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5篇·武林

2017-05-12 09:34阅读:
中国自古有文林与武林,文林还有小官就叫文林郎,是个散官,没实权,类似今天部、局、处、科等行政级别的巡视员什么的,文林郎官小,明清正七品,相当于今天的处长;唐宋以前品阶更小,勉强算个官,职责就是游手好闲。
武林则含义复杂,宋代有个大文人周密写过《武林旧事》,他所说的武林指南宋都城临安,至今杭州市内还有武林广场,但与武术毫无瓜葛;民国时有个武侠击技小说家叫宫白羽,当时写过不少武侠小说,最有名的是《十二金钱镖》,他创造了武林秘籍,至此武林一词包含了“武术绿林”之意,有点江湖又不完全是江湖的味道。
武林今天的广泛含义说来连一百年时间都没有,它有两个明显特点,一是神乎其技,二是愿赌服输。近些年泛起的“踢馆”一词就是愿赌服输的一层表达。至于神乎其技,这里有真有假,亦有真假参半,更有“假做真时真亦假”,反正公众坠入其中一定两眼一摸黑,跟着起哄不是大有人在而是必须的。
武术若区分开来则较比复杂,先可以分徒手与器械,再可以分防御与进攻,再往上走就是强身健体,修身养性,什么东西只要提到了哲学层面就会成神,神一定就神了。所以大众常说:这事神了!
事物凡被神化就有了巨大的利益,利益也分有形与无形,这就让事情越发复杂,外行人越发不明白,内行人越发难以启齿,尤其当利益不仅涉及个人还涉及整体之时,第一个尝试者必遭灭顶之灾,结果也是一锅糨子。
神乎其技,愿赌服输,武林两个特点千万别只剩下一个了。高手在博,小人在赌;前者无畏,后者怕输。
2017.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