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的本性

2013-07-05 20:17阅读:
走出机舱瞬间熟悉热浪就猛扑了上来,这就是广州了。这些年,记忆里储存了若干城市的本性,总会在某个时候冒出来。
这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其实它分不出好坏。甚至有的时候,它更像一种混合物。夏至到了,特征更明显。
夏至到了,第一次裏挟而来让人唯恐不及的是货币。
周四,一条让所有人惊恐的消息是:6月20日,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大幅上升578.40个基点至13.44%;同时银行间隔夜质押式回购最高成交利率在30%,7天质押式回购利率最高成交于28%。
货币的本性由此充分暴露出来,它反应的另一个本质是货币的流动性,以及中国金融市场到底安全不安全的问题。
我相信这是货币政策的一次压力测试,结果是各方大乱、货币大旱,不甚乐观。这个事实还告诉市场,我们离自由市场路还很长。
所以,周五的结论完全在预期之内:6月21日,银行间隔夜拆借利率大跌495.20个基点至8.4920%。
这应该是中国货币市场历史上两天内最大幅度的波动。原因,诸位是可以明白的。此次事件,虽然没完全把底露出来,但明白人已可判断货币的真实脉络。
货币不会放水。只是一个有限的底线。
之前,我们一直习惯于模拟演习,知道模拟是在假设环境和条件下不死人的游戏,大不了错了改改方案调调进度,缺少的就是以打带练。所以,这一次惊恐是值得的,在大家把期盼的目光投向央行时,央行至少绷住了两天没伸出那只搭救的手。
当然,这次绝不仅仅是一个测压的问题,它还是一个最严重的警告,也露出了诸多极真实的状况。这是不是最后一次不知道,下一次估计会有机构像几年前坍塌的雷曼。
当然,这还是央行最聪明的提示——关于中国货币政策和货币市场趋势的提示——“降杠杆,去风险”——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合理保持货币总量。
这是一个重要的拐点。
夏至到了,货币慌了。这是第一次,绝不是最后一次。及至恢复货币的本性、狼性和自由性。货币市场从此不会平静,市场的属性本来就不平静,而且我们要学会在不平静的条件下生存。
不平静才是最真实的生态。极像周一那天和老杨(上海新闻中心记者杨流茂)的那场交流,一般的记者只会看到公司的数据和经营形态,更高层次的记者可以看到股东利益后面的复杂情绪以及驱动力。极像上海新闻中心诸同事显露出来的欲望和野性,我欣赏那种群起而动从零开始的勇气。
你可以在此时的不平静时
刻,认真读读威廉.格雷德的《美联储》。他说,美国体系靠的是交易,而非选举;他说,金融体系就像是水泵内的动力学原理,美联储像是一名操控全局的工程师。据知,这是华尔街从业人员人手一册的必读之物。
如果你去除形形色色涂在表层的包装物,直接看透其中的事物本质和本性,那时的你就成了另一个你。就像香水师,在若干的混合物中也能准确分辩出每一种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