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诗教的目的在于益智、怡情、练语、审美

2021-01-12 17:11阅读:

宁阳王营

教育博主 头条文章作者

关注
诗教的目的在于益智、怡情、练语、审美

诗教的目的在于益智、怡情、练语、审美


王营


你还记得儿时背诵的诗歌吗?是唐代诗人骆宾王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还是当代诗人金波的“走啊,去看海,海是我们的梦”?不学诗,无以言。中国自古就有诗教传统,儿童教育的基本方式都是从诗歌开始的。


笔者认为,所谓诗教,就是培养学生读诗、赏诗、用诗、写诗基本素养、陶冶学生情操、提高学生审美能力的教育。要通过诗教,让学生掌握诗歌中反映出来的人文、科学或社会等方面的知识,培育学生健康向上的思想情感,同时习得语言表达的高超技能,学会欣赏诗歌的美。


诗可以益智。诗教是我国教育的优良传统,《论语》中,孔子曾说:“小子何莫乎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孔子认为,学诗可以激发人的情感,可以观察天地万物,世间万象,可以团结众人,可以讽谏上级;近处可以用来事奉父母,远处可以用来事奉君主,并且还可以让学生知道一些草木鸟兽的名字。总之,学诗不仅可以培养人健康向上的情感,还可以让人学到很多知识。


孔子所说的诗,指和是当时流传甚广的《诗经》,其中《国风》中的很多诗篇大多采自民间,读之能让学生了解各地的山川风物、风土人情;读《大雅》、《小雅》中诗篇,可以让学生了解事君、事父的基本常识。


当儿童吟诵“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时,会慢慢产生对数字的感知、事物的碎片理解、语言的节奏感觉;引导学生读毛主席的《沁园春 雪》,不仅以让学生了解我国北方冬季大雪纷飞的气候特征,还可以让学生看到中国历史的兴亡更叠,从而让学生懂得人民创造历史的深刻道理。因此,诗教的首要任务,是引导学生在读诗的过程中,掌握诗中所蕴含的人文、科学或社会等方面的知识,从而达到益智的目的。


诗可以怡情。“诗言志”,《诗大序》云:“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中所表达的作者的情感和胸襟,能激发学生健康向上的思想情感。我们从古代诗教的价值倡导中不难看出,古诗词教学的价值在于“培育性情,开豁心地”,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情感教育。


诗词的魅力在于以情动人,古语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抒情是诗歌的最基本表达方式。比如,《明日歌》中的积极上进,《满江红》中的精忠报国,《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的珍视友情,利用这些情感激励学生,是诗教的核心价值。


当下,古诗词虽然是小众,但也不乏诵诗、爱诗之人,在央视举办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中,选手们的出色表现,让观众领略了中华古诗词的无穷魅力,套用诗词大会夺冠者武亦姝的话说,古诗词里有“现代人给不了”的那种东西,可以直指心灵,触动我们的灵魂。


诗可以练语。古诗词历来是儿童最初学习和训练语言的材料,孔子在《论语》中曾告诫他的儿子:“不学诗,无以言”,不读诗,话都不会说,何谈作文?


诗是语言表达的精华所在,我国古代诗人做诗,大多像唐代诗人贾岛那样,以“捻断十根须”的精神,对诗歌语言进行反复“推敲”和“锤炼”。诗人苦心孤诣经营的诗的语言,是儿童学习语言最好的教材,是任何语言文体所不能代替的。因此,诗教要以言语生命的发蒙、语言质感的奠基、诗句表达的锤炼、诗句的运用化用等,达到语文课程标准对学生提出的“语言的建构和运用”目标 。


随着古诗词的积累尤其是佳句的积累增多,在不断发展的人生历程中,学生会在表达某种意义时,脱口而出优美的诗句,进而丰富他们的语言表达技巧。比如,教师在教学“红杏枝头春意闹”,体会“闹”字的炼字炼句方法时,学生会在不断完成积累和内化后,最终形成语言的锤炼功夫,从而提升语言的建构和运用能力。


诗可以审美。诗以形象说话,“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唐代诗人王维对诗歌审美特质最好的概括。小时候,读李白的“床前明月光”,虽然不懂得什么叫乡思,但一轮清澈的明月照亮床前的情景,却能激起许多孩子不尽的遐思;读孟浩然的“春眠不觉晓”,那种大地初春生机勃勃、百鸟啼鸣的情景,却能立刻浮现在眼前;读王荆公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又不知激起多少孩子对江南春天的向往。


“诗”是语言的艺术,是无声音乐。“诗”的美不仅体现在形象上,也体现在语言和形式上,诗的节奏美、韵律美,可以培养孩子对节奏的感知;诗歌的表达方式之美,可以训练孩子在审美表达和审美创造等方面的能力;诗的风格美,可以训练孩子的审美鉴赏能力;诗的意境美,可以锻炼孩子对事物的感受力,积累审美体验;诗的意趣美,可以训练孩子的审美想象和审美创造。因而,诗教要引导学生尽量挖掘古诗词中的形象之美、语言之美、意境之,让儿童在获得审美体验的同时,提升学生欣赏美和创造美的能力。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