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医生院外兼职还是走穴

2017-03-16 07:02阅读:
近日,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精神科主任胡一文因为被指“在外兼职”,遭到免职。对此其本人表示不服,认为应当遵循多点执业的新政精神,但实际上这个新政还有二十多天才实施。有媒体记者在采访时,胡一文多次强调,自己并未在外受聘,前往私立医院仅为“指导”,并未取酬。面对质疑,而涉事天佑医院则称,胡一文“走穴”系既成事实,而医生“多点执业”制度四月一日起才完全放开,事发时仍处新旧政策过渡时期,院方按照现行文件,作出上述处理结果。其实在目前来看的话,这胡一文以公立医院在编医生的身份,在外“走穴”,无论其是否收取报酬,均可被认定为“兼职”。
而如今,对其院方更是这样表示,像胡一文甚至出现在对方医院的宣传广告中,因此是否收取酬劳“无法调查”。对此,也已有多名医学界人士称,这其实多年以来,国家政策层面一直在鼓励医师“多点执业”,平衡医疗资源。天佑医院此举无异于“开倒车”。但实际上,新《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四月一日起实施,而尽管政策层面有鼓励的意思,现阶段仍然没有明确授权,因此胡一文的做法其实是一种“抢跑”。对此,像“走穴”行为与即便是允许医生兼职有着本质的区别,也就已明确允许医生兼职,但这不等于说医生可以“走穴”了都么。 
相对于目前的环境里面,也有些单位的医务人员自行外出行医,也就是所谓的“走穴”。这种行为与我们允许的医生兼职是完全不同的。这种“走穴”未经单位允许,是个人行为;但是,医生兼职是得到其所在单位同意的,是有组织的行为。应该明确地说,卫生部允许医生兼职,却是反对医生“走穴”的。而争议的问题还是在疲劳会使工作受到影响。特别是在职临床医生,在管理不完善的情况下去兼职,时间上被占了肯定要影响他原来的工作。
举个例子来说,一个外科大夫本来一周做三天手术,如果他走了一天,手术量就会下降。而另外就是业余时间外出兼职,那么学习时间会相对减少,而时间长了也会影响工作水平。需要注意的问题还是在社会对医生兼职有需求,其实部分优秀医生也有这种能量,而医生兼职弄不好又可能出现某些事与愿违的问题,这种情况下应当如何对待医生兼职?相对于医疗卫生行业是一个特殊的行业,那就需要对医生兼职必须规范化管理,这样在医生兼职必须遵守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及有关规定。
也就是说,针对医生兼职要遵守所在医疗机构的有关规定,确保完成本职工作,或者对
患者负责,以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同时医生兼职所取得的收入要透明化,也必须接受税务部门的监督。其实允许医生兼职是一个进步,,但键是要有相应的配套管理,如果说在管理不完善就可能与“走穴”混在一起。到现在为止对医生兼职的管理还是不完善的,需要进一步研究管理办法。若是说现在一个兼职都没有做,即使医院同意或者自己又有精力,也可以暂缓不会去兼职,考虑到管理不完善的情况下不作安排为宜。
话说至此,留意了一下国外的医生与医院是一种合同制关系,也就是说你到我这里来做几次手术或者看几次病人,而每一次手术或者每一次看病我给你多少报酬都应该规定得特别清楚,对于合同以外的时间我不管你。相对于这方面发达国家有比较成熟的经验还是可以借鉴得。因为国外允许医生看私人门诊,那些著名医院的大教授常有私人门诊。但是如果因为兼职而原工作做得不好,那么对不起这也就要把你解雇了。但是在我国,如果医生每周两天到外面去看门诊或是出去做一天手术,其实像现在所说得是聘任制,实际还是很松的,对于在法规准备工作也还是不够的。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我国律师体系也不完善,如果他是经过医院批准出去看病的,雇用他的单位就要负责。这问题对于国外医生也很聪明,他到私人诊所兼职,在门诊不对重大的病进行处理,重大的病都转到医院处理,转到医院以后有什么问题就是医院的律师团负担的事情了。在前面新闻中所涉及另外的问题,假如是一个患者已经挂了号,然后不肯按约定时间就诊或者拒绝排队,医院是否能够接受?胡一文作为医生是否能接受?假如患者认为自己挂了号就可以不排队,再反斥不给自己看病的医生“开倒车”,医生们会作何感想?等等等等。
所以说,若是​有了政策就可以出外担任所谓的“顾问”,跟认为挂了号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就诊,其实某种程度上都是对规则的不尊重。而实际上,对于医生多点执业确实有相关政策出台,但是即便是按照新政,医生多点执业也需要遵守一定的规则,不可能任性而为,更何况新政明明有四月一日实施的时间节点,怎么会成为这种“抢跑”行为的理由呢?须知任何不尊重规则的行为都不应该被认可。或许胡医生要好好想想自己的行为是否合适,而那些批评“开倒车”的医疗界人士也该想想对规则的尊重了。诸如此类。
于2017年3月16日记​
时评|医生院外兼职还是走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