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17-06-29 11:01阅读: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说起来,自己跟香港缘分不浅:上世纪90年代最早一次到境外采访就是到香港。2000年至2002年曾在香港驻站采访生活了两年,期间正赶上美国“911”,直接从香港赶奔阿富汗战争前线采访,经历过一段难忘的岁月。此后香港回归五周年、十周年、十五周年又去采访。2013年的春节也是在香港度过的。20多年的来来往往,让自己有幸见证了香港及内地的各种变迁,对那里多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转眼间到了2017年6月,香港要回归20年了。想起当年和香港有关的那些往事,随手翻看过去拍摄的照片,想想那些照片背后的经历和故事,心情难以平静。转瞬间,自己仿佛又回到从前的岁月……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香港老照片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清军在香港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香港街头人力车 (以上照片来自网络)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3年第一次到香港,兵哥淹没在铜锣湾大街繁华的街市中。那次拍的不少胶片照片,至今还趴在箱子里无暇整理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3年第一次到香港,兵哥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看啥拍啥都新鲜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12年,香港回归15周年,维多利亚湾 (以下照片均为刘卫兵摄影)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13年春节,一家人在香港过春节时再次登上太平山顶,俯瞰维多利亚湾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2年改革开放初,北京刚出现车身广告—熊猫洗衣粉。那时的京城挺“土”的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而那时的香港,花花绿绿的广告早已随处可见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1年香港。穿越历史,一百多年前的小渔村,今天早变成国际大都市
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连连战败,被迫与英国人签订了《南京条约》、《北京条约》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香港被迫强行割让。但香港和祖国血脉相连,在以后的百余年中,彼此依然有割不断的联系。比如香港的很多农副产品,包括淡水,多来自大陆,而在大陆遭受制裁陷入困境时,香港同胞也帮过很多忙。香港早已是中国与世界沟通的窗口,中国通过这里观察世界,世界也从这里了解中国。甚至有人认为,中国大陆正是受到香港繁荣发展的启发,才开启了改革开放的大门。
“ 两边差距这么大!”
70年代末以前,深圳还是宝安县的一个贫困的小渔村,因毗邻香港,成为社会主义直面资本主义的“桥头堡”。刚刚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的人们望着对面高楼林立、一片繁荣景象的香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一河之隔,竟有如此大的差距,共和国的掌舵人终于下决心改革开放,在深圳等地建立了经济特区。
1993年4月,我第一次去香港。到了香港,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象弄晕了:高楼大厦,喧闹的街市,川流不息的车辆,熙熙攘攘的人流。特别是到了晚上,维多利亚湾霓虹灯闪烁夺目的景象,让我见识了现代化大都市的繁荣景象。当时,内地尽管已经改革开放,一些城市面貌变化不小,类似香港这样的景象还难以见到。
当时香港街上的大巴、公交车、叮当车的身上铺满了五颜六色的广告,花花绿绿特别吸引眼球。也是在同一年,北京刚出现车身广告,是一只黑白的小熊猫给洗衣粉做广告。那时在香港街头,随处可以看见人们拿着手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匆忙而行的身影。而在内地城市,普通家庭装固定电话的还不多,少数人使用“BP机” 传呼,极少数人用那种个头很大的“大哥大”手机。
