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捻军1——清史札记之三十三

2019-10-03 07:24阅读:
关于捻军1
——清史札记之三十三
我楚狂人
捻军(1851——1868年)是一个活跃在长江以北皖、苏、鲁、豫四省部分地区的反清农民武装势力,与太平天国同时期。捻军起义从1853年至1868年,长达十八年,其历史分为两个阶段。自1853年春至18633月为前期捻军,此后为后期捻军。
“捻是淮北方言,意思是一股、一伙,捻军起源于捻子,最初安徽、河南一带有游民搓纸作灯芯,称为“纸捻”,将油脂点燃,烧油捻纸用来作法降神,于节日时聚众表演,为人驱除疾病、灾难以牟利。早期捻子是向乡民募捐香油钱,购买油捻纸。后来,也有恐吓取财、勒索而实与盗贼无异的现象。所以捻军也具有原是宗教色彩。从烧油纸捻降神作法的手段来看,似乎受拜火教、明教的影响。越是荒年歉收,入捻人数越多,所谓居者为民,出者为捻,而清朝官方称之为捻匪。

捻军并不经营根据地,搞武装割据,而是居无定所,飘忽不定。更何况多马队,行动迅速诡异。但是各部的活动地区又与自己的家乡相近,不利时可以迅速隐身于农民间。捻军的结构松散,名义上有一个盟主张洛行,实际上互相不相统属。这一点很有点明末陕西诸农民军的早期的模式。
由于江南的太平天国已经成为清王朝的心腹之患,清廷很长时间无力对捻军进行有力的绞杀。所以,太平天国被剿灭,捻军也就很快走上了末路。
一、捻军始末
下面根据资料把捻军的活动轨迹整理一下:
1851年,捻军在豫南南阳、南召、唐县(今唐河)等地聚众起事。
1852年,皖北大旱,入捻农民增多。亳州人张洛行、龚得树等结捻聚众万人攻占河南永城。
185211月,捻众在安徽亳州雉河集(今安徽涡阳)歃血为盟,推张洛行为盟主,起义抗清,号称十八铺聚义
18531月至3月,太平军连克武汉、安庆、南京,安徽、河南,经安徽、河南时,皖北捻党纷起响应,饥民到处揭竿而起。每年春秋二季集合外出夺取粮食。捻众纷纷响应。及至太平天国北伐军经过时,已开始从分散斗争趋向联合作战。
1855年,黄河决口(开封以东),鲁南、皖北、苏北大批灾民流离失所,纷纷入捻。到达高潮。淮河南北,遍地皆捻。
1855年秋,各路捻军在安徽亳州雉河集(今安徽涡阳)会盟,亳州、蒙城捻军推张乐行(张洛行)为盟主,号称大汉永王(一称大汉明命王),以雉河集(今安徽涡阳县城)为根据地,制定《行军条例》十九条。组成捻军,建立黄、白、蓝、黑、红五旗军制,人数达十万。总黄旗主由张乐行自兼,总白旗主龚得(龚得树),总红旗主侯士维,总蓝旗主韩老万(万峰、狼子),总黑旗主苏天福。总旗下有大旗、小旗。每一旗主左右都有一个以宗族、亲戚、乡里关系结合起来的领导集团。由于各旗间互不统属,各种集团林立,不易离开本土,形成了它的分散性和落后性。
公元1856716日,张乐行乘虚袭占了淮河流域的商业重镇三河尖(今河南省固始县三河尖镇),获得了大量物资,补充了大批人员,士气复振。接受天王洪秀全封号,但实际上是听封不听调。但与陈玉成密切合作。
1857年春,张乐行率领捻军渡淮河南征,与太平天国陈玉成、李秀成军会师霍丘和正阳关。从此以听分封不听调用为条件,接受太平天国领导,配合太平军作战,但不接受改编。年底,内部出现分歧,以蓝旗将领刘饿狼(刘永敬)为首的部分捻军坚持要回淮北,被张乐行等杀死。捻军于是分裂,大部分旗主返回淮北,只有张乐行、龚得等少数留在淮南,与太平天国保持着较密切的关系。还有一部分如孙葵心、张宗禹等,转战南北,曾深入河南、山东,推动了当地人民以各种形式起义反清。在皖北、苏北,捻军或协同太平军或独立作战,屡破清军。
1857年,张乐行与太平军陈玉成会攻霍邱,接受太平天国领导,被封为成天义。
1858年至1862年捻军在豫、皖、苏、鲁等地转战,各有胜负,张乐行晋升为征北主将,又封沃王。
1860年(庚申年),捻军为夺取户部皇仓的粮食,攻掠江苏北部京杭大运河畔的商业重镇,驻有南河总督的清江浦(今淮安市主城区),并焚毁清江浦二十里长的街市,以及属于户部的皇仓,和属于工部的四大船厂。但十五公里外驻有漕运总督的淮安府城(今淮安市淮安区)因为城墙高大坚固未能攻下。(参见:庚申之劫)同年攻打的主要城市还有开封和济宁。
1861年,捻军尤为活跃,攻破湖北老河口和襄阳、樊城。一支入山东,逼近济南和烟台,为英军、法军击退。9月和1862年(同治元年)5月,清军攻陷安徽太平天国重镇安庆和庐州(今安徽合肥)后,捻军因失去太平军为依托,处境困难。张宗禹等部自淮北西入河南、陕西,与远征西北的太平天国陈得才等军会合。
1862年秋以僧格林沁为首的清军大举进攻皖北
18633月,清僧格林沁亲王攻下亳州雉河集(今安徽涡阳县县城),张乐行被叛徒俘送至清营遇害。
18634月至18688月为后期捻军。前期捻军失败后,余部活动于河南、湖北、陕西边区。
关于捻军1——清史札记之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