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三策册封琉球王的历史记忆

2014-07-30 09:47阅读:
(发表于《春秋文史》2014年4期)
近一段时间,日本安倍政府大打钓鱼岛牌,造势解禁集体自卫权,但是他们忽视了一点,日本今天的主权不是来自什么法理,而是二战一个战败国的责任,开罗宣言明确了琉球不属于日本。而杜三策册封琉球王更是证明了钓鱼岛属于中国。 明崇祯年间明朝皇帝杜三策去琉球国(即今天的冲绳)册封国王这是山东历史上唯一的一位琉球王册封使。

自从明洪武五年(1372年),明朝与琉球建立封贡关系以来,册封新国王一直就是琉球国政治上的一件大事。册封是世子继位受到中国认可,获得国际声威的重要手段,已经是琉球王国百年来的传统和定律。明朝于洪武二十五年派出闽人三十六姓到琉球,他们“知书者授大夫、长史,以为贡谢之司;习海者授通事、总管,为指南之备”,琉球国王把他们安置在一处叫久米村的地方居住,称为“唐营”,后因显荣者多,改称“唐荣”。
  所谓对琉球的“册封”,指的是“修外藩礼,王薨则世子嗣位,遣使请命,朝廷遣文臣二为正、副使,持节航海册为中山王”。明朝对琉球的册封,自洪武五年至崇祯二年杜三策册封琉球王前共15次,派出册封使臣27人。
  洪武五年,遣行人杨载封中山王察度;永乐二年,遣行人时中册封中山王武宁、山南王汪应祖;永乐十一年,遣行人陈季若册封山南王他鲁每;洪熙元年,遣中官正使柴山、副使阮鼎,册封中山王尚巴志。
  正统八年,遣正使给事中俞忭、副使行人刘逊,册封中山王尚忠;正统十三年,遣给事中陈傅、行人万祥,
册封中山王尚思达;景泰三年,遣给事中陈谟、行人董守宏,册封中山王尚金福;景泰七年,遣给事中严诚、行人刘俭,册封中山王尚泰久;天顺六年,遣给事中潘荣、行人蔡哲,册封中山王尚德;成化六年,遣给事中官荣、行人韩文,册封中山王尚园;成化十五年,遣给事中董旻、行人张祥,册封中山王尚真。
  嘉靖十一年,遣给事中陈侃、行人高澄,册封中山王尚清,自此每次册封使都能把“亲历其地,目击其事,山川风俗之殊,往来闻见,悉出实录,因采辑事迹,撰述成书”,名为《使琉球录》,返国后交付史馆,以备采集。因此,此后的册封情况较为详尽。嘉靖三十七年,遣给事中郭汝霖、行人李际春,册封中山王尚元;万历四年,遣给事中萧崇业、行人谢杰,册封中山王尚永;万历二十九年,遣给事中夏子阳、行人王士祯,册封中山王尚宁。  万历三十七年日本萨摩藩整兵出发,入侵琉球,将尚宁王带至江户。尚宁王被迫出具“誓文”表示对萨摩藩效忠,才被放回国。这种情况下,琉球依然把中国作为宗主国,依旧例按时朝贡。
  泰昌元年,尚宁王逝世,尚丰登基成为中山王。同年,万历皇帝、泰昌帝先后病死,天启皇帝登基。尚丰于天启三年遣王舅毛凤仪,正议大夫蔡贤等奉表贡马及方物,并以尚宁王讣告,兼请袭封。由于明末农民起义及清兵压境,特别是明朝国库空虚,无力建造华丽的册封船,明朝廷的册封使久久未能派出。
  崇祯帝即位后,琉球前来贺喜,并又请封。新帝按惯例命户科右给事中杜三策、行人杨抡往。杜三策、杨抡从受命开始,进入启程地福州,等待地方官员建造册封舟。这次建造的册封舟是明朝最大的一艘册封舟,“长20丈,宽6丈,入水深5丈,5桅,约700人有奇”,建造工期前后竟用了四年多。
  崇祯六年六月,杜三策率领300余名出使人员随行,并随船带着中国的纺织品、瓷器、药材、纸、食品、日用品、工艺品及原料。出行前祭江祭海,航船出零丁洋,过澎湖列岛,穿越海峡,历经半月跋涉,一路风高浪急,历尽千难万险,抵达那霸港。尚丰亲自率人出港迎接。 
  由杜三策主持礼仪,谕祭先王,两位册封使臣在册封大典上宣读朝廷颁发给琉球王尚丰的册封诏书,已经继位十四年的尚丰得到册封,尚丰的王位算是得到朝廷的认可,坐得更加牢。
  杜三策至琉球的第二日“先诣孔庙行香,次至天妃宫”。册封完毕后,杜三策与随员在琉球各地游历,并与当地人士进行经济、文化、艺术、生产各方面的交流,又接见了明初移居琉球的闽籍三十六姓的后裔。
  在琉球期间,杜三策等人还在琉球多处题字、撰文,如为那霸天妃宫题写了“慈航普度”匾。为册封居住的天使馆题写了“每怀靡及”匾,还在天使馆题四律一首“一帆多藉乘风力,万里长悬捧日心;兴来欲泛张骞斗,归去羞言陆贾金”;在天使馆后楼墙壁上题“梅花诗”百首以作留念,还与尚丰一起观看宫廷画师聋哑人钦可圣画,赞叹他的作品可媲美顾恺之、王维等中国的著名画家,是近世所没有的。
  归国前,琉球王送杜三策黄金,他力拒重金,“得使臣体”,受到了中山王上下官吏的尊敬。杜三策、杨抡归国途中遇到飓风,折柁牙数次,勒索皆断。幸好船中有高三尺的上等楠木,是杜三策等捐千金承诺刻妈祖神像所购。不久风消云散,船行若飞,一夜抵闽,顺利回京交差。
  崇祯皇帝于崇祯二年发《册封琉球国王敕谕》,这是研究明朝册封琉球国历史情况的珍贵史料。
  敕谕道:“皇帝敕谕琉球国王世子尚丰。得奏。尔父王尚宁,于泰昌元年九月十九日薨世,尔以世子理宜承袭。特遣户科右给事中杜三策、行人司司正杨抡,封尔为琉球国中山王,嗣理国政,并赐尔及妃冠服彩币等物。念尔父绍膺国统,坐镇海帮,率职输诚,慎终如始,中遭邻侮致堵安。克绥提封,迄于末世。尔以原胤,国人归心,嗣服之初,倍宜兢惕。其尚祗循侯度,恪守王章。褆身以率励臣民,饰政以辑宁城邦。绸缪窗户,保国藩篱,应无忝尔前人。用副予之显命。钦哉。”
  明清时期,册封琉球的使臣可以自己选择文人、书画家、琴师、高僧、道士、医生、天文生等各行各业、多才多艺的人为从客。杜三策的从客胡靖,善书画,著有《武夷图志》,在琉球时作《琉球记》、《中山诗草》各一卷,图琉球山川以归。胡靖在回国以后写了一本名叫《杜天使册封琉球真记奇观》的书,书中所记有力地证明了钓鱼岛最迟从明朝开始就是中国领土。

