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2017-08-24 19:51阅读: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南京,大桥下,背手看世界的小姑娘 照片均为 刘卫兵摄影
1987年暑假,我和几位同学到山东、江苏、浙江等地旅游,当时正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学习新闻摄影的我,和亲戚借了一台档次较低的日本相机,一路走,一路拍摄。
记得到南京时的一个早晨,路过一座熙熙攘攘的桥下时,一个动作优雅的小姑娘引起了我的注意。这位小姑娘大概七八岁,穿着那种漂亮的黄白相间的裙子,长长的头发上端扎着一条大大的红色蝴蝶结,脚上穿着一双暗红色的凉鞋。当时,她把两只小手背在身后,双腿交叉着,一只脚还翘起来,神情专注地望着眼前略显嘈杂的早点摊和行人。
当时的中国人的着装还比较简单朴素,大多穿着蓝裤子、白上衣。在那一片身着单调衣服的人群之外,打扮漂亮的小姑娘显得很扎眼,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眼前的世界,一个姿势保持了好长时间。
我禁不住走到小姑娘的背后,调整好相机的快门和光圈,轻轻的按动了一下快门,留下这张在南京拍摄的《背手小姑娘》的照片。自己从心眼里挺喜欢这张照片,喜欢小姑娘那种天真无邪的样子。后来出外讲课时,我经常讲到这张照片。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观看思考着这个世界。
很多朋友看到我刚刚在微信公众号【兵哥记事】发出的照片后,感觉那个时代、那个场景中的小姑娘很特别、很可爱,建议再找找当年这位背着小手看世界的小女孩,听她讲讲30年前后她和她眼中世界的种种变迁……
但是,当时她可能根本没留意我在拍照,我也没拍摄去小姑娘的正脸,便匆匆离开。转眼30年过去,茫茫人海中,去哪里找呢?
社会变化这么大,照片中小姑娘应该长成大姑娘了。她现在过的好吗?她和她眼中的世界都有哪些变化,她的命运因此发生哪些改变,她有哪些特别的感受?
照片会慢慢
变老变黄,祝福俺镜头中的人们,包括这位背影小姑娘中永葆青春和快乐……
【兵哥记事】
今夏京城的暑热厉害,雨水也不少。入秋后,一场连一场大大小小的雨渐渐带走了高温,也带来了难得的好天气。洁白的云彩犹如泼洒在蓝天一般,让人享都市里的人们着实感受到秋高气爽的快乐。环境与人确实有某种默契,天好人心情也容易好。秋天是北京最美也是短暂的季节,准备来北京旅游的朋友们抓紧时间吧。
天高云淡,睹物思远。天儿好,人们喜欢仰望天空想得远些。从现在想到过去,再从过去想到今天和明天。其实摄影也是如此,影像在记录现实的同时也记录下历史和未来。从这个意思上说,翻看过去的老照片是在回忆过去,也是在思考现在和将来。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前后,北京玉渊潭公园,爷孙俩 照片均为刘卫兵摄影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前后,记忆中是人大同学拎着铁锹到玉渊潭公园植树。那时男女生出外实习劳动的机会不少,也练出比较强的劳动和生活能力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安徽大别山金寨,村子房前的喇叭花。那时除外拍照片,总想把照片拍的美些再美些,成天想着学校的那些光圈快门、构图用光、虚实特写。后来知道“美“”不是摄影的唯一标准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安徽金寨,妇女和她的孩子。改革开放初,农村多是土坯房、土炕、土路。父母生活不易,希望在孩子们身上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安徽金寨。那年代没有空调风扇,大热天里,男孩儿常常过着屁股,凉快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安徽金寨,跟大学同学到他家住了几天,穷并快乐着。尤其是在乡村河塘捕鱼。小时候在房山窦店时,没少去河塘抓鱼,有一次摸鱼时,两只一手抓到一条鲫瓜子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7年,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那时纪念馆刚建成两年,馆里人不多,很安静。了解感受历史,实地参观比学习书本上留下的印象要深刻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上大学时,学校流行各种社会实践活动,同学们纷纷走出大学的校园课堂,感受和了解社会大课堂的真实生活。那几年,一到寒暑假我就闲不住,要么参加学校组织的实践活动,要么约上同学到各地走走。1986年的暑假,我们到河南濮阳参加社会实践,坐了一晚上火车,一下车到附近的街上找个小饭馆吃烩面。河边的小饭馆低矮破旧,吃饭的碗又大又破,旁边的庄稼人呼噜呼噜地几口吃完一碗,我们却慢吞吞吃了老半天。同学说,这就是人家农民和你们小知识分子的差距。
那时学生出去玩没钱住旅店,多数是找同学关系蹭住在大学宿舍。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到杭州去玩,晚上找同学托关系住在杭州大学(后来并入浙江大学)。杭州的景美人美,就是天气太湿热,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凌晨后好不容易睡着了,睡得正香时,突然听到敲门声,迷迷糊糊爬起来一看,是学校保卫处来查夜。
