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货币

2013-06-21 12:36阅读:
这个时候,你只需聆听,音乐就会从公元六世纪前的狄奥尼索斯剧场石缝里飘出来。
这个时候,你只需凝视,雅典娜以及伊瑞克提翁神庙6个阿娜少女像柱就会翩翩舞蹈。
这个时候,你只需闭目,圣托里尼伊亚的白墙蓝顶以及爱琴海就会刻在灵魂里。
似乎不需要注释。这是7616公里之外的希腊。
如果你再往前翻阅它的历史,它是数学之源,它是物理之源,它是欧罗巴之源。
但现在,希腊病了,近似偏瘫。
这个GDP只有3054亿美元的国家却背负着3400亿美元债务。所以,他们现在最怕听到的是“欧元”两个字。
在阿卡迪米特斯街,两边诸多商业场所大门紧锁,人的笑容除了在咖啡店依然恣意,很多时候他们的脸上都刻着忧愁。这显然是这个以懒散为优越感的国家公民无法接受和容忍的事实,德国《明镜》杂志虽然曾以德国公民“比希腊还穷”讽刺它,而得到的结果是希腊向德国提出还未了结的1900亿欧元二战赔款。
希腊不会反思自己。
希腊比想象的破产和萧条更严重,这里只看得见挣扎的人民,而无法看到政府对于未来的期许,因而你只能更多看到他们的束手无策地等待不可预知的结果。
从雅典航行5个小时后的圣托里尼地中海酒店,在这个最好季节的旅游旺季,这家五星级酒店可能略等于中国一个地市的招待所,只有一些最简单的物品。而这个73平方公里小岛原来的三家中餐馆,现在仅存一家。
现在的希腊人把错怪在高盛和德国身上。高盛因为在希腊进入欧洲经济货币同盟成员国时使用了一套“货币掉期交易”以及将国家彩票业和航空税等未来收入作抵押换取现在方式,使希腊的赤字低于了3%红线。高盛作为希腊的投资银行赚走了3亿欧元。
9个月之前,深陷债务危机的希腊开始想出另一个主意——财政部成立一个工作组审查历史档案,计算德国因二战欠下的赔款金额——提出一项德国对其1730亿欧元的赔付清单——1620亿欧元为战争损失,余下款项为1942年德国强迫希腊银行向德军提供的战争贷款。
亲爱的货币。亲爱的欧元。
很多希腊人开始怀念“德拉克马货币时代”。
希腊总统帕普利亚斯累了,而操控欧元的默克尔也因此累了。
这一个远远还没结束的故事。因为世界陷入了货币恐惧症。
这一周的封面是一家半年时间股票疯涨了一倍多的公司,它叫香雪制药。记者经过长达半个月的调查,发现它疯涨背后一系列造假的痕迹,比如警方侦察
了一家叫“广发制药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开增值税发票的公司,它牵出了健安堂,而又牵出了香雪制药。据知健安堂7年来约为香雪制药虚开了5亿元的发票。
另外,香雪制药还把自己2007年就控制的“九极生物”,六年后再溢价卖给香雪制药,这个被隐瞒的惊天事实,足可把它打进地狱。
下一周,理财周报中国上市公司重大项目实验室将从5621个项目中,分辩出100个2013年对收入结构和产业结构产生重要影响的项目,供投资人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