASHL学科中心启动大会,会议同时签署了人文社科文献资源共建共知共享北京宣言”)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从最简单的页面,到资源与服务内容日渐丰富、以“开世览文”命名的CASHL主页第一、二、三版。)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CASHL坚持了十多年“走入活动”,各中心馆每年深入基层,通过会议/培训/座谈,宣传资源与服务)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CASHL的咨询与运行管理组织:专家委员会和中心馆馆长联席会议,当然还有俺们CASHL管理中心。)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CASHL业务工作组,左:文专图书馆藏发展小组、期刊工作组、服务工作组;右:新媒体工作组、电子资源工作组、高校馆际互借协调组;这些工作组既是虚拟联合性的,又承担了大量实际工作。)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9年,CASHL大型特藏发布,若干年后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特藏++”内容挖掘服务。)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CASHL知识服务——面向公众的“名师讲堂”部分讲座海报。)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CASHL与Emerald、John Wiley、科睿唯安等公司先后合作的公益性项目——西部馆员交流计划,在北京大学、复旦大学设立基地,每年接待4名西部高校图书馆员为期一个月的访问交流,和特别交流专项。)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合作与培训,永远是CASHL可持续发展必不可少的内容。)
2006年,戴龙基馆长又把已经探索尝试了5年的总-分馆体系工作交到我手上;2008年,学校终于正式发文把总-分馆体系叫做“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体系”。这是北京大学图书馆建设不可或缺的部分,毕竟在这样规模庞大的研究型大学,单一总馆不可能满足教学科研的建设要求,而分馆则是用户需求与图书馆服务交汇的节点;总—分馆体系既可以面向学科提供完善的细粒化、个性化服务,将服务直接送到读者身边、直接获取用户需求,更可以因资源共建共享而提高图书馆效益。
倏忽13年,在沈正华、潘筠、巩梅、范凡四位分馆办公室主任的努力与各分馆/总馆各部门合作下,分馆从16个发展到41个,经费从0元到2018年的3000万专项,成立了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战略发展委员会和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委员会,完成了大部分回溯编目任务,摸清了分馆的藏书/服务/空间/设备等家底情况,建立了总-分馆服务体系,开馆时间逐步规范延长,2/3的分馆开始了面向全校的通借通还,试行了馆员派驻制,总-分馆之间互联互通资源共享,分馆馆员的素质水平在各种学习培训中不断提升,学科服务、学科采访、信息素养等等团队中有很多分馆馆员的身影......这其中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辛苦、努力与支持。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6年,北大医院分馆系统开通仪式,那是我第一次参加分馆的活动)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8年,分馆工作评估会议,以评促建是分馆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8年,北京大学文献信息资源体系终于正式成立,有了正式校发文件,总-分馆体系自此突飞猛进。)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0年,根据学校文件,成立了北京大学文献资源战略发展委员会、图书馆工作委员会,从此在学校层面有了总-分馆体系发展的咨询管理与执行组织。)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分馆馆员发展也是重要工作,每年总馆都会出资派部分分馆馆员外出参观学习。)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9年1月,分馆工作年度总结会议,总结2018年,部署2019年工作。)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分馆馆员沙龙,是这些日常见面很少的分馆馆员交流沟通的机会。)
2015年北京大学图书馆机构调整之前,我一直全面负责读者服务。期间除分管流通部、咨询部、期刊部(后来与咨询部合并)、多媒体部、北京大学数字加工中心等部门外,以及学科服务、信息素养服务等跨部门工作外,还和同事们一起做了一件事,就是大力开展图书馆营销、即读者服务宣传推广工作——好酒也怕巷子深啊!我们成立了由各部门工作人员组成的读者服务宣传推广小组,创办了“北大读书讲座”、包括“未名读者之星”评选、好书推荐展览、换书大集、漂流书架等在内的世界读书日系列活动、毕业季等,并且逐渐发展成为北大图书馆的品牌服务。一时间,包括周国平、萨苏、蒙曼、韩毓海、陈平原、叶永烈、梁晓声、何冀平、刘华杰、毕飞宇等知名学者作家云集“北大读书讲座”,常常看到学生们因为一座难求,早早排队占座,甚至坐在地板上、窗台上来听讲座。
