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长篇小说连载:莲塘——闽侯甘蔗程氏家人传说(四)

2021-01-11 11:48阅读:

程鹤麟

电视师傅。福建人。2000年来香港。

关注
长篇小说连载:莲塘——闽侯甘蔗程氏家人传说(四)
【逢非公众假期的周一、周二、周三发布】

四,毛边纸写的“童养婚帖”
前面说过,程天庆的二女儿在襁褓中就抱给外乡人做了童养媳,当时依庆嫂就也想让女儿断奶后才离开,但找了几家,没有一家同意。依庆嫂当时那个难过啊!女儿出生不到10天就去了“婆家”,没有奶吃能吃什么啊?
那时候不像现在,有配方奶粉。现在许多母亲都懒得自己哺乳,婴儿全靠奶粉度日却长得很健康,因为配方奶粉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比母乳还好呢!那时候,福州城里有钱人可能可以让婴儿吃牛奶,但乡下农民,艰难生存,哪有牛奶?若没有母乳,就只有米汤伺候了。
所以,依庆嫂听说洪家要让女儿断奶才“过门”,当即就同意了。
媒婆天英嫂听了欢喜,就去给洪家回了话,说双池程天庆家可以现在就聘、断奶才抱孩子。
这时洪家又说,希望聘礼再加个一两块钱,因为把孩子奶大也不容易。
隔天,天英嫂又来双池找依庆嫂,说了洪家这个意思。
依庆嫂不干,说不能加钱,加钱还不如现在抱来我养。我又不是没养过童养媳,我们家老大的童养媳就是我养大的。
但她愿意加一只母鸡、10只鸡蛋、3斤糯米、3斤线面、3斤红糖、3斤黄酒,以表诚意。这些都是甘蔗产妇坐月子的食物,当地风俗产妇的娘家“送生”(送给生孩子的人)礼物。最重要的是,这些都不用花钱。母鸡是依庆嫂自己养的不用说了,其它的也都是甘蔗当地的土特产,甘蔗农民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做。糯米是本地产的,线面
是依庆自己抻的晒的,红糖是自家地里长的甘蔗搾的,黄酒是依庆嫂自己酿的。
于是谈妥。

虽然要等断奶才让抱走,但婚约当时就得订。涉事的程洪两家签订了一童养婚帖
婚帖是请甘蔗五福村程氏宗祠里管事的程由全书写的。
程由全念过几年私塾但又没念很多书,不像镇里其他读书人,读着读着就读到福州去了,还有读到厦门去的,那时候已经有厦门大学了。程由全家贫,父母负担不起,他念了几年私塾就辍学了,在家里当农民。甘蔗五福村程氏宗祠主事的族长程贞燠后来请他在宗祠里兼职管事,给一些微薄津贴。
程由全觉得这就算过上了“耕读传家”的生活。耕,干自家的农活;读,在宗祠里做些抄抄写写记账之类的事。
19304月底,程天庆央求程由全为程天庆二儿子“娶”童养媳书写了婚帖。读书人写这婚帖并不难,反正都有范本,基本上全文照抄,记住换上不同当事人的姓名就是。
程由全写的这个童养媳婚帖是横式开本,竖式文字。从右往左依次写着:
“童养婚帖”,字体最大,相当于“标题”吧。
“标题”左边就是正文,字体比“标题”小,内容如下:今有山前村洪可同,情愿将第二生女许字于双池村程天庆第二生儿为童养媳,俟玖个月内断奶过门,及笄后完婚。完婚之前,两家大小人等互不往来,完婚之后方可往来。
洪可同老婆原来说哺乳半年,后来又说9个月,依庆嫂一不作二不休都答应了。她说:“不差这几个月”。
“及笄”意思是成年,这里指的是洪家的女儿及笄而不是程家的二儿子及笄,因为程家二儿子道安比洪女大了10岁,再过56年就成年了,那时洪女才56岁,还是个幼儿,当然不能完婚。
最后那句完婚前两家人互不往来是依庆嫂坚持要写的。依庆嫂的说法是,双池村山前村两个村挨太近了,互相往来她没办法教养这个童养媳,轻了重了都会被挑剔,女孩子也会自恃有娘家人撑腰而不听管教。依庆嫂说,你看我们家老大的新妇囝(童养媳。注解1)就会晓,新妇囝我也是当自己女儿管教,洪家可以放心。洪家答应了这个要求。所以,他们两家人,从媒人上门说媒到现在,互相都没见过面,就算在镇子里遇到,互相都不知道对方是“亲家”。
婚帖再往左是,聘礼大洋贰拾伍圆正
再往左,顶天从右到左两个稍大的字体写着“坤造”,两个字下面是洪家女孩的四柱,即她出生的年月日时。
再往左,两个媒合人的姓名,两人的指印。
最后一行是日期:民国壹拾玖年叁月廿捌日。

婚帖有三怪。
一,婚帖的两个主体人物有姓而没名。你会说哪儿有姓啊?姓未明示却可以推理,洪可同第二生女自然姓洪,程天庆第二生儿自然姓程。但真没列出名字。原因可能是洪家的女儿可能还没名字吧,那时候没人给自己的女儿起名字。可是男孩有名字啊,道安,为什么也不列出?
二,有坤造,无乾造。婚帖说的是洪家二女儿许给程家二儿子为童养媳,却光列出童养媳的出生年月日时,没有列出她未来丈夫道安的出生年月日时。
三,落款是两个媒合人,却不是两家的家长。两个媒合人按了指印,当事人程天庆和洪可同都没按指印。
不知依了啥规矩。

忘记说了,那婚帖不是用红纸写的,是用普通毛边纸写的。毛边纸是竹制纸,福建、江西盛产。毛边纸并没有毛毛的边,传说是因为明代藏书家毛晋大量定制,并在纸边上盖一个他的“毛”字印章,因而得名毛边纸。
毛边纸的本色为浅黄,供学童练习书法的毛边纸往往印有红色的九宫格。程由全就是拿了两张印有九宫格的毛边纸帮程洪两家写的一式两份“童养婚帖”。浅黄的纸,红格子,程由全的蝇头小楷黑字,再加上媒合人红色的指印,整个婚帖还是蛮好看的。

注解1:福州人把儿媳妇叫做新妇,而“新妇囝”就是童养媳。“囝”在福州话里是用来表示较小级别事物的虚词,相当于普通话的“子”或“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