传说据家谱记载:魏忠贤为陷害杜三策,在制造册封用的宝船时,用浆糊把宝船粘贴而成,当宝船抵达琉球岛刚下岸时,宝船沉没,随即海里有一大鱼累死浮上水面,原来一直是大鱼在船底托着宝船。
  其实杜三策乘坐的宝船不仅安全到达琉球,而且安全回到福建。传说是对1606年兵部给事夏子阳册封琉球(中山王)的演绎,夏子阳乘坐的宝船归国途中遭遇风浪,从客王元卿镇定自若,拿出诏书,向船头宣读,旋即风平浪静。
  在东平还有一个有关杜三策缺金府的传说。杜三策年事已高,便向皇上告老还乡,皇上念其一辈子清正刚直,以大批金银绸缎相送,杜三策婉拒。皇上大为感动,遂命修建缺金府,名为“缺金”,意在夸颂杜三策清廉。
  查《明史》等有关资料俱未见“缺金府”的记载,疑为“却金亭”之移花接木。嘉靖十三年,明朝琉球王册封正使陈侃出使琉球,完成册封任务欲返国时,琉球王尚清赠送黄金四十两,他坚决谢却不受,琉球王深为感动,后来在迎接册封使臣的“迎恩亭”旁建了“却金亭”,以纪念陈侃不受馈赠的高尚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