在分管读者服务这段期间里,流通部和期刊部的工作我真正参与的不是很多,主要是这两个部门的业务量虽然大,但管理都比较成熟,部主任们有着超强的规划和实施能力。比如2004年,西楼即将大修,主书库200多万册书刊需要搬出,流通部和期刊部的几位主任做了详细的规划,并以这两个部门的同事为主,包括馆领导在内的全馆同事亦轮流参与,冒着暑热在库中打捆,将书全数搬出。又比如2003-2006年期间,期刊部和编目部用了整整三年时间,将本馆约40万册期刊合订本从字顺排架改为分类排架,至此终于做到书刊分类排架体系一致,解决了期刊开架服务、同种期刊因刊名不同而不能合头等诸多问题;改号期间,期刊部并未停止服务,因此需要对工作进行详细规划,改号与服务准确衔接;经过若干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这项被兄弟馆称为“不可思议”的工作。
当年合作的几位部主任,有的退休了,有的后来成为馆领导,可惜的是刘桂兰、沈芸芸二位,因车祸和疾病,分别于2004年和2016年去世,天妒英才,英年早逝,至今想起来仍唏嘘痛惜不已。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2年,首次世界读书日活动,蒙曼教授做客首次“北大读书讲座”,首批“未名读者之星”颁奖。)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3年世界读书日活动,学生们排长队等候周国平先生的读书讲座)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4年,曾经轰动一时的“书读花间人博雅”新书推荐展览活动。展览与北大青年摄影学会合作,利用对古代读书油画的模仿摄影,既推荐了新书,也体现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读书氛围。展览中推荐的新书借阅量大大提升,活动本身也在全国性比赛中多次获奖。宣推小伙伴们为这些活动夜以继日忙碌......)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4年,图书馆西楼大修,全馆工作人员都冒着酷暑到书库里捆书搬书。)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2年,与流通部部主任们在一起。)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5年,和读者服务部门的部主任们一起参观上海图书馆。)
除了读者服务,我还曾有几年的时间分管过编目部的工作——大约是因为我曾经做过采访馆员和编目馆员、后来又做元数据研究罢。北大图书馆编目部自梁思庄副馆长开始,就是图书馆人才最多、技术水平最高的部门,在全国高校图书馆亦走在前列,也成为后来CALIS联合编目发展的基础。后来因为接二连三地调走了不少骨干做CALIS的全国性工作,戴馆长曾希望我在分管编目部工作时,为编目部培养一些年轻人才,可惜我水平有限,工作头绪众多而不能很好地深入,几年下来,除图书积压问题外,其它方面成效甚少,颇为惭愧。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和编目部同事一起合影)
2012年开始,我参与了东楼大修的设计、准备工作,到后来又代表用户参与负责施工工作。北大图书馆东楼是1998年李嘉诚先生捐建的,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关肇邺院士设计,当年因教育部的配套经费没有到位,设计虽好,有些却无法完全建设到位,在后续使用中产生了不少问题,包括安全、电力、空调等硬件设施方面,功能上也不能满足读者日新月异的需求变化。在进行东楼大修的设计过程中,专家和设计师又给出了西楼存在结构性安全问题、最好重建的建议。为此,我们干脆把东楼大修和西楼重建合并考虑,期望在原有馆址基础上重建一座开放和谐、通透灵活、自然、诗意、审美、人性化、绿色节能、人流物流有序的图书馆,目标是“打造百年精品,保持学校标志性建筑地位”。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学校领导的初步支持。
为此,我们成立了包括熟悉书库、信息化、水电暖家具等在内技术馆员组成的新馆建设工作小组,聘请了参加过东楼建设、西楼大修的老领导做顾问,考察了国内外很多著名图书馆;与基建部、设计院和施工单位开了无数次会议;还按照学校要求,专门建设了新馆建设主页(https://2020.lib.pku.edu.cn/),向师生通报情况和互动;我自己也找相关书籍,学习图书馆建筑知识。东楼终于在2016年搬空了书籍,2017年开始动工;后续又进行了一系列的空间功能、智能化、信息化、软装、家具、标识等系统设计。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客观或者主观原因,工期延迟,到我卸任,也未能完工;而西楼重建的计划也因为种种原因而暂时搁置了。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3年,在牛津大学图书馆Richard Ovenden副馆长陪同下,在新馆工地参观考察)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7年完成的新馆设计效果图,修缮后的东楼与新西楼紧密结合在一起,从上空俯瞰成四合院状。)
北大图书馆是一所研究型图书馆,多年来一直引领或同步高校图书馆的创新发展,以更好地支撑北大和高校的教学科研。因此科学研究亦是本馆的重要工作。 我受命一直负责本馆科研十多年,担任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我们鼓励年轻人结合本职工作,申请各种科研课题,几乎每年北大图书馆都能申请到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北京市社科项目或者其他纵向横向课题;每两年召开一次“北京大学图书馆五四科学讨论会”,使之成为本馆的学术传统;制定了有关参加学术会议的规章制度,让馆员有机会出去参加业界各种重要的研讨会,展示风采,也学习长见识。本馆“年度报告”中,每年都专门有一节内容,记录科研成果。
