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孔门有几个子思

2020-10-15 06:58阅读:

宋志坚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仅从司马迁的《史记》看,孔门应有两个子思。
《孔子世家》称:“孔子生鲤,字伯鱼。伯鱼年五十,先孔子死。/伯鱼生伋,字子思,年六十二。尝困于宋。子思作《中庸》。”这个子思,名为孔伋,是孔子的孙子,孔鲤的儿子,一般都认为他的生卒年为前483-前402(享年应为八十二),曾受业于曾参,当然也是儒家的传人,“子思作《中庸》”,便是他作为儒家传人的资格证书。
《仲尼弟子列传》中有弟子“原宪字子思”,并有子思问耻、问仁及孔子的回答。见诸《论语》的则是:原思(即名为原宪的子思)给孔子家当总管,孔子给他俸米九百,他推辞不要。孔子说:“不要推辞。若有多余的,就给你的乡亲们吧。”按《孔子年谱》记载,弟子子思,生于孔子37岁的那一年,即公元前515年。
两个子思,看来并非一人。
首先是年龄不对。前者生于前483年,即孔子去世之前五年,不可能向孔子问耻、问仁,不到五岁的孩子,即使是孔子的孙子有孔子的遗传基因也不可能如此深沉,孔子也不可能与他说“国有道”与“国无道”这样沉重的话题。后者既生于公元前515年即孔子37岁那年,也不可能受业于小他10岁的曾参(曾参生于孔子47岁之年)。
其次是身份不对。后者若是孔子的孙子,就不会去给孔子家当总管,也不会有“给他俸米九百,(他)推辞不要”的事,更不会在孔子去世之后,“遂亡在草泽中”,害得已在卫国为相的子贡为找他叙旧而“结驷连骑,排藜藿入穷阎”。(参见《仲尼弟子列传》)作为孔子的嫡孙,他能如此不顾家业擅离孔府“亡在草泽中”么?
两个子思,若是非为一人,也有令人不解之惑:
名为孔伋的子思出生之时,名为原宪的子思已有32岁,且直接受业于孔子,又在孔家当过总管,孔子或孔鲤何以要让孔伋也去“字子思”?因为他们的思维贫乏到在“子思”之外找不到更好的字号,还是他们根本就无视那个名为原宪的子思?
名为孔伋的子思,既是孔门血缘上的嫡系传人,又是儒家学说中的嫡系传人。而且,孔鲤生孔伋,已有四十七岁,可谓老来得子。对于孔家,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这个子思的出生都是一件大事。《孔子年谱》载有名为原宪的子思,却没有名为孔伋的子思。难道对于孔子以及孔门,作为嫡系传人的子思,还不如一个作为弟子当过总管的子思?
历史不忍细看,这也算一例吧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