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证水浒传中,谁是小脚女人!

2018-03-19 20:20阅读:
《水浒》描写的以男性为主世界,涉及的女性只有70多人。潘金莲是《水浒》里刻画得最成功的女性形象,可以说是水浒传中女性的代表,她以一人之力力敌众男性,特别是她的名字更是女性的代表,金莲者三寸金莲也,难道她是小脚,金莲就是小脚的雅称。那么水浒中的女性也是小脚吗?现在考证一下。
缠小脚开始于北宋而兴起于南宋。元代的小脚向纤小的方向发展。明代的缠足之风进入兴盛时期,出现了'三寸金莲'之说,清代的缠足之风蔓延至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也就是说水浒反应的北宋时期和作者创作的元末明初缠小脚都不是社会的普遍现象,只是作为一种审美情趣存在,宣和年间出现了适合小脚女人所穿的尖底鞋 。但是只是一个特定风格群体,“但终宋一羲,缝足妇女仪限于。宫人、安媵、家妓和歌女” 。我们就从这个范围考察。
一、皇帝身边的人。书中只有李师师,李师师无疑是《水浒》里的花魁,第八十一回写燕青再次找她,但见“当下李师师轻移莲步,款蹙湘裙,走到客位里面”,用莲步来说明这位花魁娘子是三寸金莲。《水浒传》的蓝本是南宋成书的《宣和遗事》,其中写李师师道:“十指露春笋纤长,一搦衬金莲稳小。凤鞋半折小弓弓,莺语一声娇嫡嫡”,也印证李师师是缠足的。

考证水浒传中,谁是小脚女人!

二、庄园地主的女儿。庄园地主是宋朝的中坚力量,一般都家庭殷实。第七十三回“黑旋风乔捉鬼,梁山泊双献头”,荆门镇被李逵救出的刘太公之女“云鬓花颜,其实美丽”时,有诗为证:“弓鞋窄窄起春罗,香沁酥胸玉一窝”,妇女因为缠足双脚呈弓形,所以把小脚女人穿的鞋称为“弓鞋”。

三、三位梁山女好汉。孙二娘在孟州开黑店,顾大嫂在登州大劫狱,小说没有写到她们的脚,但肯定不会小脚伶仃的。扈三娘活捉矮脚虎时,说她“凤鞋宝镫斜踏”,避免用“弓鞋”、“金莲”等表示缠小脚的词语,而特地用“凤鞋”,点明她没有缠足。

考证水浒传中,谁是小脚女人!

四、大户养娘,书中说道养娘身份的潘金莲和玉兰都是小脚,巧合的是二人是和武松产生了感情,后被武松杀死。西门庆在王婆家中勾搭潘金莲时,突出了小脚的作用。西门庆的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正跷在箸边。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那妇人绣花鞋上捏一把。张都监的养娘玉兰,“绿罗裙掩映金莲”,说明潘金莲和玉兰都是缠过足的。

考证水浒传中,谁是小脚女人!

五、职业艺人。《水浒传》中女性职业艺人是一个相对大的群体,金翠莲、阎婆惜、白秀英等。鲁智深救下的金翠莲,小说倒是两次写到她的脚:鲁达初见她时,但见她“素白旧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鞋”,软袜即袜套;鲁达打死镇关西逃亡雁门县,再次与其父女相遇,看那女子时,但见“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明确交代她是缠足的。的阎婆惜也是小脚,小说的赞语说她“金莲窄窄,湘裙微露不胜情”。
六、上层官僚妻子。社会上层女性如梁中书夫人、刘高妻和卢俊义起等:书中都没有描写他们脚,更没有提及其缠足之事,可见裹足在北宋仅流行于供观赏的人群中。
《水浒传》中的女性作者写得少,女性的小脚写的更少,所占比例也很小,大多是居于社会最底层的养娘、使女和伎女,除刘小姐、养娘玉兰、使女潘金莲之外,金翠莲、阎婆惜、李巧奴、李师师皆为职业艺人。他们缠足的目的只是为了取悦男性,他们的下场是可悲的,阎婆惜做了宋江刀下之鬼,白秀英因与雷横母发生口角被雷横一枷劈死,李巧奴、李瑞兰更是给全家带来了灭顶之灾,李师师虽未死于非命,但钦宗将其家籍没,她晚年流落湖湘间。
不管处于什么目的,女性缠足不是女性的自愿,而是男性的意愿,《水浒传》小脚的女性都是被作者鞭挞的对象,是值得同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