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村二起楼供奉神秘石雕之谜

2012-11-12 11:02阅读:
《泰山晚报》20121107新闻

6日,本报记者探访了岱岳区道朗镇二起楼村——一个石头营造的世界:石屋石院、石街石巷、石碾石磨,这里可谓“比比皆石”。一位老人讲述了石头村的神秘之处。

二起楼村的房屋全是用石头垒起来

  二起楼村,隐匿在道朗镇西南的群山之中。明清之际,一个家族突然从繁华的石屋庄,举家迁徙到如今的地方,建起了一座座用石头堆砌起来的房子,这些房子屹立至今。
石头村二起楼供奉神秘石雕之谜
这是依着山南坡次第而建的古老村子。
  走进村子,一种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除了几根电线杆子、村口安装的监控和村里的大喇叭,一切都是古朴的。这儿,有古朴的街道、古朴的房子、古朴的韵味。顺着村中的一条石板路,沿着台阶漫步而下,仿佛穿越古今,甚至能想到古人穿着长马褂、踱着方步行走的场景。看着街道两侧的房子,古朴
的气息压得人不敢大喘气,仔细看来,这些房子的院墙和承重墙都是用石头一层层垒起来的,这些石板都一层层密密罗织在一起,中间缝隙非常小,墙体的厚度有四五十厘米。除了在房子内墙上有泥土覆盖以外,石板间没有现代住房中的石灰、水泥,也没有任何粘合剂。记者走到村东时,发现有些房子根本就没有地基,是从山石的表面直接垒起来的。
  尽管这些房子并非整齐划一的排列,但整个村子却并不显凌乱。
  “这房子是祖辈传下来的,不漏雨,冬天也不是很冷。”一名住户告诉记者说。谈起房子,一名村民很是自豪,“你看看,我们的房子都是石头垒起来的,老祖宗的手艺真得很好。”这名村民告诉记者,他也曾去过一些地方旅游,但从来没有见过像自己家乡的这种建筑方式。
  为了印证房子确实有些年头,记者进入一住户的家中。推开木制的大门,是一个三四米长的甬道,甬道拐向院子的墙角处,因为老人外出用手抚摸的次数比较多,石头已经变得发亮。

进士大门两侧安石鼓,取意门当户对

二起楼村,一些保存较好的房子都有尾部向下弯90度的石水流子,在房前和房后对称放置。村里的一位老太太告诉记者,她19岁时嫁到二起楼村,村民面对的最大问题是缺水。平时不下雨的时候,她就被家人用绳子拴住腰,传送到村南两公里的一处水井底部,待她用水瓢把水装满水桶,家人再用绳子把她和水桶提上来。在下雨的时候,人们会轻松很多,他们可以把水桶放在石水流子底下接水。
  谈起村子,肖运祥老人向记者推荐了一些房子的“进士大门”。在一处石碾的北侧,肖运祥指给记者一处大门。与普通大门不同,这处大门有五个台阶,台阶的两侧是用竖着和横着的整块石板挡起来的。“以前的人都穿马褂,他们就坐在门口的石板上,吸烟、拉呱。”说着,肖运祥坐在石板上,点上一支香烟,吐出了一个仿佛能连接古今的烟圈。
  走上台阶,是院子的大门。“这种大门叫进士大门,盖这种大门有两层意思。”肖运祥说,除了寄托让家人出人头地的想法以外,这种大门更加“气派”,会让人觉得住户过得很殷实。记者注意到,进士大门的门两侧有突出的半圆石鼓,村民肖思栓解释说,这个凸出来的石鼓叫门当,“大门框两侧各有一个,取门当户对的意思。”肖思栓说,门当的主要作用是固定大门。
  记者在村里看到,并不是每个居民家里的大门都是进士大门,有些村民的家没有“门当户对”和大门台阶两侧的石板。
  进士大门或许真的发挥了作用,“这家出过父子进士。”肖运祥老人说,在清朝的时候,村里有叔侄二人都考上了进士。“你再看看这家,这家的孩子数学学得好,考上了清华大学,现在去美国留学了。”指着一段残垣,肖运祥说这个相对破败的家已经没有人住了。