我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成长,除了和同事一起承担了数十项课题,亦带研究生,发表论文、出版图书、完成教学视频,总计也有了上百余(见http://scholar.pku.edu.cn/lxiao)。与此同时,还在国际国内一些学术组织兼职,特别是在国际图联知识管理专委会任职的几年,交往了不少国外同行,称得上是大开眼界。
在工作中,在科研中,我和馆员们接触很多,也经常聊聊未来的发展。慢慢地,我也懂得了,管理者一定要以人为本,重视员工的职业生涯,重视对他们的鼓励,要让他们觉得,图书馆不仅仅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更是一份可以终生托付的事业,要通过努力工作、有所成就,逐渐热爱这份事业。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数字图书馆研究所,每年都要送走很多研究生。)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北京大学图书馆传统学术活动——五四科学讨论会)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08年,应邀到美国华盛顿大学和亚洲图书馆学会CEAL联合举办的 Summer Institute on Chinese Studies Librarianship in the Electronic Environment 授课)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8年,中美电子资源标准规范合作项目研究团队在首都华盛顿联合召开研讨会,所有发言者合影。)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8年,在任职的国际图联IFLA知识管理专委会,作为组委会主席组织国际学术研讨会。)
总结至此,该收笔了。
啰啰嗦嗦数千字,写不尽20年的酸甜苦辣、成功与失败;但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这20年也许只能算得上是一个小水滴。所以,是时候跟过去告别,拐弯到下一条道路上了。

回望来路20年,我想特别表达我内心的感谢。
***感谢这个时代,给了我很多机会,成就了我们的团队。有馆长在听到我们换班子的消息说,你们三人卸任,“北大图书馆黄金一代至此消耗殆尽”,此话过于看重我们的作用,其实是我们很幸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我相信这个时代还会继续下去。
***感谢所有栽培过我的领导和前辈们,有你们不拘一格的提携、对长远发展的指点、对个性与不足的包容,我们才得以成长。
***感谢所有合作过的部主任们,因为你们超强的规划和实施能力,我们把很多看似艰难的计划最终付诸实现;北大图书馆有你们,幸运哉!
***感谢所有同事,以及包括电子资源建设、宣传推广,信息素养、学科馆员、CASHL全国中心、CALIS文理中心、新馆建设在内的所有跨部门团队……谢谢你们的努力工作,以及对我有时过于认真追求完美、态度不佳的包容,希望你们有一天想到某一件不愉快经历的时候,相信我只是对事不对人。
***感谢各高校图书馆的馆长/副馆长们,这些年无论是CALISCASHLDRAA还是其他,我都得到了你们工作上的大力支持与合作,忘不了我们每一次相聚都是在工作会议或者研讨会上,每一次都是充满激情地讨论交流,然后又匆匆告别,赶回去工作;常常我加班的时候,在社交媒体上也看得到你们在加班。我们总说,什么时候闲下来要好好聚聚,但实际上真闲下来的时候,我们又不知再聚何方何时。
***感谢各馆推荐来的业务骨干精英们,这些年我们成立了CASHL文专图书馆藏发展小组、CASHL电子资源工作组、CASHL期刊工作组、高校馆际互借协调组、CASHL服务工作组、CASHL新媒体工作组等很多业务组织,你们除了本馆的本职工作,还参与了大量的共建共享工作,任务重、创新性强,但是你们完成得很好;没有你们,单凭北大,又如何能够做得好这些事情?
***感谢所有的数据库商、代理商朋友们,谢谢你们的合作。这么多年,因为咱们的合作,高校图书馆增加了大量学术资源,你们扩大了市场;也因为我们DRAA的工作,可能让你们的价格降了、服务工作多了;但请相信我们不是敌我双方,我们只是各为其主。
***感谢所有科研项目的合作伙伴们,既有UCSDUC Berkeley等十余所海外高校的同行,也有敦煌、故宫等文物界的专家们,更有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浙江大学图书馆等多所高校的伙伴们,科研永远没有工作量可以衡量,但我们的成果就在网上、在著作里、在论文里,感谢你们的合作。​
***最后,当然要感谢父母、老公和女儿,谢谢你们对我这20年忙忙碌碌的包容和帮助。

回望20年,尽管还有很多事情不如意,尽管还做过两次脑部手术,但我知道我尽心了、尽力了,为我们的梦想,我们的情怀。2年馆长助理,18年副馆长。终于要卸下担子,交给后来者,然后抬起头看鹰翔天空、望云卷云舒。有很多朋友问我,今后会去哪里?我说,我不会离开图书馆界和图书馆学的,我会休息休息再出发,走出另外一片天。
梦想与情怀:回望来路20年(2014年,图书馆小分队代表学校在玉树八一职业学校捐赠图书的“北京大学图书室”。)
犹记得2014年夏天,我们图书馆小分队,从西宁驱车800多公里到玉树,代表学校为玉树八一职业学校捐赠1.5万册图书,建设“北京大学图书室”。走过海拔4,824米的巴颜喀拉山口,看着我周边的志愿者们,我心里忽然觉得感动无比,为这跨越了千山万水的理想情怀。

祝福北大图书馆,愿你在一代代北大图书馆人的努力下,继续发展与辉煌。
祝福高校图书馆事业,愿每个人的梦想都能实现,愿永远都有一份怀抱梦想的情怀。
(说明:本文只是一个记录,并非总结,难免有错误和遗漏;文中照片基本都是工作报道所用公开照片,感谢所有拍照的朋友和摄影师们。如有任何不妥,欢迎私信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