彼此的差距从一些细节上看得更清楚。当时香港人均月收入几千元港币,内地人每月收入大概只有几百元人民币。香港几乎家家户户都买得起汽车,内地有私家车的寥寥无几。香港的地铁等轨道交通四通八达,进去之后感觉像进了迷宫。1997年,香港开始使用“八达通”卡,拿着这张卡,坐车、坐船、购物都很方便。大约十年以后,北京才有了类似的交通卡。同时,香港还是一个繁荣安定、讲法制、守规矩的地方。香港的警察维持秩序时被民众打骂都不还手。香港政府一直被认为是国际上比较廉洁、高效的政府。
90年代初,内地去香港的游客还比较少,当时许多香港人还听不懂普通话。如果去商店买东西,跟店员说普通话,许多店员就摇头,听不大懂。记得1993年那次去香港,因为收入低根本不敢去大商场买东西,只好跑到旺角的大市场给母亲买了件便宜的衬衫,老人还挺高兴。
“大陆生活什么时候能赶上香港?”从香港回来,自己总这么想。时隔几年之后的2000年,我再次到了香港,一住就是两年。那时大陆发展很快,人们的生活条件好了,钱也多了,从前那种“我不如人”的感觉渐渐少了。不过当时的生活还一般,请朋友在大排档吃海鲜花上两三百块钱还有点儿心疼。几年以后每次去香港,感觉大陆与香港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城市的繁华程度、人们的生活水平相差不多。2013年初,我和家人在香港过春节,又从香港到澳门,一连吃了几次大排档的海鲜。当年想吃不舍得,这次总算解馋了。
大陆生活水平有了提高,并不意味着香港和大陆就没有了区别。大陆这些年发展了,有人出国回来有些飘飘然,觉得我们的城市生活水平跟香港、欧美、日本差不多了。其实经常往返于大陆和国外的朋友告诉我,咱们今天的生活就是几十年前美国、日本的水平。人的钱变多了,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变好了。很多方面,大陆和香港、国外发达国家还有差距。
除了物质生活之外,大陆和香港的观念还是有较大的不同。比如,两边人都勤奋,但香港人务实,大陆人客套。2000年我刚到香港不久,采访中认识的媒体朋友几次约请我吃饭。盛情之下不好推托,一次中午,我接受了邀请和几位记者一同走进湾仔附近的一家茶餐厅。港人午餐很简单,一份饭,多加了两个蔬菜。正当我吃完饭,抹着嘴,等着别人付账时,发现在场所有人都在掏钱。“AA制!”我脑子里突然想起以前听说的一种大家一起吃饭、各自付钱的方式。看到只剩自己一人,我连忙掏钱付账。如果当时忘带钱,那就尴尬了。
这次聚餐让我记住了“AA制”, 朋友相约吃饭,饭后各自付账,大家一样快乐轻松。可这不符合大陆人的传统,我们约朋友吃饭,习惯于约请人付账,觉得让朋友结账不太礼貌。如今内地也有部分年轻人喜欢吃饭时“AA制”,但大部分人还不习惯,在饭馆里还会见到人们争着付账的情景。
回归的那个晚上
距离香港回归还有两三年的时间,我就开始采访北京各种迎回归的活动,拍摄小巷居民挂国旗、张贴标语、民众举办联欢会等内容。我还经常到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前,拍摄香港回归倒计时牌前人们的各种活动。那时候自己的干劲儿特别足,总想为香港回归近点儿微薄之力。
1995年底,距离香港回归还有一年多时间,香港特别行政区筹委会预委会在北京闭幕并开始筹备回归工作。那时,中英双方就香港问题的谈判十分艰难,围绕香港政治改革、新机场建设以及回归后的许多问题,双方的争议很大。在这个节骨眼上,香港回归能否顺利进行,依然牵动着全世界的目光。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面向九七。1995年12月,香港特区筹委会预委会闭幕,李嘉诚、周南、霍英东(从左至右)。当时香港的回归谈判进行得十分艰难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6年,天安门广场,香港回归倒计时牌前。那时感觉时间过得好慢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香港回归前日,雨落京城。天安门广场的积水中映着人们轻松的笑脸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现在国家博物馆)前,首都各界庆回归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7年7月1日凌晨,青年人在天安门广场跳集体舞,庆祝香港回归。1984年10月1日国庆35周年夜里,上高中的我们也在这里跳过这种集体舞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1997年6月,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当时京城到处洋溢着迎接香港回归的气氛
1995年12月的一个晚上,我去北京港澳中心采访预委会闭幕的晚宴。宴会上,大家难得放松,频频举杯祝酒,其中喝得最痛快的是香港知名企业家李嘉诚,他和几位委员还拿过话筒,现场为大家高歌一曲。饭后大家观看文艺表演,这时我发现坐在中间位置的周南、霍英东、李嘉诚三位委员不约而同地手搭在椅背上看演出,姿势和神态有些特别。他们脸上带着微笑,神情有些疲惫。是啊,刚刚卸掉一副重担,又要担负起更重的责任。面对越来越近的香港回归,他们很难完全放松。我快速退到正在跳舞的小演员身后,跪在地上,用相机记录下了表现香港回归前人们复杂情感的瞬间。后来这张名为《面向九七》的照片获得了全国新闻摄影大赛的特等奖。
