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跪在隆裕太后面前泪流满面为那般?

2019-08-30 15:59阅读:
1911年10月10日(农历八月十九日)武昌起义爆发,此时,下野的袁世凯还在河南老家,家人正为袁准备次日的庆生宴(袁的生辰阳历10月11日)。武昌城被起义军占领的消息传到袁所居住的彰德洹上村时,袁家亲朋满座正在觥筹交错,一派喜庆气氛。袁世凯闻讯大惊,即命撤宴,停止饮酒听戏。政治嗅觉极敏锐的袁世凯,立马意识到,东山再起的时机到了。
果然,14日,六神无主的清政府,派八百里加急的快马送来了任命书,任命袁为湖广总督,前往湖北前线督办剿抚事宜。精明的袁世凯心里盘算,总督仅仅是一个地方大员而已,于是他以各种托词拖延行动,迟迟不肯动身,直到清廷不得已把湖北前线所有军权完全交给他,方才动身。袁世凯夺取军权的计谋得逞后,又乘机把近畿的兵权抓到手中。
11月1日,长期与袁氏沆瀣一气的奕劻奏请辞去内阁总理大臣,清廷在此非常时期,斟酌再三,决定将此职改授袁世凯。而袁世凯却以责任内阁须经公举为辞,不肯接受。摄政王载沣不得已,8日由资政院正式选举袁为内阁总理大臣。
袁世凯掌握了清政府军政大权后,便不再拿腔作势,将湖北前线的军事交给冯国璋等负责,本人则率卫队北上进京。此时袁已经有了乘机取而代清的打算,其基本策略就是以南方革命势力压迫清廷,让位于己;反过来,又以清政府威胁南方革命力量,迫使其把民国总统的位置留给自己。实际上袁世凯自复出之日,就实行了这种一石二鸟的谋略。看来,只有手握重兵才会运筹帷幄!他在老家彰德向清廷提出的复出条件中,就列入了“宽容武昌事变诸人”和“解除党禁”等内容,就是明显地在以革命压迫清廷,当然也是为了向革命党人买好。11月初,北洋军攻占汉口后,袁又令湖北籍幕僚刘承恩致书黎元洪,提出实行君主立宪,双方早日议和。8日黎回信,拒绝君主立宪,但明确表示,如袁赞助共和,当推为“第一任之中华共和总统”。此后,刘承恩又奉袁命到武昌与革命党人面谈南北和平问题。所谓君主立宪要求虽再次被革命党人拒绝,但袁氏此时却收到黄兴“推翻清室以中国第一任大总统相许”的复信。黄兴信中鼓励袁“以拿破仑、华盛顿之资格出而建拿破仑、华盛顿之事功”。袁得到革命党人的许诺,内心异常兴奋,却不露声色。他懂得,革命党人许下的“大总统”绝非轻而易举可得。为使革命党人就范,他在回到北京后,迅即命令冯国璋再拿下汉阳,进一步向革命党人显示北洋军所向无敌的实力。的确,当时的北洋军在全国无敌手。
1911年12月7日,清政府授袁世凯为对南方民军和谈的全权大臣。袁即日委唐绍仪为总代表,与民军和谈。17日,唐绍仪一行抵上海。次日南北议和首次会议举行。表面上南北议和的主要问题是国体问题,南方主张共和,北方主张君主立宪。袁世凯终于下定决心,并加紧了逼清室退位的行动。
老谋深算的袁世凯对逼清室退位早就有所安排。11月底,顺直谘议局致电摄政王载沣,要求清廷“早行揖让”,“宣布共和”。一批绅士在京城肘腋之地发出这样的电文,袁世凯竟不过问,其心迹已然表露无遗。1912年1月初袁的心腹梁士诒便出面唆使驻俄公使陆徵祥等电请清廷让位。陆电到后,袁立即代为上奏。紧接着,他又以“军饷无着”为名,要求王室变卖盛京大内和热河行宫的器物。隆裕太后只好传令王公贵族“毁家纾难”。
袁世凯逼王公出钱接济军饷,当然不是单纯要几个钱,主要目的还在胁迫清贵族放弃政权。当他把形势不利,清帝只有宣布退位,皇室方可保全的意思透露给奕劻时,即取得后者首肯。有了奕劻做内应,袁世凯更少顾忌,便于16日与一些大臣联衔密奏清廷,说:“民军之意,万众一心,坚持共和”,政府缺兵少饷,“计无所出”,请皇太后召集皇族,“密开果决会议”,“速定方针”。
