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2020-01-16 16:20阅读: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北京人模型

1941年底年
,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鉴于时局紧张,北平即将不保,国民党政府经济部长翁文灏从重庆给在北平负责“北京人”头盖骨保管事宜的裴文中写信,对“北京人”与“山顶洞人”化石转移之事做了如下安排:先找美国公使馆对“北京人”转移之事,作个周密的计划安排,请他们委托有关部门将“北京人”化石标本运到美国,然后再交给国民政府驻美大使胡适先生;“北京人”化石运到美国后,可供魏敦瑞博士研究时使用,但保管和保存权必须在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手上,即必须要掌握在胡适先生的手上。待战争结束后,务必再将“北京人”化石重新运回中国。
裴文中接到翁文灏来信的当天,便匆匆赶往美国驻北平公使馆,就“北京人”转移事宜进行交涉。裴氏在其后来撰写的《“北京人”的失踪》一文中这样说道:一直到1941年11月,才由北京的美国大使馆转来翁文灏的信,允许将“北京人”的标本全部运往美国,交纽约自然博物馆保管,待战争结束后再行运回中国。但是当我与北京的美国公使馆交涉时,他们的负责人却说没有得到重庆美国大使詹森的训令,不便负责。我又请他们急电重庆请示詹森,等詹森回电答应。时间已经到了11月底。以后,就由协和医学校的校长胡顿和总务长博文二人与美国公使馆交涉。
裴文中为什么没有和美国公使馆继续交涉,而改由胡顿和博文进行交涉?裴氏至死也没有弄明白内中因缘。而胡顿和博文与美国公使馆到底是怎么交涉的,双方谈了些什么,打成了什么协议,也扑朔迷离,无证可查。“北京人”的命运,从这时起,开始变得诡秘、复杂、恍忽起来。而这个时候离太平洋战争爆发只有十几天的时间了。
既然中美双方总算打成“北京人”转移的协定,面对即将爆发的太平洋战争,协和医学院高层不敢怠慢,立即着手行动起来。而行动的第一个环节就是装箱。在协和医学院工作的中国人胡承志将“北京人”头盖骨的箱子装好,并送到总务长博文办公室后,“北京人”就紧紧地攥在了美国人手中。
1941年12月8日,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与此同时,华北驻屯军包围了美国驻平津地区海军陆战队,对美国驻华公使馆以及由美国教会创办的燕京大学、育英、慕贞等大中小学校,全部进行了封锁。北平协和医学院也被日军接管,院长胡顿、总务长博文与魏敦瑞的女秘书息式白等皆被逮捕关押。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日本海军偷袭珍珠港时场景。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美国驻华北海军陆战队被日军俘虏。
此为美军战俘被押送至北平前门车站登车去往天津兵营关押时场景。
据博文向日本人交待说:“北京人”化石由胡承志装完箱后,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很快又将它送到了娄公楼地下室的保险库里。这批东西在地下室里只存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按照上面的指示,押送到了美国驻北平公使馆。12月5日,美海军陆战队又派人从美国公使馆拉走了,据说送到了秦皇岛港。他们要在那里等待原定12月8日抵达秦皇岛港口的“哈里逊总统号”轮船运往美国。结果哈里逊总统号未靠岸就被日海军击沉了。至于“北京人”现在到底在哪里,我没有过问,后来的情况如何,一点也不知道了。
博文的这一说法,到底是真是假,仰或半真半假,没有文字证据留下,也没有人给予确切地证明。但一个可靠的事实是,几天后,他又被日本宪兵队送到美军集中营关押起来。再后来,日本派出一个叫锭者的侦探前往北平查找“北京人”下落,这个锭者除审讯了已被关押的美国公使馆人员、协和医学院相关人员以及号称押送“北京人”头盖骨化石的美国驻北平海军陆战队官兵外,还把裴文中也关起来进行了一番审讯,结果是仍然没有找到“北京人”。抗战胜利后,在驻东京盟军总部的协助下,美国和中国相继派侦探与科学家寻找“北京人”,仍然是下落不明。
“北京人”到底在哪里?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至今一直悬而未决,全世界的寻找者都陷入了困惑的泥潭。然而,有一个事实却是极其明确和不能改变的,这就是——
“北京人”头盖骨化石自中国的裴文中等科学家在周口店发现之后,便交由美国人控制的北平协和医学院负责保管。随着珍珠港事件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占领北平,“北京人”在美国人手中下落不明了。
二战结束后,日本在以美国为首的盟军管辖之下,中国曾派以朱世明将军为首的代表团前往接收战时被劫掠的物资,并派科学家李济随团在东京等地寻找丢失的“北京人”,但一无所获。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

