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2021-01-02 23:40阅读:

金汕博客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体育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关注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中国也是北京足球的
“三张”
(张宏根、张俊秀、张京天)随着日前张京天的离世,都全部走向天国。
除去北京市足协发布讣告,张京天的离世静悄悄。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1957年北京足球队获得中国第一个甲级联赛冠军,站立排右3张宏根,一排右4张俊秀,一排左2张京天)


别说看过他们踢球的球迷至少是古稀之年了,即使职业联赛看他们执教球队的球迷也都人过中年了。当北京诸多球迷为国安名字保留悲愤地呼号,几乎没有人知道,28年职业联赛仅仅获得一次冠军的国安比起这“三张”所在北京队的业绩差的太远了(当然我们是否感谢国安队北京足球的巨大贡献)。中国对首次参加世界杯外围赛所进的4个球全部是北京队球员打进的(张宏根、年维泗、孙福成、王陆)。中国有甲级联赛是1957年,由“三张”以及年维泗、孙福成、方纫秋、孙宝荣等组成的北京队兵不血刃地连续获得1957年、1958年全国甲级联赛冠军。北京队球员占据国家队大半壁江山,1958年评选中国足球十名优秀运动员,北京队占了7名!这优势连后来的万达、恒大都难以比拟,而诸多年轻的球迷不知道他们的足球爷爷曾经为北京足球创造过那么辉煌的历史,他们的眼里仿佛北京足球从国安才开始存在。
这也是中国足球文化的悲哀,不注重历史不注重传承,没有一家俱乐部像欧洲俱乐部那样有自己历史的纪念室。
第一张张宏根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三张之一
张宏根1935年生于上海,他自幼迷上了足球,他的天赋和灵性在那时已经显露。年纪小小的张宏根无论速度、意识、身高、技术都是出类拔萃的。1953年刚刚18岁的他代表华东队参加全国比赛,因其卓越的足球才华而被调入中央体训班,也就是当时的国家队,主教练李凤楼慨叹:“这是我们多少年来没有遇到的好苗子。”
1954年,张宏根与同代20多位年轻足球运动员一起留学匈牙利,在著名教练安倍尔.尤瑟夫的指导下,技术提高更快,他的进步深得这位教练的称赞,当时匈牙利时世界上最好的球队,最出名的球员是前锋普斯卡什和中锋南蒂,尤瑟夫说:“张宏根就是南蒂,从他身上可以看到中国足球的希望。”从此,张宏根成为中国国家队的绝对主力。他脚下细腻,过人巧妙,意识出众,传球精妙。1955年中国队参加世界青年联欢节,赛前公认两个队相差六个球以上,但中国小伙子打的意气风发,仅以2:3小负,其中最耀眼的就是张宏根、张俊秀,张宏根下半时在离球门30米的地方打进了一个技惊四座的球,中国青年代表团团长贺龙高兴地说“足球队应该多出几个张宏根那样的球员,左脚好,右脚好,头球也好。”1958年苏联队来华访问,在各地赢球都在5个以上,后来遇到由几乎全部国家队队员组成的北京队,打得难解难分,最后北京队奇迹般地与当时的世界强队1:1打平。足坛宿将们记得,张宏根多次带球突破,后来苏联队由当时的世界级前卫涅托防守他,令人吃惊的是涅托也数次被他晃过。正是过人的才华,使张宏根在国家队踢了长达11年,代表国家队出访五大洲多个国家,仅1954年到1957年,就为国家队踢了51场国际比赛。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1957年张宏根代表中国队首次参加了世界杯外围赛,年轻的中国队在雅加达酷热的天气下对印尼队射门20多次无果,大家感到印尼队老虎不出洞的打法实在难缠。第二场比赛,打客场的印尼队上来就龟缩在禁区附近。机警的张宏根果断地拉出来,在距离球门25米远的地方突然起脚,球的角度令人叫绝,连那张在球门后拍摄的进球照片都成了珍贵的历史瞬间。进球离开赛仅仅1分多钟,这迫使印尼队扩大防区,中国队在那场比赛中一共打进了4个球。由于当时规测不允许换人,张宏根是在右脚小趾骨骨折的情况下坚持完比赛的,比赛完后是被人搀扶进休息室的,足见他的意志品质和敬业精神。第三场到仰光决赛,张宏根因伤未能前往,比赛以0:0结束,中国队以净胜球少一个而遭淘汰,所有的人都惋惜地说:“如果宏根在,情况就不一样了。”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能够在长达
10年的时间里保持着国家队绝对主力的位置是不容易的,尤其说到50年代足球技术的标志性人物,足球界历来首推张宏根。可惜的是,张宏根后来的伤病使他不到30岁就挂靴了。在受伤期间,他的腿一直是体委上上下下的心病,贺龙元帅多次过问,1975年邓小平首次复出时听体委汇报工作,一些老运动员一起前往,由于邓小平五六十年代是足球场的常客,邓小平见到张宏根亲切地问:“张宏根,你的脚好了吗?”张宏根回家后对妻子孙孝贞说:“小平同志那么高的地位,这些年又受打击一直被流放外的,内心都在装着国家和世界的大事,恢复工作后居然还能记得我的伤腿。”

