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461号

2013-06-06 18:53阅读:
此刻是刚刚睁开眼的伊斯坦布尔,马尔马拉海身上的那层薄雾标签还没撕掉。海鸥是这个城市醒得最早的主人。
法国作家马克·李维的《伊斯坦布尔假期》是一个很重要的情绪催化剂,那个来自英国伦敦的调香师阿丽斯在这个欧亚分界线城市刻下了两个很重要的坐标——特佩巴斯街区美茹第耶街的佩拉宫酒店和伊斯卡拉街461号的乐蓬糕点店。
佩拉宫酒店是这位极美英国姑娘在伊斯坦布尔的轴心,这家酒店仍如六十年前。可惜的是,伊斯卡拉街461号的糕点店找不到了,我和苏丹小姐来回在这条街上走了两遍,街上的门牌号只有265号,最大可能是战后门牌号重新编码了。
阿丽斯为第六个男人而来,为找到香水的另一种味道而来,为她若干年前的片刻记忆而来。我却纯粹得多,为伊斯坦布尔而来,为黑海、爱琴海和地中海而来。不过,最后我却为那个午后没有发现461号遗憾而去。
不知你是否也像这个女主角一样,在你广州、北京、上海、深圳的漫长旅程里,最终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事。
伊斯坦布尔比广州晚了5个小时时差。此时是这里周五的凌晨1时20分,广州就是6时20分了。紧靠马尔马拉海的喜来登酒店楼下的草坪上,一场超级长的婚礼刚刚结束。静下心来,脑子里满是记者编辑的信仰的灵魂。
再过53天,我们和理财周报就一起走过了整整六年。有的人从三十几到了四十几;有的人从单身找到了婚姻;有的人从实习生成为了实习生老师。有的人坚定而来,有的人坚决而去。
心有无限感慨。此刻在他乡,天上星星无数。那是你么?那是他么?那是我么?你该用什么来致你的这段青春。
你值得用上整整一夜,来一页页审阅逝去的记忆,因为我们总会在奔跑中失去坐标,因为我们总会在反反复复中动摇信仰,因为我们总会忘了当初为什么出发。
这个宁静的夜晚,我们一起沉下来,重新校正人生的方向。
现在是最好的时候。
我们要相信,世界正旋转得越来越快;
我们要相信,此刻决不等于过往;
我们要相信,简单的新闻主义绝不会回到过往的力量;
我们要相信,只有满怀希望才是希望;
我们要相信,你的世界决定着世界。
我在伊斯坦布尔,你在广州、深圳、北京、上海。我们怀着同一种信仰。
即使午后没找到伊斯卡拉街461号的乐蓬,但我绝对相信,它只是在我看不到的某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