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近日在华师大闵行校区参加新教师培训。(教了十年书,又成新教师了……)
晚上从图书馆出来走回寝室,竟时时又忆起三年前在台湾东华大学交流时的心情。同样空旷的校园,同样昏黄的灯光,只是花莲的温润换成了上海的湿冷,不由得让人有些恍惚。
也许是懒惯了吧,从台湾回来后一直没有写过回忆类的文章,但照片却一直留着,比如说三年前的今天我正在合欢山顶面对这样的风景:
碎忆台湾
那天早上向台湾琴友陈光兄借了一辆摩托车,从他在太鲁阁山间的别墅出发一路向上穿云而过,自海拔一千多米的落韶飙升到海拔三千米的武岭只用了两三个小时,沿途的风景亦可谓奇妙。时而遇到千年的古树,时而撞上扑面的云雾,云雾过后又竟然是高山草原般的景象。气温也起伏极大,山下明明是近三十度的高温,山顶则只有六度左右。当天在清境农场借宿之后,第二天又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产业道路从梨山抄回大禹岭,风光之美,路途之险,均前所未遇。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在台湾的日子当然还是以学习为主,但即使是身处校园内,也时时会因为风景太美而抛下书本,出去闲逛。图书馆的一张外景就已经让人受不了了,不是么?
碎忆台湾
即使什么也不做,只是在宿舍的阳台上看云,也永远不会看厌: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碎忆台湾
好吧好吧,照片拍多了,就越来越不会用文字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很多抒情的话一说就显得矫情,不说也罢。
对台湾的回忆除了风景之外,还有在台湾结识的一些老师和朋友。我经常会向人介绍我在台湾偶遇的热情的陌生人,这些故事也已经翻来覆去说了很多,但有几位熟识的朋友我却一直没有机会表达谢意。一位是东华大学中文系的吴冠宏老师。初到东华,就得到了吴老师的热情招待,一学期中吴老师多次邀我出来小聚,关心我的学习情况。印象很深的一次是他约了我和几个台湾本地的博士生一起在志学街吃小火锅,师生围坐在一起讨论,很是温馨。我离开台湾的前几天他还特地开车带我游览了花东纵谷,拜访了花莲艺术家林兴华先生和赫恪先生,使我得以感受到台湾真正的本土艺术。就在几个月前还收到了吴老师寄赠的新著,本来约好上个月带他到苏州上海走走,很可惜他家中临时有事,只能期待下次相聚了。 碎忆台湾
一位是琴友陈光兄。在台湾没琴弹,就在FB上发了个帖子询问一下花莲有没有琴友,没想到马上就收到了陈光兄的消息,说就住在东华大学大门前的村庄里。陈光兄是民进党的支持者,但对我相当友善,不仅借我自行车以供平日出行,还带我到他的山间别墅小住,冒着触犯法律的危险借了我一辆摩托车上山。让人啧啧称奇的是,陈光兄终年赤脚,即使冬日上山踩在雪地里也同样不着鞋袜,而且还能用巨竹制琴,山间鼓之,也别有一番风味。
一位是黄启宁先生。初到东华,同宿舍的小林同学就说有个“黄大叔”会经常开车带大陆来的学生出去游玩。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东华的老师,他说不是;后来又以为他像大陆的导游司机一样,出于商业目的来赚学生的钱。后来接触多了,才知道尽管黄大叔在花莲经营着一家民宿,也会组织来东华的大陆学生参加旅行团,但他毕竟不是斤斤计较的生意人。有一位陆生生病了打电话给他,他马上无偿开车来回几十公里带学生去花莲市区的医院就诊。而知道我第二天要离开时,他特地开车来接我去了趟七星潭,与我一起坐在海滩上谈谈说说,使我得以有机会与这个美丽的海湾告别。这是我永远难以忘怀的情谊。
碎忆台湾
拉拉杂杂说了一些话,完全凑不成一篇文章。也许感情很深时真的写不出什么东西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花莲啊……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