袁世凯明明是威胁清帝退位,但面奏隆裕太后时,却把忠于清廷,一心为清皇族着想的假戏演得极其逼真。袁世凯跪在红毡上,未曾说话先动情,一边耸动双肩,一边用袖口擦着眼泪,向坐在炕上的隆裕太后哭奏,边读奏章边哽咽,泪水顺着脸颊不止地往下流,但,口词非常清楚。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也都悄悄地陪着流泪。隆裕听明白袁“哭奏”的实际内容后,也泪水滂沱地哭泣起来。坐在隆裕旁边只有6岁的宣统,眨巴眨巴眼,看着两个大人哭,一脸的茫然,当然他不明白身边的两个大人各自因何哭泣。
尽管袁世凯把自己的逼宫说成是万般无奈,还陪着隆裕流了不少眼泪,但逼宫就是逼宫。袁世凯奏请退位的消息一经传出,“袁世凯就是曹操”的说法便在满族贵族中占了上风,一些人摆出要与袁拼命的架势。在隆裕召集的有皇室王公参加的御前会议上,良弼、溥伟等与奕劻等人吵得不可开交。袁世凯见清室一时不肯就范,曾有在天津组织临时政府的打算。但这一计划同时遭到南京临时政府和满族亲贵两方面的反对,袁不得已,只好仍从逼迫清廷退位下手。1月26日,段祺瑞率领湖北前线的北洋将领40余人,联名电奏清廷,要求“明降谕旨,宣示中外,立定共和政体”。同日,以保卫清室为职志的宗社党头领良弼被革命党人彭家珍炸死。宗社党人群龙无首,又遭北洋将领来电威胁,纷纷逃离北京,或奔大连、青岛,或走天津租界。隆裕太后见大势已去,2月3日授权袁世凯与南京临时政府磋商退位条件。12日,清廷接受了优待条件,下诏退位,统治了中国267年的满清王朝结束了。次日孙中山履行让位诺言,在南京的临时参议院提出辞去临时大总统,并推荐袁世凯继任此职。15日,临时参议院一致选举袁为临时大总统。
孙中山辞职并推荐袁世凯继任总统原有三项附加条件:临时政府设于南京,不能更改;新总统须亲自到南京就职;新总统必须遵守参议院制定的《临时约法》及其他章程。袁世凯十分清楚,这些条件表明,革命党人对他并不完全信任。而北洋派势力的中心又在京津地区,他自然不肯脱离自己的根据地而到南京去受革命党人的约束。早在南北议和期间,他就以维持北方秩序为辞,要求唐绍仪对“政府地点,决不可移易”。孙中山的三项条件公开后,他又以北京外交团不让他南下为借口,要挟南京临时政府。孙中山开始不肯在这一重大原则问题上让步,坚持要袁南下就职,并派出蔡元培等人为专使,北上迎袁南下。袁当然不能因此与孙中山翻脸,便转而采取两面派策略,表面上不拒绝南下,暗中策划阴谋。2月28日,袁在与蔡元培等人谈话中,声称“一俟拟定留守之人,即可就道”。但次日晚,北京就发生“兵变”。这场兵变在京内外持续两昼夜,“内城被劫者四千余家,外城六百余家”。其间,南京临时政府曾提出调兵北上,帮助恢复北京秩序,遭到袁世凯的断然拒绝。帝国主义各国也支持袁,不仅从天津迅调军队入京,而且在舆论上攻击孙中山坚持设都南京为“意气用事”。大量事实表明,兵变的幕后指使者,就是袁世凯本人。当时有些革命党人虽然已识破北京兵变必然内有“隐情”,很可能是袁世凯耍的一个花招,但是由于当时多数革命党人在心理上害怕因北方秩序问题引起帝国主义干涉,孙中山在内外压力下再次让步。3月6日,临时参议院开会议决,准许袁世凯以电报形式向参议院宣誓后即在北京就职。10日,袁世凯在前清外务部公署宣誓就任民国临时大总统。袁氏当上民国总统,标志着以他为首的北洋集团掌握了中华民国中央政府的主要权力。所以后来人们把这段时间的民国政府亦称为北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