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点零一分的信仰

2013-11-22 19:14阅读:
此刻,我紧闭双眼,事物渐渐凝聚起来,情绪集中在眉间,然后变成文字,成为卷首。
我记下了这个时间:四点零一分。
第一个跳出来又瞬间被赶跑的物体是“互联网”。世界上的人已经跟着奔跑得很累了,让我歇歇行不行。
第二个跳出来又被赶跑的是“股市”。很多人讲投资是门科学,这是有钱人说的话,做小本买卖的人没有那么多逻辑,但愿明天碰上个重组的。
这里到那里。一闪而过。怎么像坐火车旅行,没一个清晰的物体。
对了,火车。这倒可以停一会儿。周五早晨八点四十一分,一个九零后叫王嵬的火车摄影师,拍下了最动力人的火车——在夕阳中冒着浓烟,在秋天颜色里穿梭,在冰雪丛林里蠕动,在高原雪域怒吼。它似油菜花地里的桔红色信仰,它似青藏高原牧场自由的牛羊。它从一个城到一个城,从这边到那边。
我似乎记起了之前的起点和终点。我从那里来到了城市,我从那里追溯到了根源。
就像赤脚走在小河边,看小鱼小鱼在水面上的跳跃,浪花很小,但小鱼也有鲸鱼的姿势。
老夏如我。亦大,亦小;亦近,亦远;亦深,亦浅。
拐了一个弯儿。正在重读第五遍的《红楼梦》里的那些角儿跳出来了,第一个冒出来的是史湘云,奇怪了第二个的是薛宝琴居然不是薛宝钗,第三个是刘姥姥,再下来是秦可卿。。。。。。卡嚓,卡嚓。。。。。。不能再往下了。那么,谁是林黛玉,谁是薛宝钗,谁又是王熙凤呢?对了,不能没有平儿,以及那个丫头紫娟。
那么,请问:在汉字的世界历史里,是马化腾马云厉害呢,还是曹雪芹厉害哩?我知道,红楼梦和微信、淘宝完全是两回事。我不是想要问个究竟,我只是想问问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我必然来到了十字路口,它不像火车站只有前和后,它也不像火车轨道前是目的地,后是出发地,十字路口有前后左右斜上斜下,每一个方向都是一个结果。我所知道的,是不能停下来,反正现在去看未来还只是初步模样。
等待没有意义,抱怨没有意义。我们只有出发,只当彻底重新开始,像小鱼的那个鲸鱼的姿态。
文字不会丢失,新闻不会丢失,媒体不会丢失。
我们完全可以是另外一种文字,另外一种新闻,另外一种媒体。
南方现在是最清凉的时候,最北方却已冰雪覆盖。从南边到东边,大地已然不同;从东边到北边,大地已然不同;从西半球到东半球,大地已然不同。闻闻,你脚下土的味道。
幸好迎回了一个牵挂,哪怕目送和目迎相间只有四个月。
如果你在地球的那一边,是不是也无法拾起目间念想。
只有离开上一站,才有下一站。
这是六点二十七分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