2001年12月7日,美国第54届总统乔治·沃克·布什,与25名60年前珍珠港事件的见证人以及上千名水兵,登上停泊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港口的“企业号”航空母舰,纪念珍珠港事件60周年。在前往参加纪念仪式之前,布什在白宫签署了一项公告,宣布将星期五(12月7日)定为“国家珍珠港纪念日”。他要求在这个神圣庄严的日子,所有的联邦办公室降半旗,以表达对珍珠港事件受害者的哀悼。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美太平洋舰队官兵在夏威夷珍珠港前敬礼,以纪念珍珠港事件的遇难者。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12月7日,华盛顿国家广场美国国旗降半旗,以纪念珍珠港
事件爆发并悼念遇难者。
这个仪式仅仅过去三年之后的2004年12月8日,日本产经新闻社转发了日本驻华盛顿记者近藤丰和的专稿,谓:与去年一样,今年布什总统在纪念珍珠港事件的文稿中也删除了“日本”二字。不仅如此,今年还删除了“不经宣战”的字眼。文章将此归结为“日本在伊拉克等问题上所做出的贡献”和美国“对两国同盟关系的重视”云云。
对美国人这一新的做法和暗号,绝大多数日本新闻界保持了沉默,只有《朝日新闻》一家特立独行地站出来,在社论中提到了珍珠港事件,并以《今天是什么日子》的醒目标题提醒日本人民这个日子与往日的不同。同时指出:岁月是会淡化人们的记忆的,但有些记忆是不能淡化的。各国国情不同,记忆点也有所不同。彼此应该了解对方的记忆,这样才能加深信赖关系云云。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日本右翼分子在东京靖国神社举行集会,气焰十分嚣张。

随着世界政治格局的翻云覆雨,美国人处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就会把珍珠港事件从记忆里抹去,建立一个“大太平洋共荣圈”,借以称霸海空陆地。但中华民族决不会忘掉这场由日本人发动,给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灾难罪恶战争,当然还有战争中在美国人手中弄得下落不明的“北京人”。正如20世纪50年代由周恩来总理审定,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对外发表谈话所说:“‘北京人’化石是在美国人手上搞得下落不明的,只有美国人才能说清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丢在了什么地方。”
因而,要搜寻“北京人”的真正下落,最应该站出来并承担相关责任的,当然是美国人和日本人。然而遗憾的是,时至今日,人们看到的,除了“在纪念珍珠港事件的文稿中也删除了‘日本’二字”和“不经宣战”的美国政府,连同一个对侵华战争死不认账、死不谢罪的日本政府内阁,没有看到这两个政府或那一个美国人站出来,以真正负责任的态度表示过忏悔之意,更没有站出来说明是在“什么时候丢的,怎么丢的,丢在了什么地方。”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作者岳南(右二)在所著《寻找“北京人”》新闻发布会上,
与国内外相关专家探讨“北京人”化石的下落。

或许正如英国数学家、哲学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罗素(Bertrand Russell)在20世纪初于北京大学演讲时所言:“中国人必须明白,中国人的利益和世界上强国的利益极少一致,如果有一致的地方,那是偶然的巧合。中国人必须自己团结起来奋斗,才有出路”(《TheProblemofChina》,1993)。尽管美国与日本在“北京人”失踪事件上的态度令人愤慨、郁闷和失望,但可以相信的是,世界一切有文化良知的进步人类对“北京人”的搜寻不会停止,人们对它的热情也不会消减。或许,正如杨钟健所说:在全世界正义的科学工作者的关心与支持下,总有一天会弄个水落石出,物归原主的。


【文章来源:《寻找祖先—— “北京人”失踪之谜》,有删改



当当网,2020年1月16日,尾牙。5 折
最新发布,独家推出

点击进入—— 考古中国 系列


丢失“北京人”的罪魁到底是谁?

点击,进入—— 考古中国 大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