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桥

2013-06-21 12:39阅读:
一篇文字,一张报纸,一群信仰至上的人。
那么假如。文字消失了呢,报纸消失了呢,信仰像地摊货廉价了呢。
再呻吟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们就处在这个变的当口,危险伴随在身边,你能不能找到另外一条出口。这是有的。比如这群把媒体身段放下来的人,俯身在地,创造的另一种新闻格式——一种由沙粒、水份、根由等等组成的基础物质评价格式。
如果用新闻主义去评价你手中拿着的这一期报纸,或者用硬不硬、猛不猛来评价它,可能连新闻都称不上,但我们知道,就是这些柔软的物质,构成了与每个人相关系的“实验室新闻”。它正在成为新的“财经新闻学”,我们正在创造另一种新闻属性。
我们开始把十几年前所学的新闻学抛之脑后,开始把言必称的“金字塔”、“倒金字塔”抛之脑后,开始把通讯、综述、评论、消息组成混合物文体,开始用那些最细微的沙粒串成一个新物种。
理财周报是一个想丢掉沙威棒开始用另一种产品关系去获得等量价值的媒体,我们很高兴这样干,这群蓬勃的灵魂很努力地在阐释这个理想。
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不确定的,时代进入2010年之后确定性就不复存在了,所有的固有形态都在快速变化之中,所有的生命都在创造之中,所有的规律、规则都在被颠覆和改变,所有的固有东西都是过渡性产品。我们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但是未来一定不是现在这样的。
社会亦是如此。新闻亦是如此。媒体亦是如此。
一个月之前,理财周报中国上市公司重大项目实验室曾动用全报社之力,从2470多家上市公司整理出了投资标的5000万之上的5621个重大项目基础库。这个中国迄今最完整的基础库,其实就是数万亿资金的交易谜底。
世界无论如何变,交换和交易是人类的根本关系不会变。只要有了这个认识,你的坐标系就会始终存在。我们只要去找到交换关系的那条抛物线就可以了。
在近代有记录的经济历史里,世界从未在五年区间里历经两次世界性的金融经济大危机,这两次金融危机完全改变了世界的秩序和结构,以及国与国、产业与产业、货币与货币的竞争力。
与我们直接相关的、与投资人直接相关的就是全球产业、中国公司竞争力的重构过程,比如制造业、农业、贸易业、信息产业、运输业、金融业等等都处于快速重构中,这种重构打破了原有的研发、生产、销售之间的关系,打破了上游与下游唇齿相依关系,打破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生产资料的关系。
比如,
我们已知未来10年或20年,我们当前的2470多家公司至少有超过60%的产业会被新的生产力所替代或淘汰,那么你现在可以预见哪部分产业或公司穷途末路么。
至少,理财周报上市公司重大项目实验室清楚这些公司在干什么,这些重大项目与它的未来关系是什么,它的每一个项目与它的产业竞争力关系是什么。
你真的需要认真想一想,关于你的投资问题。
这便是我们本期报道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