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只做没说的事(专栏总第119个月)

2017-04-05 06:55阅读:
影响投资结果的因素有两个:
回报率高低和本金大小。
巴菲特只做没说的事
文 / 杨天南
2017年03月31日
春天来了,虽然牛市还没有来,却是“高筑墙、广积粮”、学习知识、储备技能的好时节。否则,即便机会迎面而来,也会擦肩而过。
巴菲特只做没说的事(专栏总第119个月)
各地读友日广,热情日增,只可惜时间有限,即便亲自来京的,也不一定有时间相见。数月前原本与两三位朋友相约,消息透漏,忽然来了数十位读友,于是由谈天变为演讲,倒是启发了一条提高见面效率的方法。于是,近日在京沪杭进行了读友见面会,五日三地,马不停蹄,令人想起李白的诗句:“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无论是阳光灿烂的陆家嘴,还是烟雨迷蒙的西子湖畔,虽然没有把酒言欢,却也言笑晏晏。与喜欢的人在一起谈谈喜欢的事,人生快意,莫过于此。
沿海经济发达源于经济头脑发达。杭州,这个出了中国首富、很快会出现世界首富的城市,连送我去机场的司机小哥都很关心经济大事。对于首富,他的羡慕之情很接地气:“估计马云到任何地方吃饭都不用掏钱了。”
有感于此,我总结了 “从掏钱吃饭问题,看人生三个阶段:你吃饭你掏钱;你吃饭别人掏钱;你吃饭别人掏钱并且你还能收钱。”司机小哥点头称是,他竟然也非常清楚巴菲特午餐拍卖300万美元的事,欣然表示有了努力的方向。
这几次读书分享会中,一些内容值得回顾。
人们在投资过程中,通常面临两种风险:一是本金的永久性损失;二是回报不足。对于第一点,虽然有时会混淆“账面亏损”与“永久性损失”的区别,但人们一般还是较为了解的。
但对于“回报不足”的风险,人们想到的比较少。上周,在翻译坎宁安教授新版的《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 投资者和公司高管教程》一书过程中,见到巴菲特曾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长达63年的过程中,市场一般年化回报率略低于10%,包括分红在内。按此计算,如果投资1000美元,在63年中,以复利再投资的形式,可以增长到40.5万美元。然而, 如果回报率为20%,最终的结果将会达到9700万美元。如此巨大的差
别,这样的结果,毫无疑问会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这个例子,讲的就是“回报不足”的风险。在今天熊市环境下,市场喜欢追求安全、追求保本、追求低风险、追求小“回撤”,但过于追求低风险而忽视了回报不足,这何尝不是一种损失。
与“过于追求安全而导致回报不足”的情况相反,过于追求回报、越高越好,乃至于铤而走险,甚至一朝清零的高风险,这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遍观投资历史,以较为成熟的美国股市而言,过去半个世纪,专业投资基金回报率长期平均大约10%左右,能长期取得15%回报的基金已属杰出之列。而屹立在投资金字塔之巅者,如巴菲特,过去五十年也就是大约年化回报20%左右。
由此可见,一个人通过学习、磨砺之后,长期而言,能取得15% ~ 20%的年化收益,已属世界顶级投资家的行列,这已经近乎投资回报的天花板。
股市中的人们通常多会在提高回报率上下功夫,其根本原因在于资本有限,希望以有限的资本获取更多的盈利。股市有谚:“一年翻五倍易,五年翻一倍难”。讲的是,牛市来了,一年赚五倍股神般的风云人物比比皆是。然而,风一阵、云一阵,不用多久便再无踪迹。实际上,“五年翻番”指的就是就是实现年化回报率15%。
当一个投资者在提升投资回报方面接近天花板后,能否获得更多盈利?答案是:能!但必须换一个努力方向。
影响投资结果的因素有两个:回报率高低和本金大小。当提升回报率的努力已经达到提无可提的时候,那么,应该努力的方向是扩大本金规模。以20%回报计,一百万投资就能每年赚20万,一千万能赚200万,一个亿能赚两千万,一百亿能赚20亿。
在回报率一定的情况下,想方设法扩大投资资本,是财富迈上新台阶的重点。这一点巴菲特没有说,但他一直在这么做。
备忘:2017/ 03/ 31周五
中国银行外汇折算价: 美元689.93,港元88.78。
专栏自2007年4月开启至今,
上证综指自3,525点到3,216点,-8.77%;
香港恒指自20,520点到24,218点,+18.02%;
道琼斯自12,923点到20,692点,+60.12%;
专栏投资组合自100万元到700.03万元,+600.03 %。
更多详情请见《中国金融家》四月刊。
接力计划自2014年5月20日开启至今(总第35期),
上证综指自2,010点到3,216点, + 60.00%;
香港恒指自22,836点到24,218点,+ 6.05%;
道琼斯自16,421点到20,692点,+26.01%;
接力计划从10,000,000.00元到18,663,413.55元,+8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