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看病贵在医药回扣上么

2017-05-08 07:00阅读:
据法制日报5月7日的消息说,“因收受医疗器械经销商的回扣,医院的好几个科主任都被查了,可医疗费咋还是那么高呢?”在河南省永城市人民医院就诊的患者李某眼里,医院的科主任被查了,应该就没人敢收回扣了,医疗价格就会降下来了,但收费还与以前一样。癌症患者张某与李某的感觉相似,他在医院就诊时,虽看到收费项目是公开的,但并不清楚为何要收这么多,医疗成本是如何构成的?河南省卫计委一位工作人员向法制日报的记者表示,医疗成本主要由医院管理成本、人力成本和医药器械价格等构成。
其实,相对于医院管理成本与人力成本相对固定,降低医疗费用的主要途径则是降低医药器械价格,其价格由研发、生产、流通三部分构成,最能降下来的是流通这一部分。在解决“看病贵”问题,首先要大大降低大型医疗设备采购费用。价格贵的上千万元,便宜的也在百十万左右,一些患者反映,进了医院的门,有病没病都要检查一遍,项目多达十几个,其实这是为了提高设备使用率,也是为了早日收回采购成本。那么,这种“看病贵”形成的原因较为复杂,与医疗收费整个过程不公开、不透明有关,既容易引起患者的合理怀疑,还容易引发医疗腐败现象。
在相关医药主管部门要通过强化监管机制建设,对医药器械的生产、流通、使用进行全流程改革,打破招标机构的权力垄断和医院的终端垄断,最大限度地挤压医疗收费中的虚高水分,确保患者的医疗负担只降不增。这与民营医院相比,患者更信任公办医院,医疗价格高一点也能接受。相比之下其公办医院资金实力雄厚,设备先进,技术水平先进。一些公办医院频频耗费巨资采购进口医疗设备,也是实力的象征。
在目前的环境里面,究竟​如何打消患者对公办医院“看病贵”的顾虑呢?该律师认为,一提起“看病贵”,就会让人想起医药器械经销商的回扣,所以在“打击回扣”似乎成为政府主管部门解决“看病贵”的途径,并且推出“降药价→政府采购→招标制度改革”的模式,相关部门还专门对商业贿赂行为和涉医疗领域的腐败进行了专项治理。坦率地说,医生收取药品回扣,医药代表在医院推销等现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如此被曝光于公众面前,人们还是难以接受。
倘若说在破除“以药养医”,是近年来新医改中的一个重要内容,这不仅关系到公立医院改革的成败,也关系到是否能够实现承诺的解决多年存在的群众看病贵的问题。目前所采取的改革思路,也无
非是在建立医疗、医保、医药“三医”联动工作机制,取消药品加成,通过实行药品限价采购、严格控制医师处方权、挤压药品耗材流通使用环节的水分腾出价格空间。同时要重点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项目价格;并且在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强化医保基金监督作用,形成正向激励和科学补偿机制。
​ 换句话说,对医生而言特别是对医师的诊金可以适当提高(当然同时药品价格是下降的),体现医生的价值与尊重他们的劳动。还有就是在多点执业应该力度更大一些,随着社区门诊与家庭医生制度的推行,多点执业也有了较为成熟的基础。在此之前,那位在网上“晒”万元羽绒服的医生,就被舆论赋予了一定的正能量,即只要肯努力并且合法,那么医生有钱理所当然。而在药品价格直接关系到群众的看病贵问题,也关系到医患关系,应该严格执行已有的制度安排,同时医改还需要新突破。
当然,需要留意的事情是​医生情绪冲天,怨气宣泄为,所谓合法收入太低,体制因素作孽,为了养家糊口,吃回扣实属无奈。也就是说,在医界理性的自省之声亦顺势勃兴的话,在无论环境和体制因素为何,送回扣、吃回扣均属非法的商业贿赂行为;无论如何,吃回扣的医生遭到查处,咎由自取,没有任何辩解的空间。为什么说这种所谓的医药腐败治理“收效甚微”,甚至还愈演愈烈呢?根本的一条是没有真治,在这条利益链上的既得利益者太多,似乎到了法不责众的地步。
提起​真要想治住医药回扣风,凡给医生送回扣的医药代表即厂家,一律按行贿论处,凡收受医药代表回扣的医生和医院内外管理人员一律按受贿处理,达到一定数额,如果收受贿赂都上万甚至十几万了,还是由医院或卫生行政部门给个不疼不痒的行政处分,那无疑只会助长医药腐败。或者这一旦发现药价虚高需即行举报,在查实之后也应给予奖励。有了全国人民的监督,比发一万个文件都管用。诸如此类。
于2017年5月8日记
时评|看病贵在医药回扣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