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篇·公用电话——往事之二十八

2017-10-09 16:28阅读:
今天电话人手一部,除了通话还能干别的事情,比如拍照,这在几十年前不可想象。我算方便地使用电话较早的人了,童年时代楼道二层转弯处就有一部公用电话,供此楼此门三五一十五户使用。由于我家住在二层,离电话最近,电话铃声一响,我就会争先恐后地开门出去接电话,尽管那时没一个电话是找我的。
接到电话问清楚找谁之后,然后就扯着嗓子用尽力气呼叫张王李赵叔叔阿姨,如果没有及时回应,马上就三步并做两步,一步两三台阶地跑去敲开他家的门,大人在家最好,若不在还需返回电话机旁告知对方,停妥后回家继续手头之事。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我离开空军大院。
后来到农村插队,村里的电话大都是个摆设,用一次还不如不用,着急上火还会耽误事,去叫一个人接电话来回半小时算短的。到了工厂后,每个车间都会设置一部电话,主要为了方便工作,当然每个人都少不了私事。等我调到出版社当上编辑后,办公室七八个人还是一部电话,谁有什么隐私,只要你竖起耳朵认真偷听一会儿,连猜带蒙地八九不离十。
最有意思的是北京胡同里存在了许久的公用电话,在胡同某一个小卖店窗口上设置一个“公用电话”的牌子,小店主人跟看青的一样看着,每打一个电话收费4分钱,严格说这类电话不能算“公用电话”,应该叫收费电话。遇上电话找人,管电话的人就会边和左邻右舍打着招呼边去找人,电话那头等上十分二十分钟是常事,人叫来了算好的,扑空也是常态,扑空以后的后果是管电话的人四分钱收入没了,但那里的人心态特别好,钱没了就没了,日子照常快乐的过。后来不知某一天,公用电话没了,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在大众的眼皮子底下。
2017.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