石楼传说>>>
  石头堆成二起楼,楼顶供奉石雕

  除了古老的石头房子,让二起楼村扬名在外的是一座用石头堆砌而建的石楼。
  据肖思栓老人介绍,石楼底座是正方形的,长3.5米。石楼高5米,分两层,中间用厚厚的石条隔开。传说,二起楼村刚建村时,各处都是密林,为了防止野兽侵袭,祖辈建了这座纯用石头和石条构成的二起楼,“楼下拴马,楼上石板可用来睡觉。”肖思栓说。正如肖思栓所说,整个二起楼没有用任何的粘合剂和泥土之类的物件,甚至没用木头。二起楼的顶端是一个半圆形的封顶,由石板一层层错开,由于每一块石板都是往外侧倾斜的,所以尽管从下方看楼顶能看到光,但不会漏雨。“我年轻的时候在二层上睡过觉,夏天凉风嗖嗖的,很凉快。”一名年纪大的村民说。 石头村二起楼供奉神秘石雕之谜
  二起楼的独特性并不仅仅在于它是单纯用石头建起来的楼房,更在于楼顶的一个石刻建筑。顶部有八座突出的石垛,石垛中有瞭望孔,顶部中央有一个奇异石雕。“从我们祖辈就立在那儿,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年79岁的肖思俊老人说,从他记事以来,二起楼和楼顶的石雕就一直是迷一般的存在。
  建村数百年以来,没有人知道二起楼和楼顶的石雕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在先祖眼中代表着什么。“有几个传说,但没有任何史料可以证明。”肖思栓告诉记者,“村里一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世代口口相传。”肖思栓介绍,上世纪60年代,村里的好多古迹都遭到了破坏,唯独这座二起楼没有遭到破坏。究其原因,正是这个口口相传的规定。“传说,男人不能摸这个石头‘阳物’,女人更不可以摸,一旦摸了可能就会有不大好的事情发生。”肖思栓介绍,忌讳于一些传说,没有人敢破坏二起楼。
或出于生殖崇拜,建设图腾祈求子孙兴旺
  研究过二起楼的刘传录先生曾多次探访二起楼村,对楼塔进行调查。
  刘传录介绍,所谓的奇异石雕是一个图腾,即古人顶礼膜拜的“祖”图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阳具是汉字‘祖’的初始原型,远古部落的图腾多以人体五官和器官为之,西周以后,阳具图腾崇拜在大陆几乎绝迹,或弱化为象征性的器物,像这样的生殖器崇拜在中国北方极为罕见。山东是孔孟文化的发源地,深受孔孟文化影响。”刘传录告诉记者,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生殖崇拜或因战乱造成的人口稀少所致。据历史记载,南北朝时期和金元时期,泰山前后是主战场,人丁不旺,特别是二起楼山区严重缺水,制约了人口的繁衍,建设图腾祈求子孙兴旺也就是可能的事情了。
追溯历史>>>

二起楼
或早于肖氏家族至此 
 在二起楼东侧一荒废处,村民带记者找到了断为三截的族谱碑。“盖谓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始祖彦自洪武(洞),迁居泰邑西南乡萧家店,已数百年矣。传至十世敬祖,又迁居肥邑石屋庄建茔,村西建立谱碑,阅十二世明祖,迁居泰安邑二奇楼……”刘传录考证,这处族谱碑为1858年清咸丰年间所立,二起楼原名二奇楼,“我想,叫二奇楼的原因是纯石头建筑和楼顶供奉的奇异石雕。”二起楼村的村民说。 石头村二起楼供奉神秘石雕之谜
  根据村民从祖辈口中获取的传说,他们自山西迁到泰安后,先后在萧家店和石屋庄等地居住,“听祖辈传说,有个先祖在朝为官,押送供品时遭劫。皇帝雷霆大怒,欲抄杀满门。”肖思栓说,他们的祖辈放弃了石屋庄,除了看守祖坟的人,全都迁移到位于深山中的二起楼。
  而据刘传录分析认为,石屋庄距离现在的二起楼只有八九里路,所以他们在迁移过程中早就有人来到了这里,“当时叫二奇楼,根据明清对性器具的排斥可推断,二奇楼应建于明代之前,早于肖家迁移过来。”刘传录说,在二起楼村,肖姓很可能是萧姓。
山脊残破房屋是八卦兵营?
  二起楼周边有八卦兵营、九龙谷等建筑。从二起楼往东南近3公里的山脊上,记者找到了十数间已经倒塌了的石屋,从现场痕迹来看,这些石屋都是相连的,周围没有院墙,很难想象这处没有遮拦的所在竟然是兵营。
  肖思栓告诉记者,他们之前也不知道这是啥,“我们村出了名,很多专家就来考察,据他们说,那些兵营是参照八卦格局建造的。”肖思栓说,村里的老辈人管这处八卦兵营叫南蛮子阵,传说它是由流落到此的南方人创建的,他们占山为王,自称杀富济贫,“什么该杀,什么不该杀呢?”肖思栓对于这些占山为王者不以为然。不过按照祖辈的传说,这处所谓的八卦兵营确实为屯兵之处,“据传,人在兵营中进可攻退可守,这里曾发生过一次战斗,但自那以后,双方的人全都失踪了。”肖思栓说,祖辈口中的这个传说有些邪乎。
  二起楼,究竟埋藏着多少秘密?它的面纱或将在专家们的努力下逐渐被揭开。



我的相关文章《江北第一“人祖”祭坛二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