1997年6月30日,香港回归前一天的早上,我不由自主地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上的香港回归倒计时牌前。说来也奇怪,出来时天气好好的,刚到广场,天上就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笼罩着广场,可倒计时牌前的游客却一点儿也不见少,许多人淋着雨专门来这儿拍纪念照。
我漫步在广场上,望着人们喜庆的样子,心里想得很多很远:我们屈辱的历史,香港的被迫割让,改革开放后中国的进步,香港即将回归祖国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格外舒畅。就在这个时候,雨突然停了,一缕缕阳光洒在石板路上,浅浅的积水中映出的都是人们欢快的身影和笑脸。
6月30日晚上,天安门广场上举行庆祝香港回归大型联欢活动。夜幕降临,华灯闪烁,各界民众聚集在广场载歌载舞,迎接回归的时刻。人民英雄纪念碑前竖起巨型标语牌,红底白字的“庆祝香港回归”6个大字耀眼夺目。其间伫立的巨型电视屏幕,将直播放香港回归的现场画面。当时的我,怀着一颗激动的心,到处奔跑着拍摄。
距离7月1日零时还有10秒钟,广场上成千上万的人开始齐声倒计时:“ 十、九、八……三、二、一!”随着倒计时牌上的数字闪动成“零”时,天安门广场上的青年学生和民众沸腾了,呐喊声、欢呼声、鼓掌声响成一片。有的打起粗犷的西北腰鼓,有的扭起欢快的东北大秧歌,还有青年伴着悠扬的旋律跳起我们熟悉的交谊舞。80年代我上大学那阵儿,学校里正流行跳最早源于欧洲的交谊舞,大食堂里的舞会经常黑压压的几百、上千人,男女同学搂抱着、踏着节拍前进、后退、旋转、舞蹈,锻炼了身体,还增加了交流和感情。如今在天安门广场上,看到人们翩翩起舞,我感觉特亲切。
一阵欢腾之后,广场上很快又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上的现场直播: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新翼大会堂举行。23时59分,英国国旗缓缓降落。7月1日零点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一起徐徐升起。
英国查尔斯王子在交接仪式上讲话说,香港将从此交还中国,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香港将继续拥有其明显的特征,继续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的重要国际伙伴。江泽民主席在仪式上讲话说:经历百年沧桑的香港回归祖国,香港的发展从此进入崭新的时代。此后他又重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央政府一项长期的基本方针。随后,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庆典上,香港特区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等宣誓就职。7月1日零时,解放军驻香港部队进驻香港特区。
随着几声巨响,礼花照亮了天安门广场和城楼。我的手指使劲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镜头中,几十位学生打出欢呼胜利的手势,身穿五彩服装的孩子挥舞着小手使劲地往上蹦,绚丽的礼花映照着他们的笑脸,格外的灿烂动人。
“ 香港还是那么棒!”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0年,香港期货交易所最后一天进行恒生指数期货及期权公开叫价。此后沿用多年的公开叫价交易改用电子交易系统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孩子,别哭。2000年香港跑马地,家长带孩子体验骑马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0年,刚到香港不久,便赶上圆明园铜牛首、铜猴首等文物拍卖。俺们发出的报道引发反响,大陆相关部门开始通过各种途径追讨流失海外的文物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0年5月美国小鹰号航母抵达香港,登上人家的航母,心里期待中国何时能有自家的航母?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0年,香港的海上救援演习,实操性特别强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赤柱沙滩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1年,一千名二胡演奏者汇聚在维多利亚湾的香港文化中心广场,举行大型二胡演奏音乐会。有人说香港是文化沙漠,其实这里传承的中国传统文化一点儿不少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中国联通在香港证交所开盘。