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周

2013-11-08 16:27阅读:
以此为题,因事纪念之。有时把一生的事集中在某一年,有时把一年的事集中在某一周。
有时,一周可以拍成一部电影。把情绪放在内心某个地方,偶尔出现,偶尔消失,反反复复,从不离去,便成了信仰和符号。
此刻写下:第四十五周。
这是我人生的第四十三个第四十五周,这是我记者生涯第十七个第四十五周,这是我孩子的第十五个第四十五周,这是理财周报第七个第四十五周。
人生不大,人生不小。
此刻的你,在想念什么;此刻的你,在等待什么。
第四十五周的周一。和老夏讨论,未来的理财周报应该是什么样子,如何才能成为那个样子。
第四十五周的周二。一个事物填充了整个身体,亦贯穿了整个一周。同时是“第四十五周”的专栏来源。
第四十五周的周三上午。和一位曾在JP摩根的资深投资银行家、现做汽车物流的朋友讨论,什么是物流的对流,物流如何对流,物流对流的条件及其成本。我问他,你可以给我画张图吗?
第四十五周的周三下午,从深圳至广州,脑子里想一个问题想了一百九十几公里,“我们可不可画更多未来的图?”这些图实际上就是在互联网、物联网下的产业竞争力重构图。
第四十五周的周四上午。我与年轻的编辑们在想,要不要在某一周尝试做一期给每件事的未来画图涂鸦的无字报纸,跟老夏说起这事老夏说太有意思了,这个梦想实现的日子是2013年12月31日。
第四十五周的周四下午,我问自己,也问谭昊“我们的产业本质是什么?”
第四十五周的周四晚上,我问张近东,“苏宁未来要做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问一位生物医药公司高层,“生物医药产业和互联网、物联网怎么对接?”我问一位年赚过亿利润做游戏产品和平台公司的高层,“这样做就可以了吗?你可以画出游戏公司未来的产业图吗?”
第四十五周。我们关注了相当有意义的五个男人——张近东、许家印、马明哲、马化腾、马云,三马干的是这个世界他们说了算的互联网金融,张近东干的是让物理苏宁成为云商苏宁的事,许家印干的是让足球产生商业思维的事。
第四十五周。我们关注了二百多家撤单公司的命运,我们一直在试图追问——IPO梦想破灭后,你的公司还满怀创业理想吗?你们和投行的微妙关系解除了吗?
第四十五周。我们的材料科学实验室本周课题“复合材料的全球顶尖实验室”,这周又去了剑桥、牛津、麻省理工以及中科院物理化学所。你站在科学的来源端口,不愁你看
不清未来的趋势以及产业方向。
第四十五周。
世界。
一会很大,一会很小。
我们。
一会很大,一会很小。
这个符号。前面不远,后面不久。
我及你,问自己,问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