做为五十年代头号球星和老资格的教练,张宏根只是当过几次临时性国家队教练。一次是1979年,还有一次是苏永舜去加拿大,他临时带队参加1982年新德里亚运会。分析其原因,除去性格偏软、运气欠缺外,与他过于诚实认真的性格有关。1983年,他与曾雪麟是国家队主教练的最后人选,当时领导要求必须立下冲进世界杯的军令状,曾雪麟信誓旦旦地保证实现,而张宏根说:“我会全力争取,但足球场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我不敢打保票。”他这样与国家队教练失之交臂。即使当助手,张宏根特别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他当运动员是那个时代最好的,但是无论当原来国家白队队员苏永舜的助手,还是当学生辈的陈亦明的助手,他都恪尽职守,毫无怨言地做好协助工作。这是需要一种胸怀的。
职业联赛第一个冠军是大连万达,主教练就是张宏根。
张宏根是在1998年发现患了胃癌,而且已经是中晚期。张宏根大手术之后两三天后才醒过来。张宏根是个天性乐观的人,他没有沮丧,加上他的妻子、50年代国家体操队队员孙孝贞无微不至的关爱,使他以一种轻松的心态对待绝症。孙孝贞每到肿瘤医院不仅鼓励张宏根,还对附近病房的癌症患者开玩笑,说:“怕什么,让我们共同战斗,战胜这个人类的大敌!”肿瘤医院的大夫、护士、病人都很喜欢她,说她一来不仅驱散了悲观,还让病人大彻大悟。正是她的精心照料,使张宏根的病情在三年多内得到控制,身体一度恢复得相当不错,连医生都认为他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看到丈夫同癌症苦斗数年,她称张宏根“战斗英雄”,张宏根则称她“家庭护士长”。张宏根知道病情随时可能复发,更加珍惜时光,享受为时不多的天伦之乐。把一辈子交给足球的张宏根重病也惦记着自己的本行,与同行、战友探讨足球技战术,多次出席了有关足球的活动,使人们对他的精神肃然起敬。
在张宏根重病中,我曾去探视他。他在关心中国足球的同时,也非常关心北京足球,他说:“我的人事关系曾经长时间在北京体委,我最好的年华都是身穿‘北京’二字的球衣,那时候在国内拿个冠军真是很轻松,因为北京队就是大半个国家队。”
张宏根是在一种极其痛苦和凄婉的状态下走向天国的。在生命的最后几天,将近1米80的个子只有不到40公斤,周身都露出骨头,往日端庄周正的脸庞已经枯槁。
张宏根的生日是11月27日,2003年11月25日,仅差两天,他的生日成了他的忌日。由于他的夫人生日是11月22日,他们每年都是在11月24日过共同的生日。2003年这一天,全家在他的病榻前过了他一生中最后一个生日。
中国足球也是北京足球的“三张”都走向天国(上)
2003年11月25日22时20分,他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
张宏根离开人世时恰好天降大雪,儿子张宇用颤抖的手写下:“当漫天的雪突然飘落时,我本应知道父亲已经收拾好行装。雪花洋洋洒洒,纯净洁白,正是迎接父亲的洗礼,正是对父亲一生完美的评价。”(待续)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