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夫:天地人生古今的有趣与无趣

2020-01-13 09:06阅读:
哲夫:天地人生古今的有趣与无趣
有趣与无趣处
哲夫
昨夜遛狗,草地上残雪皑皑,见天上一轮朦胧满月,已经随时光走向清瘦,向春节趱行。
想起日间网搜《王维传》,竟然一下搜出十几本《王维传》,如同红学研究,竟然有这么多汲汲孜孜于此的我们,只为煞有介事的从这个死人身上须须索索出一些什么,究竟想从中钩沉一些什么?恰如书中有人所说:终究逃不出一个功名字,不免就忽然觉得意兴阑珊,十分十分的无趣。
顺着就想起王维、李白、杜甫、辛弃疾、李清照、苏东坡、欧阳修等等古人,他们的一生各自有所不同,但在某些方面,似乎一如当下我辈,苦乐忧喜,忙忙碌碌,没头苍蝇也似,是有趣还是无趣?生的有趣与死的无趣,两两相较,是有趣多一些?还是无趣多一些?似乎也无果。
就想起昨日所发微博云:西人以耶稣降临为公历春天的开始,中国人以农历春节为春天的生辰,本质相似内蕴却有一拼,圣诞是神话,春诞是人话——春天与农时一起诞生似乎更合自然的心思。网上年货琳琅满目,我
网购了各种坚果,准备读书时佐酒,喝茶时当零嘴。京东连书藉也列入了年贷之例,年假读书正在成为中国的春节时尚,这才是中国春诞的大气象,要点个大赞!
现在细想,却发现这只是一个自作多情的窃以为,或曰天真的愿望。幽幽的,不觉就有偌大的惆怅如寒烟霾雾般匝地而起,来之于茫茫不知处,弥之于寒白不知地。想这鼠年来也,夜空中分明已经听得有春跫阵阵,春还未至我便伤感这未至之春,终归还要向夏秋冬走去,远自茹毛饮血、春秋战国、秦汉唐宋元明清,以及如今,无不如是,这就是自然无情,造化铁律,天地的无趣处。
惟愿人生与人类历史不要永远这样因循守旧,故调寄《满庭芳》平水韵,词以记之曰:
哲夫:天地人生古今的有趣与无趣
天地欣忧,
江山荣朽,
稼轩欲说还休。
一轮清照,
今古病风流。
石压蛤蟆秀逗,
黄州瘦,
寒食生愁。
沽唐宋,
元明斟酒,
酩酊醉阳修。
幽幽。
人共狗,
仰高楼月,
谁应酸眸?
恙深红尘羞,
金粉全球。
尧舜仍然桀纣,
三国斗,
不改周刘。
先猪走,
鼠春随后,
未行已趋秋。
哲夫:天地人生古今的有趣与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