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总第141期)

2018-12-31 21:11阅读: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
2018年12月31日
文 / 杨天南
2018年过去了,这是个 “浪花淘尽英雄”的一年。这是个P2P崩溃的一年、这是个比特币坍塌的一年、这是个公募私募基金大清盘的一年、这是1901年有记录以来全球资产回报最糟糕的一年。
2018年在中国股市二十八年的历史上,名列第二最糟糕年份,仅次于2008年。全球股市中,A股跌幅最惨。上证综指下跌24.59%,深证成指下跌34.42%,创业板下跌28.65%,中小板下跌37.75%。总市值减少14.59万亿,中登公司记录投资者数量为1.46亿,人均亏损10万元。我们的专栏在过去一年中非但没有距离当初的目标更近一步,反而在努力与煎熬之中下跌了28.42%,如果从高位计算,更是下跌了35%,这种打击几乎持续到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总第141期)
这样的情形令人想起熊市中流行的谚语:“最好的投资就是不投资”。是啊,多想回到一年前,然后什么都不做。不做就不会有失败,但放到人生的长河中,这真的是智慧之言吗?
2018年,是我们投资无果的一年,也是我们硕果累累的一年。
除了事业上的进展之外,我们的太极班,经过十里挑一的申请,十位同学全部学完传统杨式太极85式,这在太极教学史上也算是一个小小的奇迹。我们的巴菲特投资学班,经过二十挑一的申请,也取得了令人满意的效果,这里需要特别感谢投资界大家杨宝忠、一只花蛤、闲来一坐三位先生的热情支持,正是他们的无私奉献,让人更加坚信“好人,会遇见更好的人”。
在这被称为“生无可恋”的至暗时刻,人们会想那些投资大师们是如何度过他们的艰难时光的。
2018年4月,《证券红周刊》计划借出席伯克希尔股东大会的机会,采访芒格先生,事先负责人问我有什么问题希望当面提问。我想了两天,回复说:“巴菲特和芒格的理念已经都写在书上了,我已经没有什么问题需要当面请教他了。”
7月28日受《红周刊》邀请,出席芒格专访视频品鉴会。在历时三个多小时的参访中,年近95岁的芒格,精神饱满,思路清晰。提到一生致富的三次投资、提到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提到杠杆的运用等等。
其中,当记者提问说:“您有什么失败的投资吗?”芒格想了想,提到了曾经错过的可以赚大钱的投资机会。当我看到这段时,忽然觉得我想问他一个问题。
在我们的“巴菲特投资学”课程中,第五课的题目是 —— “智者芒格”,其中提到芒格在加入伯克希尔之前,曾管理自己的投资合伙企业,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私募基金中的一种形式。芒格的投资在1973年、1974年的大熊市中遭受重击,这两年表现分别为 –31.90%、-31.50%。有书评价,在随后的1975年芒格奋起神勇,终于获得大丰收,取得了73.2%的回报。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总第141期)
掩卷沉思,如果1973、1974、1975三年回报分别为 -31.9%、-31.5%、+73.2%,也就意味着这三年累计回报为 -19.20%,也就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净值1.00元的基金,经过三年之后,净值为0.8080元”。这个结果,如果放在今天中国的网络上,一定会成为嘲笑、乃至谩骂的对象。而实际上,芒格今天却是最受尊崇、被认为最具智慧的投资大师。
明年,如果我还有机会向芒格提问,我一定会向他老人家请教:“嗨,查理,您认为在1973年大危机的三年中,您的表现算是投资失败吗?”
透过厚厚的眼镜片,闪着睿智的目光,芒格会说些什么呢?
或许他的心情就像我们现在看着2018年最后一丝夕阳时的感慨一样:“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想问芒格的一个问题(总第141期)
备忘:2018/ 12/ 31 周一
中国银行外汇折算价: 美元686.32,港元87.62。
专栏自2007年4月开启至今(总第141期),
上证综指自3,525点到2,492点,-29.30%;
香港恒指自20,520点到25,799点,+ 25.73%;
道琼斯自12,923点到23,182点,+ 79.39%;
专栏投资组合自100万到786.17万,+686.17%。
接力计划自 2014 年 5 月 20 日开启至今(总第 56期),
上证综指自 2,010 点到 2,492点, + 28.01%;
香港恒指自 22,836 点到 25,799点,+12.98%;
道琼斯自 16,421 点到 23,182点,+ 54.68%;
接力计划自 1000 万到2035.21万,+10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