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人皆可以为尧舜”的现代诠释

2020-06-24 06:57阅读:

宋志坚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有一位叫曹交的人,曾问孟子:人皆可以为尧舜,这是真的吗?
这样的问题,不仅曹交会提,陈交李交王交钱交都会提;不仅两千多前的人会提,两千多年后的人也会提。尧舜是谁?是五帝之中最享有盛誉的两帝,是古往今来几乎没有任何争议的圣人,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平民百姓都一致推崇,无论是孙中山还是毛泽东都称颂有加。“人皆可以为尧舜”,岂非痴人说梦,天方夜潭?
孟子却对这个问题作了肯定的回答。
读孟子与曹交的那一番对话,不难明白,他之认定“人皆可以为尧舜”,其侧重点不在于你有多大的能耐,而在于你肯不肯在力所能及范围内有所为而又有所不为。并不是让人们都去定乾坤、平天下、创伟业,只是要人们都能懂礼让、行孝悌。孟子说:“徐行后长者谓之弟,疾行先长者谓之不弟。夫徐行者,岂人所不能哉?所不为也。”他所说的“长者”是长辈而不是长官,尧舜便是“徐行后长者”之典范。以此类推,有好吃的食物让长者先吃;有好用的车马让长者先用;灾难当头先让长者脱险;福祉降临先让长者享受,如此等等,大概谁都有能力做得到的,只看你想不想做。
人世间有不少事,不在于能力,只在于境界。不吹,不需要你能力挽狂澜;不拍,不需要你能气吞山河;不贪得无厌,不污染环境,也不需要你能有多大的作为,只要你能有所不为。东莞培训百名官太太当“廉内助”,民众质疑作秀,主事者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这道理很简单,所谓“廉内助”,无非是不要纵容或帮助“官人”贪污受贿,需要专门培训吗?
孟子的意思,我是举双手赞成的,而且下意识地想起我们这一代人几乎谁都耳熟能详的一句诗:六亿神州尽舜尧。我忖度此二者是有相通之处的,可以作为佐证的是那一句同样耳熟能详的名言: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种(即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一段话,几乎就可以当做“人皆可以为尧舜”的现代诠释。
当然,如今回头去看,也不难发现“人皆可以为尧舜”有相当明显的缺陷。
有些礼让,诸如衣食住行之类,平民百姓可以实行,有些礼让却不是他们能够实行得了
的,例如尧之可以禅让于舜,舜之可以禅让于禹,平民百姓有资格去做这样的事吗?从这个角度说,“尧舜”也就并不是人皆可以为之的。现代社会也一样,实际意义上的终身制与家长制的终结,当然不能依赖平民百姓的“礼让”,那只会使权势者得寸进尺,但对于某些特定的强权人物来说,却不是有没有能力去做,而是想不想去做的问题了——只要没有一言九鼎的权力欲,你想还权于民何难之有?你想见好就收又怎么不行?
“人皆可以为尧舜”,说的只是可能性,不是必然性。人要有所不为,未必比人要大有作为来得容易,就像人要战胜自我,未必比战胜强敌更为困难。孟子游说梁惠王,开口便说“王何必曰利”,对于这种游说,不仅梁惠王,别的什么王或什么公恐怕也未必听得进去。“利”的诱惑,有时还真比千军万马更难阻挡。那些大权在握的人,那些曾经出生入死的人,明知有“伸手必被捉”之风险,就是管不住自己,蠢蠢欲动地想伸出手去,这遂有功臣变成罪犯,臬雄沦为独夫。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