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是什么

2013-07-05 20:20阅读:
国金证券6月21日策略报告叫“钱紧!钱紧!钱紧!紧!”。24日下午,在出发去昆明的深圳机场,主编夏日发来短信“大事了”,谓之几十年不遇。当时股票指数下降109点(5.30%)。25日,某证券公司管研究副总来电讨论货币形势,“比1993、1994年治理整顿更猛烈,波及面更大”。
钱荒1.0,钱荒2.0,到钱荒3.0。从银行兑付风险,扩散到信托风险,到股市剧烈波动。从6月20日到6月25日,5天时间迅速升温到货币大战。我们学会了一个关键词,叫“钱荒”。
高善文称之为“九级地震”,我相信最后只发生了“七级半”,最后的那一级半被银行逼宫活活给盖住了,这并不意味着地表下的地质活动就结束了。这个地质活动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这样认为。
我坐在昆明阳宗海湖畔的草地上,山坡上是娇艳鲜嫩的黄菊花。这个时候,我们在开“货币为什么”的电话选题会,并确定了21个版面的专题计划。因为我们不希望仅仅只看到货币问题,我们希望看得更远和看清驱动货币的本质。
江勋把央行称之为“另一个央行”。是的,很对。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金融机构应该完全嗅出了其中的味道。
江勋说,是什么让央行如此变化:从之前“光做不说”,到现在“光说不做”呢?我认为有两个解释,其一,阶段性的语言维稳已经凑效,逆回购可能要视更严峻而情况才重启,也就是7月。考虑到外汇占款的继续萎缩和补交存准,7月份第一周的资金缺口,根据测算可能高达5000亿。另一个解释是,即便7月份上中旬非常严峻,市场的强烈愿望也可能落空。因为,唯此方能对影子银行系统有效整理。
刘纪鹏为此上了窦文涛的铿铿三人行。他称现代金融就是两条腿,左腿是货币银行,就是我们说的银行系统,它是要靠间接融资,债券市场贷款,右腿就是直接融资股权市场,是股市。
此说很对。之前我们或许看到一条腿跛的时候,而本次货币事件导致股市暴跌,实质是左腿连着右腿。一个宽松一个收紧,可怕的底就露出来了。
虽然聪明的银行这次利用风险扩散和法不责众解了自己围,但这不过是权宜之计。央行正在学习美联储。
特别感谢理财周报本期“货币为什么”专题执行团队。
江勋的“我们面对一种什么样的货币形势”及“我们面对一种什么样的资本市场”;
藤小萌的“金融街日记:北京,北京”——货币大战犹回五年前华尔街,机构最高级别警报”;
黄杰、章银海的
“独家深入上海张东路1387号:6.20货币风暴中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调查”;
宋佳燕的“银行在风暴中心应变:大行腾挪贷款额度,城商行暂停对公贷款”;
袁盼锋的“货币为什么:35天理财收益直逼7%”;
宋佳燕的“信托冲击波:紧急上报下半年项目兑付表”;
夏蕊的“货币大旱下的券商通道风险首暴”;
郑鹏远的“货币基金颤栗:债券交易员MSN线上找钱,爆仓传闻背后保险资金紧急赎回”;
李沪生的“暴雨后的陆家嘴:基金低价卖债回笼资金应对赎回,危险第一阶段暂时过去”;
刘梦的“货币为什么之黑色星期一:九级地震冲垮基金心理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