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0205】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简介

2010-09-17 11:10阅读:

张远山

庄子二书修订版2刷上架

关注
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简介
(《书屋》2010年第9期)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航母凤凰集团旗下的江苏文艺出版社,曾2008年隆重推出张远山“庄子工程”的第一部专著《庄子奥义》,得到了学界好评和读者欢迎。2010年又隆重推出张远山“庄子工程”的第二部专著《庄子复原本注译》,必将得到学界更大好评和读者更大欢迎。
  北宋禅师宗杲说:“曾见郭象注《庄子》,识者云:却是《庄子》注郭象。”南宋大儒朱熹说:“汉儒解经,依经演绎。晋人则不然,舍经而自作文,如王弼、郭象辈是也。”当代学者钱穆说:“郭象以儒学来纠正《庄子》之过偏过激,如《庄子·逍遥游》,明明分别鲲鹏、学鸠大小境界不同,但郭象偏要说鹏、鸠大小虽异,自得则一。庄子明明轻尧舜而誉许由,但郭象偏要说尧舜是而许由非。可见郭象注《庄》,明非庄子本义。”可见历代有识之士,多有明白郭义全反庄义者。
  南宋畸人刘辰翁说:“‘杨墨’字,只当‘儒’者。”当代学者王叔岷说:“所谓三十三篇,非五十二篇中删去十九篇之数,盖有篇第,有删略,亦有两篇合为一篇,一篇分为两篇。”可见历代有识之士,偶有明白郭象篡改原文者。
  古今有识之士虽然多能明白郭象对《庄子》的篡改反注,由于不知郭象篡改反注的作案细节,因而无论郭象义理受到多大质疑,郭象版《庄子》仍是一千七百年来绕不过去的唯一版本。张远山
“庄子工程”的终极目标,就是绕过郭象版《庄子》。
  今年年初,《社会科学论坛》杂志发表了张远山的论文《庄子三大版本及其异同》,详尽论证了郭象版《庄子》仅是《庄子》三大版本最为晚出的版本,而且是不忠于此前两大版本的伪《庄子》。《新华文摘》迅速转载,引起了广泛关注。
  张远山钩稽出散于浩瀚古籍的大量细微史证,缜密考定《庄子》大全本的编纂者是西汉初年的淮南王刘安,同时考定《庄子》大全本的五十二篇具体篇目和分类归属。详见下表:

刘安版《庄子》大全本分类篇目表
内篇七
外篇二十八
杂篇十四
解说三
逍遥游
寓言
知北游
盗跖
天运
说剑
游凫
庄子后解
齐物论
山木
庚桑楚
列御寇
骈拇
渔父
意修
庄子略要
养生主
达生
徐无鬼
天下
马蹄
泰初
子胥
解说第三
人间世
至乐
管仲
惠施
刻意
百里奚
卮言

德充符
曹商
则阳
宇泰定
缮性
子张
重言

大宗师
秋水
外物
胠箧
在宥
马捶
畏累虚

应帝王
田子方
让王
天地
天道
阏弈
亢桑子

  (引自《庄子复原本注译》附录一)

  这一有史以来首次公布的完整篇目及其分类归属,破解了长期困扰学界的庄学最大疑案,同时破解了郭象删去的《庄子》大全本十九篇的具体篇目及其分类归属。其中特别重要的是,郭象把原属刘安版《庄子》大全本“外篇”的重要九篇《寓言》、《庚桑楚》、《徐无鬼》、《则阳》、《外物》、《让王》、《盗跖》、《列御寇》、《天下》,移到了郭象版《庄子》篡改本的“杂篇”。郭象“移外入杂”的铁证,就是唐人陆德明《庄子释文》记载了先于郭象的崔譔、向秀《庄子》选注本全都“有外无杂”,然而陆德明却在郭象版《庄子》的八篇“杂篇”(《让王》除外)之下,大量引用了崔譔注、向秀注。
  张远山并未止步于破解《庄子》大全本和郭删十九篇,他又通过详尽论证,缜密考定《吕氏春秋》、《荀子》、《韩非子》、贾谊二赋、《韩诗外传》大量钞引的《庄子》,并非刘安版《庄子》大全本,而是此前从未有人知晓的《庄子》初始本。
  张远山同样钩稽出散于浩瀚古籍的大量细微史证,缜密考定《庄子》初始本的编纂者是庄子再传弟子、中山王子魏牟,同时考定《庄子》初始本的二十九篇具体篇目和分类归属,其中外篇二十二的每一篇,均被魏牟以后、刘安以前的吕不韦、荀况、韩非、贾谊、韩婴钞引。详见下表:

