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在中元节干了什么事?

2018-08-23 09:00阅读:
元宵节和中秋节我们都熟悉,对于七月十五中元节也许有点陌生。中元节也就是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是中国最早的节日之一,由于是处于半年的月圆之夜,备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先民吹捧。《水浒传》对这三个月圆之夜很是重视,每个节日都发生了影响梁山集团发展的大事。那么,梁山好汉在中元节到底干了什么?
一、救宋江上梁山
《水浒传》第40回中,宋江不能断绝和朝廷的关系,宁可发配也不上梁山,但是他在江州酒后写的反诗,把他送进了监狱,将被处死;戴宗的朋友黄孔目施缓兵计,禀报蔡九知府:“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中元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国家景命。直待五日后,方可施行。”就是这个关键的七月十五为他们争取了宝贵的5天时间,保证梁山救兵的到来,劫法场,把宋江救上梁山。从中也可以看出中元节在宋朝是很受重视的。
宋江的到来,确立了梁山的发展规划和招安措施,特别是宋江带上梁山的天罡地煞理论,征服了全体梁山人马,统一了思想,使梁山成为战斗力最强的四大土匪之首。
二、 逼朱仝上梁山。
朱仝的外貌和传说中的关羽外貌高度一致,面若重枣,目若朗星,有一尺五寸的胡须。他原是富户,仗义疏财,学得一身好武艺。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救了晁盖和宋江,还甘弃前程义释雷横。于是,他被认为是关羽转世,成为忠义的代名词。
朱仝的好友雷横不忍母亲受辱,一怒杀死县令的相好白秀英,被押到济州判死刑。朱仝为了能有人赡养雷横之母,更为了兄弟情义,私自放掉雷横,然后自首。这在当时成为义的最好说明,轰动了大宋王朝,甚至连邻国都吹捧之至。朱仝成为大宋朝的忠义的代表,这个忠义的制高点成为全国各派实力关注的重点。朱仝甘愿接受国家法律制裁,被发配至沧州。沧州知府早被朱仝的忠义折服,为了保护朱仝,把朱仝安排在自己家里,还让他成为小衙内的保姆,常伴小衙内左右,这是多大的信任,朱仝能不好好改造吗?他此时的打算是挣扎个一年半载,复归良民,与妻儿团聚,成为大宋朝第一无二的贤人。
中元节这一天,朱仝的这个梦想彻底破灭。梁山集团为了取得忠义的话语权,不惜害死一个儿童。
宋时,中元节已是非常重要的节日,《水浒传》“年例各处点放河灯,修设好事”的描写,足见盂兰盆节已是每年惯例的常态化节日,而点放河灯的盛况一直延续到今天。朱仝将“穿一领
绿纱衫儿,头上角儿拴两条珠子头须”的小衙内驮在肩头上,“转出府衙内前来,望地藏寺里去看点放河灯”。朱仝驮着小衙内来到地藏寺时,正是初更时分,但见“钟声杳霭,幡影招摇。炉中焚百和名香,盘内贮诸般素食。僧持金杵,诵真言荐拔幽魂;人列银钱,挂孝服超升滞魄。合堂功德,画阴司八难三涂;绕寺庄严,列地狱四生六道。杨柳枝头分净水,莲花池内放明灯”。
以宋江为首的梁山集团挖空心思,打着报恩的旗号,唆使杀人魔王李逵斧劈小衙内,绝了朱仝的后路,迫使走投无路的朱仝投奔梁山。梁山集团选择盂兰盆节,是因为这天人员流动大,容易掩护,还有就是小衙内一定会出来看灯。看来,梁山的计划就是用小衙内的性命逼朱仝上梁山。朱仝见到走失的小衙内时,小衙内已经成为恶鬼李逵的斧下冤魂。这是一件极其令人发指的恐怖事件,是所谓的“替天行道”的梁山集团永远也抹不去的污点,更是把李逵之流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这个令人心堵的节日不仅把朱仝逼上了梁山,还因为朱仝不原谅李逵,把李逵留在柴进身边而致柴进陷落高唐州。梁山集团为救柴进,第一次公然进攻朝廷州县,第一次和朝廷旗帜鲜明地决裂,梁山从黑社会性质演变成造反的叛军,引来了朝廷的五次围剿。梁山的壮大,不能不说是这次中元节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