我们几个穿着裤衩被叫起来检查学生证,查完了心里都害怕,幸亏杭州大学保卫处的没把我们轰出去。回来躺下再睡,哪儿还睡得着!那次,我们一路玩了好几个省市,到了宁波时,身上带的钱都花完了,我们几个蹲在小旅馆傻了眼,怎么回北京啊。恰巧遇上北京来的同路者,一商量,我咬牙把母亲戴了多年的表押给人家,借了几十块钱坐火车才回到北京。
记得那时出去半个月,跑几个地方,每个人也就花两三百块钱。带着一台借来的破相机,还买不起胶卷,一路下来也拍不了几个胶卷。20年后自己再去杭州,躺在高档宾馆里想起当年的那些经历,有苦涩也有甜蜜。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湖北洪湖岸边清晨。准备出发的渔船。从小喜欢听《洪湖水浪打浪》。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湖北洪湖水上小学,学生向我们挥手道别。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年湖北洪湖,职业学校学生职业技术课,学习抛撒秧苗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湖北。跟着老摄影记者到清江隔河岩水利工程工地采访实习,突然发现有工人干活时受伤,俺同学冲过帮着救人,俺跟着冲过抓拍救人场景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年湖北洪湖,职业学校学生跟老师学习养猪技术。老师讲的认真,学生听得用心,小猪们吃的也开心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
1988年湖北,两位学生观看伯牙与子期雕塑。知音难求,千古传诵,照片上的孩子好吧 照片均为 刘卫兵摄影
1988年的暑假,我和同学陶源明、赵泽润等去他们的安徽老家旅游,到了金寨、滁州、明光、合肥等地。所到的农村,看到村里基本都是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家家都是大土炕,烧柴禾做饭,黑乎乎的家具不知使了几辈子,除了收音机,没有任何电器。人们穿着多是自己做的灰白色粗布衣服,小孩子光着屁股到处跑。就这样,当地人还说日子能过就行了。这情景和我七八十年代回河北任丘老家见到的情景差不多。如今,这里的生活早已大变样,那里的人们生活肯定好多了。
安徽农村是中国最早进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的地方,当时的中国农村正孕育着前所未有的改革,城市中的企业也在经历着改革的阵痛。1988年初,我到北京市窦店砖瓦厂广播电台实习。那家砖厂是建国初前苏联援助中国建设的、号称亚洲最大的砖厂,主要生产各种红砖和珍珠岩。当时北京很多建筑用的红砖都是那里生产的,曾经辉煌一时。到了八十年代末,企业开始不景气,人们没什么事可干,整天坐在屋子里听周围的人发牢骚。几年后,伴着自己长大的砖瓦厂像许多国有企业一样倒闭了。
1988年上半年,我来到新华社湖北分社实习,老记者花铠多次带我们采访葛洲坝水利、清江隔河岩水利工程等,一住就是十多天。刚开始自己采访有些漫不经心,早晨出发时还迟到,被老头狠狠批评了一通。晚上采访回来,花铠建议我们把白天采访的资料整理一下写篇通讯,提供给报纸。那天晚上,人家都睡了,自己使劲儿写了一个通宵,第二天清早把几千字的文字稿交上去时,老头乐着拍拍我肩膀说:“好样的!”
后来我们还到洪湖的船上采访了一所“水上学校”,一位年轻老师把破旧的船舱当教室,常年给几十个学生讲课。坐在晃晃悠悠的船上,望着宽阔的湖水,再看看身边这位老师和孩子,我一边寻找各种角度拍摄,一边想着他们的命运,心里不禁感动。临走时,同学们站在船板上向我们不停地挥手,直到我们走出很远。“望着湖上渐渐远去的小船,真希望他们能划向一个美好的地方。”我在那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兵哥记事】
从湖北实习结束回到学校,我一头钻进暗房,自己冲洗胶卷、放大照片,还在人大校园办了个人摄影展,照片多是记录城乡百姓现实生活的,老记者说兵哥从那时就“确定了平民视角的采访风格”。那时的黑白照片,虽然只有黑白灰三种色调,看着轻松、简单而温馨。不像看现在可能照相门槛低了,相机手机一拍一大堆,像花花绿绿的图片海洋一般,看得人有些眼晕。【兵哥记事】
大学时的那些故事和经历,对自己后来的成长和观念的形成影响不小。过去知道的中国仅仅在书本上,而现实中认识和感知的中国才是现实的。只有在活生生的现实中,才能真正认识了解,进而感知思考自己的国家。
如今再翻开那时拍的老照片,看到那个时代的人们,包括那位天真可爱的背影小姑娘,总感觉社会在变,国家在进步,我们的观念在改变。但是自己这代人,从大学到社会大课堂中逐渐形成的那种家国天下的思想和情怀,至今未变。
8月23日午后,发表时有修改,部分选自刘卫兵著《我们这30年——一个记者眼里的中国改革开放》
欢迎关注刘卫兵微信公众号【兵哥记事】,长按或扫描二维码,识别关注后可阅览更多原创摄影实战、采访故事、散文随笔等图文作品。与您沟通交流是件轻松快乐的事……
寻找30年前 "背手小姑娘”   (配老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