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的颜色

2013-07-12 20:15阅读:
细雨的湖面拉长了光的影。这是一个黄昏。鸟归巢了,那边的那边到底有多远。
我在等待凌晨两点的声音。怆然若失。这是一个必然的时候。
世界其实是个不大的物体,远远没有小时候的一条河的长度长,那时的公路是没有尽头的,永远好奇公路拐弯后那边是什么。如果你可以把一个地球塞进脑子里,世界也就那么几条动脉和ji梁以及坐标点。
此刻我不断搜索西半球一个比East Hampton(东汉普顿)更西的Montauk(蒙多克),那里有一个布洛克岛海峡,有一股发源于大西洋7282米最深海盆佛得角的暖流(深度相当于把青藏高原喜马拉雅山7299米的康波钦峰插入海盆只能高出海平面17米),紧贴加勒比海、墨西哥海湾分界线的大西洋奔袭北冰洋时,就要从这个小镇的海岸线经过。
有的时候,一个小镇等于一个世界;有的时候,一个世界等于一个小镇。世界是一个伸缩的物体。
这个物体被包围情绪中,所以音乐、美学、颜色、味道是至为重要的情绪因子。我们千万不可掩饰和埋没了它,否则世界就只有白色和黑色,那是了无生趣的。
我们做的任何事就是情绪的调味品,包括脑子里生成的无数幅画面,包括内心测量此岸到彼岸的距离,包括一个物体的生命及气质,包括音乐与数据之间那种妙不可言的关系,包括此刻正在敲打的文字。
希望你是一个调香师,或者是一个调味师。给我们所获得的基础物质加上香料,加上味道,加上颜色,做一些棒极了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以来,很多人就在不断捕捉一个信号——证监会什么时候打开资本的闸门?捕捉这个信号,换位思考是个很重要的逻辑——假如你的肖钢,你会怎么办?
如果把我换成肖钢,我想我会“边办边看”,看什么时候“水倒渠成,顺其自然”。
什么时候发,大环境虽然是一个问题,但不是最紧要的问题。最紧要的问题从三个角度看——可以称做“新市场”的开始时候;可以“不前后及相互矛盾”的时候;可以“恰到好处代表新一届证监会施政”的时候。
所以,急不得,缓不得。不急不缓就是哲学。
若干年以来,政策是政策,市场是市场,这两条线基本是不相交的,各按各的意志行事。中国股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一个市场是纯专业市场,从来没有一个物体超然于外。
这一周,理财周报IPO实验室的同事们所做的艰辛调查显得弥足珍贵,从83家过会公司去求证蛛丝马迹,虽然我们获得的一致说法是“在等证监会确切消息”,但
其中有几个十分重要的情况:无一接到监管层封卷通知;拟上市公司已进入半年报审计阶段;创业板还需要相应更新财务专项核查程序及文件。
资本闸门何时打开,就如暖流从那个小镇边经过,原来那是科学。
有的时候,我们无论如何必然要去做些什么。就如有的时候,我们决然不动一动身边可取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