那些年,大陆的许多大公司纷纷到香港上市融资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搜狐总裁张朝阳到港出席活动,当时不少大陆企业通过香港走向世界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发哥”周润发十多年前用的电话现在早过时了。可香港的电影和明星曾给大陆一代人留下深深的印象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香港的户外时装表演。改革开放之初,大陆的许多时装和时尚不少来自香港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加油!香港婴儿进行爬行大赛。港人的育儿方式和教育融贯中西,经验不少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这才是大师。著名物理学家黄昆、李政道、杨振宁等,2000年出席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国际物理学大会。每年在香港举办的各种国际会议好多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2001年,铜锣湾之夜,香港民众庆祝北京申奥成功
图片故事:香港“香”气依然(配照片)
香港跑马地赛马。不少外国人说,香港是个让人exciting的地方。马照跑、舞照跳,港人的生活方式依旧 (照片除署名外均为刘卫兵摄,部分照片选自《我们这30年——一个记者眼里的中国改革开放》)
1995年的美国《财富》杂志,曾经断言香港回归后会丧失国际商贸和金融中心的地位,英文会被中文取代,商界会撤离香港,贪污会蔓延……还预言“香港未来的发展可以归结为两个字:完蛋”。的确,香港回归不久,席卷亚洲的金融危机袭来,对亚洲各国,包括当年“亚洲四小龙”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以出口加工为主的香港经济也深受其害。我在香港的那两年,正赶上这场危机,当时房地产陷入困境,我的一位人民大学的校友移民香港后拼搏十余载,在回归前好不容易花800万港币买了一套住房,此时竟然跌到了三四百万元,令她叫苦连天。
此后,香港政府主动出击,成功阻击了索罗斯等国际炒家的进攻,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艰难地度过了危机。评论说,有中央政府做后盾,香港人心里踏实了许多。
危机过后,人们不由自主地说:“ 香港还是那么棒!”2003年,内地与香港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大陆对香港的货物、服务和贸易投资做出了较大的优惠安排,对香港经济复苏给予不少帮助。
2007年我到香港参加回归10周年采访。那一年,香港人均GDP超过20万港元,权威机构发布的世界各大城市综合实力评比中,在经济实力、国际金融、贸易、商业环境、经济自由度等方面,香港名列前位。当时《财富》杂志发表封面文章《香港未死》,开头第一句即承认:“ 啊,我们错了!”文章以很长的篇幅探讨回归10年来香港的变化,文章说,除了亚洲金融风暴和SARS疫情爆发时的困难时期外,香港都表现良好。
在港期间,我常和香港各界朋友交流,大家都觉得,香港回归后尽管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大陆肯定希望香港变得更好。香港好了,中国才会好;香港出问题,对大陆有影响不说,全世界怎么看中国?英国人统治香港一百年,香港从几千人的小渔村变成了国际化大都市,香港回归祖国十多年就变得不行了?我想说:“日益强大的中国不会在世界上丢这个面子!”后来的事实也是如此。
平时有空,我常沿着摩利臣山道爬到太平山顶,那条山道不像街市上那么喧闹,人不多,挺安静。偶尔有外国人、香港人在那儿跑步、爬山,锻炼身体。我上山后,伫立在山顶眺望维多利亚湾,望着港岛上绵延起伏的摩天大厦、静静海港,任思绪自由的飞翔。从百年前的香港,联想到90年代初我第一次到香港的情景,再到眼下亲历香港的种种变迁。香港、大陆、世界都在变,我的观念也在变。此时,当年那种单纯的“洗雪国耻”的意识和观念慢慢淡了,思考得更多更深,也更远。1840年前的香港是个只有5000人的渔村,到1997年回归中国时,人口已经发展到600多万,成为亚洲乃至世界著名的商业金融贸易中心和自由港。世界的发展原本就是复杂和多元的,用过去的老观念和书本上的理论有时难以解释清楚。就人均GDP而言,截至2016年,香港以人均4万多美元排在全球20名以内,中国则以人均约8000美元排在第70多位。
在香港的那两年,我喜欢坐“叮当车”,也喜欢乘往返于港岛和九龙之间的“天星小轮”——一种过海的小轮船。坐这类百年前就有的交通工具,听着“叮当、叮当”的铃声,伴着“呜、呜”的汽笛声,自己好像在穿越历史、现在和未来的时空,那感觉很奇妙。
我至今依然喜欢哼唱那首《东方之珠》,“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那是许多人心中的祝愿。
发表时略有修改,摘自《我们这30年——一个记者眼里的中国改革开放》,刘卫兵著,外文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