魏牟版《庄子》初始本分类篇目表
内篇七
外篇二十二
逍遥游
寓言
知北游
盗跖
天运
齐物论
山木
庚桑楚
列御寇

养生主
达生
徐无鬼
天下

人间世
至乐
管仲
惠施

德充符
曹商
则阳
宇泰定

大宗师
秋水
外物
胠箧

应帝王
田子方
让王
天地

  (引自《庄子复原本注译》附录一)

  魏牟版《庄子》初始本成书于战国末年,刘安版《庄子》大全本成书于西汉初年,郭象版《庄子》篡改本成书于西晋初年,阅读和研究《庄子》,理应以早于西晋郭象五六百年的战国魏牟版、西汉刘安版为主,然而此前这是不可能之事。江苏文艺出版社近期出版的张远山新著《庄子复原本注译》,一举廓清了一千七百年的历史迷雾。经过张远山长达三十年的不懈努力,拓荒性地深入前人未曾涉及的诸多领域,终于使早已隐入历史忘川的《庄子》两大版本重现人间。
  除了复原《庄子》两大版本的原初篇目和分类归属,张远山又综合古今史证和前贤抉发的《庄子佚文》,对郭象篡改过的每一篇原文全都予以校勘复原。仅论原文字数,《庄子复原本》接近北宋陈景元本,多于此后的所有别本。若论篇目分类,《庄子复原本》附编接近西汉刘安版概貌,《庄子复原本》正编接近战国魏牟版旧观。此书的注释简明扼要,有助于理解原义,无不与郭象义理相反。此书的辨析精微深湛,有助于延伸研究。此书的今译准确流畅,有助于初学新进。
  《庄子复原本》运用了王国维先生倡导的“纸上材料与地下材料相互参证”的二重证据法。张远山说:“今存史料和文献征引,完全支持复原本的篇目及其分类。目前出土的《庄子》简牍仅有四篇,也完全支持复原本的篇目及其分类。1977年安徽阜阳双古堆汉墓出土了《则阳》、《外物》、《让王》残简,下葬时间为汉文帝前元七年至十三年(前173-前167),刘安七岁至十三岁。1988年湖北江陵张家山汉墓出土了《盗跖》残简,墓主汝阴侯夏侯灶卒于汉文帝前元十五年(前165),刘安十五岁。二墓下葬之时,刘安均未成年,尚未编纂《庄子》大全本,因此二墓出土的四篇,均属本书考定的魏牟版外篇(刘安版均保留于外篇,郭象版均移至杂篇)。若有新的考古发现,必将继续支持复原本。”(引自《庄子复原本注译》序言)
  虽然《庄子复原本》是石破天惊的先秦研究重大成果,张远山仍然认为有两大遗憾:“遗憾之一,外杂篇的撰者大多是推测性的,推测可能有误。然而推测即使有误,其误小于视为庄撰。遗憾之二,在魏牟版、刘安版完整出土之前(不敢奢望有此一日),复原魏牟版、刘安版,如同把残存古陶片拼成古陶罐,无法恢复其全貌,只能恢复其概貌。由于郭象丢弃的古陶片只能找到极少部分,所以复原的古陶罐远非完美无缺,而是颇有缺损。然而郭存古陶片和后人找到的郭弃古陶片,只要复归原初位置,残存古陶片就能呈现古陶罐的真实轮廓。缺损古陶片的缺损之形,因被复归原初位置的残存古陶片限定,也能呈现古陶罐的真实轮廓。”(引自《庄子复原本注译》跋语)
  张远山认为,《庄子》是古典中国的文化圣经,影响极其深远。郭象通过删除篇目、裁剪拼接、移外入杂、增删改字、妄断反注,对《庄子》进行了全面彻底的篡改反注,把主张“天道人道两行”的真庄学,改造成了主张“名教即自然”的伪庄学,把古典中国的头号自由宗师,改造成了古典中国的头号专制帮闲,严重误导了古往今来无数中国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中华民族的大部分优良品格,中国文化的大部分精华,无不与魏牟版、刘安版真《庄子》的正面影响息息相关。中华民族的大部分不良品性,中国文化的大部分糟粕,无不与郭象版伪《庄子》的负面影响息息相关。
  不难预料,全部庄学研究,全部先秦研究,全部中国研究,都将因为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的问世而改观。

(张远山《庄子复原本注译》上中下三册,1056页,定价98元,江苏文艺出版社20101版)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