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中梁山好汉是如何过重阳节的?

2017-10-25 09:32阅读:
□刘传录
《水浒传》在真实生动地对宋江起义进行全面艺术再现的同时,还对宋朝的市民阶层做了细致的刻画。《水浒传》中就有元宵、端午、中秋、重阳等传统节日的身影,节日成了推进情节发展的一个推进器。重阳节是梁山好汉聚齐后的第一个大节日,宋江借过节的欢喜气氛,把深思熟虑的招安大计搬上桌面,探出了山寨中招安和反招安的势力范围,对反招安派的干将区别对待,统一思想,为顺利招安奠定了基础。
《水浒传》生动地展示了重阳节的民俗风情,其中第七十一回写重阳节菊花会:“宋江便叫宋清,安排大筵席,会众兄弟,同赏菊花,唤做菊花之会……忠义堂上遍插菊花,各依此坐,分头把盏。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笑语喧哗,觥筹交错,众头领开怀痛饮。马麟品箫唱曲,燕青弹筝。不觉日暮。”
重阳节是丰收之后祭飨天帝、祭祖的节日,重阳节与除夕、清明、中元节也是中国传统节日里祭祖的四大节日。至宋代重阳习俗更为隆重,周密《武林旧事》卷三“重九”:“都人是月饮新酒,泛萸簪菊。”梁山好汉虽处主流秩序之外,仍举行重阳节菊花会,可见对这一节日的重视。从中也可以窥探出宋朝重阳节的一些民俗。
一是赏菊。梁山上安排菊花会,以菊花布置了忠义堂,突出了菊花会的主题,要求全体头领都要出席。重阳节是一年的金秋时节,菊花盛开,遂有重阳赏菊之俗。北宋京师开封,重阳赏菊之风盛行,当时的菊花就有很多品种,千姿百态。在菊花傲霜怒放的重阳节里,观赏菊花成了节日的一项重要内容。宋朝诗人范成大的“世情儿女无高韵,只看重阳一日花”的诗句,抒发了宋人品菊饮酒的乐趣。唐朝赏菊就已成气候,孟浩然在《过故人在》中写道:“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道出人们念念不忘的是重阳节到来时要回来赏菊的心情。当然还有被宋江笑话的黄巢的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不仅描写了菊花开放在重阳节,而且展现出黄巢立志推翻唐王朝的雄心和自信。
二是头上戴菊花。宋江当场所作的《满江红》中写道:“鬓边不可无黄菊”,由此可知,即使不是出席菊花会的众头领每人都在鬓边插上了菊花,至少宋江本人是插了菊花的。重阳节头戴菊花的风俗,在唐代就已经很普遍,宋代盛行。书中记载林冲、徐宁等上层人士都有戴花的习惯。古人认为在重阳节这一天戴菊花可以避难消灾。清代,北京重阳节的习俗是把菊花枝叶贴在门窗上,“解除凶秽,以
招吉祥”。这是头上簪菊的变俗。
三是喝菊花酒。宋朝重阳节已经不再是单纯祭祖的节日了,增加了美食佳酿的内容。菊花酒被看做是重阳必饮、祛灾祈福的“吉祥酒”。
赏菊花,饮菊花酒,梁山好汉排座次后度过了一个轻松快乐的重阳节。再加上“堂前两边筛锣击鼓,大吹大擂,笑语喧哗”,以及马麟又吹箫又唱曲,燕青弹筝,为菊花会助兴,使菊花会更是热闹。这个看似祥和和谐的赏菊大会,却孕育着危机的到来。随着梁山的壮大,众好汉对梁山未来的出路产生了矛盾。
宋江大醉,叫取纸笔来。一时乘着酒兴,作《满江红》一词。写毕,令乐和单唱这首词曲。道是:喜遇重阳,更佳酿今朝新熟。见碧水丹山,黄芦苦竹。头上尽教添白发,鬓边不可无黄菊。愿樽前长叙弟兄情,如金玉。统豺虎,御边幅。号令明,军威肃。中心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梁山上的歌唱家“乐和唱这个词,正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只见武松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黑旋风便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只一脚,把桌子踢起……”菊花会实际上是宋江对黄巢崇拜的折射,把自己的野心暴露给了大家,遭到了实力派鲁智深、武松、李逵等人的反对,使得招安的矛盾显现出来,也给了宋江对反对派的首领各个击破的时机,最终统一了思想,开始逐步实施招安。可以说重阳节在《水浒传》中是一个重要的节日,最终让梁山集体实现了招安,也使梁山匪徒演变成为梁山好汉,走上了为国效力的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