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之夜

2014-03-07 21:00阅读:
黑海远远没有爱琴海婉约和宁静,是一个有很多事的海。就像很多人的感受,土耳其是枯燥的,但伊斯坦布尔是有故事和经历的。
比如你在贝约格鲁独立大街163号的360度酒吧,一定会遇上美国著名音乐人Felix Da Housecat,这个时尚电子音乐之父的《Radio》风靡着全球。很多人都会迷恋伊斯坦布尔的咖啡馆和海岸。
这个紧锁着从地中海进入黑海唯一入海口的城市,距离当下最热的俄罗斯黑海舰队只有552公里,它是观察克里米亚局势最直接的窗口。
Crimea(英语),Къырым(鞑靼语),Крим(乌克兰语),Крым(俄罗斯语)。
关于黑海,关于克里米亚,关于塞瓦斯托波尔。周四一天我查阅了各种资料,以及69年前的1945年雅尔塔会议,以及关于它的若干次战争,以及卫星图和虚拟地球。
我从卫星图上连接以雅尔塔和塞瓦斯托波尔为起点,录得距离为雅尔塔至敖德萨348公里,雅尔塔至塞瓦斯托波尔52公里,雅尔塔至塔曼湾217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塔曼湾262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莫斯科1272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中国北京6540公里,塞瓦斯托波尔至美国华盛顿8423公里。
距离构成了格局和局限。有的人退缩,有的人前进。
可能就在你坐在咖啡馆的夜晚,一切就变了,随之而来的是随之而变。
黑海会不会哭泣?有谁听见了咖啡馆的泪水?
今天是明天的历史。那么,明天会如何评价今天?
周五的上午和下午,广州办公室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已经离开的张静,一个是正在离开的刘梦,当初的张静就如今天的刘梦,都是两个在理财周报长大的姑娘。
我看着花开,却顷刻谢了。幸好,我们总在追寻,找到了一个从迈阿密大学研究生归来后,在无锡咖啡馆一家呆了一年学会计专业的年轻人。她会坐到刘梦曾经的位置上。
花开花谢,都是美好。
花开花谢,构成了现在;一程又一程,接力到了现在。我们是一家有故事和有经历的媒体,我们的故事来自每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
就像本周奔波在广东佛山调查一位地产商资金链断裂案例的记者宋佳燕,跑了一天什么也没得到,又跑了一天撕开了一层小口子了,再一天终于把真相一层一层揭开。
就像本周趴在数据里的王小莓,大海捞针似的完成了来自资本追随的100个最热门APP,你即使没见过这1.70米高桃个的姑娘,她也会跃然在报纸里

就像挖出广东犀文公司控股方与PE方对赌案里各个细节的王薇薇,周四晚上背着装着厚厚原始资料的双肩包,在雨夜里被灯光拉得长长的孤单身影。
这些镜头,会久久定格。
若干年后,这将成为她们的记忆,及至人生。
我们的幸福,因为所做的每件事都有它很强的属性和标签,还因为所做的每件事我们都使出了全力。
这一期一定要推荐你阅读封面之作,关于由上海市金融办协调各方的“国泰君安密谈控股上海证券”独家报道,记者所付诸的努力达到了极限。更欣慰的是,消息源提供者认为理财周报是可信任和负责任的媒体。
我们做着大梦,我们知道从一点一点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