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传录: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征方腊之战中(续)

2018-11-18 21:05阅读:
梁山集团在发展过程中可以说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三打祝家庄,两打大名府,攻东平,战东昌,五次反围剿,梁山好汉何等英雄,杀得官军胆战心惊。招安后。梁山北伐辽国、讨王庆、打田虎,都是旗开得胜,未损一人。而南征方腊的战争中,宋江部下阵亡59人,病死11人,总计死亡70人。打方腊时可以说是一寸山河一寸血。上一篇(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征方腊之战中?)从宋江方面找出了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方腊之战的原因。下面传录(微信号:xshdyr)就从方腊方面看一下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方腊之战的。
刘传录: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征方腊之战中(续)

一、方腊集团有信仰有根据地
。方腊以宗教为纽带,慢慢的聚拢群众,为农民起义做准备。方腊的旗帜鲜明,他主张实现真正的平等。他认为佛教中所说的平等不是真正的平等,而他要去创造真正的平等“劫取大家财,散以募众”,决心彻彻底底的推翻宋朝,解脱天下所有的劳苦大众。
方腊占领了帮源洞作为自己的根据地,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政权。方腊自称“圣公”,年号永乐。以抗击政府,劫富济贫为口号,吸引了大批社会底层农民前来加入,不出数日,起义军的人数已升至数万人,梁山进攻方腊时,方腊的地盘占有今浙江全部、江西东北部、安徽南部、江苏南部,总面积近二十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百万。他当时直接能调动的军队有十万左右,还有一些山贼水盗与他遥相呼应,号称百万。
方腊的队伍纪律严明,军事化程度高,在作战上的战略战术运用得当。梁山的兄弟大多讲究义气为重,根本无视什么规矩,这样的队伍打仗的时候是最难协调的,遇着宋廷的软兵弱将还勉强能够对付,遇着方腊那样有正规编制的队伍就相形见绌了。
二、方腊集团很好地利用了地利和气候。宋江集团地盘在北方,要到南方的和方腊集团作战,方腊处于主场位置,北方人不熟悉南方的地利、气候、人文环境,这对作战非常不利,很多人就是这么牺牲的。中箭虎丁得孙在山路草丛中被毒蛇咬伤了脚,毒气入腹而死。赛仁贵郭盛攻打乌龙岭时,被山上飞下的巨石连人带马砸死;小温侯吕方与敌将白钦拼斗时,双双跌入岭下同归于尽。通臂猿侯健、金毛犬段景柱从海路驶入钱塘江时,遭遇风浪船翻,落入海中淹死。方腊占地势,谢珍谢宝就是毙命于此。
江南湿热的气候让北方大汉极其不适应,还没开始打,就病倒了好几个,杨志这种战将,基本上没打就病倒了。因为瘟疫死的多达11个。
梁山优势水军在湖泊这种相对平静的水面作战还能轻松应对,但是南方水战基本上都是大江大河,风大浪大,和湖泊完全不同,梁山水军的优势荡然无存。而江南水军一直是优势兵力,梁山水军对抗方腊水军,几乎完败。
刘传录: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征方腊之战中(续)

三、方腊集团人才济济。方腊集团的战将质量其实比梁山集团更强,梁山集团有一百多好汉,梁山除了五虎将和卢俊义鲁智深外,别的战将都不敢保证不败,八骠将整体水平参差不齐,小彪将校水平更差一步了,步军只有鲁智深武松刘唐堪当大任。而方腊集团八大金刚 :兵部尚书王寅 镇国大将厉天闰 庞万春 吕师囊 方杰 邓元觉 司行方 南离大将军石宝。这几人都有万夫不当之勇,水平都在梁山五虎将之上,鲁达对抗同为大和尚的邓元觉不占上风。即便如此宋江实力也略优于方腊,在一城一池的攻打中,宋军惨胜,奠定了梁山的悲惨结局。
四、方腊集团占据了江湖的代言权。梁山北征辽国,打王庆,剿田虎,因为梁山是江湖的代言人,他们内部都有人员帮助梁山,而方腊的内部没有人帮助梁山,而是把梁山作为外来庙堂势力。江湖势力,号召用江湖,南方的江湖,代言人是方腊。
对宋江而言,攻打方腊最大的损失不是兄弟们的阵亡,而是他在天下人面前形象的改变。大凡民间和江湖的道德观和官家的、主流的道德观有着差别。在官家是大义灭亲,——其实这也只是官家用来维持秩序和权威的抽象道德观,具体的单个的“官”未必这样想。他们也许会在心里说:“宋江征伐过去的同道者,如此心狠,这样的人能靠得住么?”官场和江湖本来是同质的,只是表面的话语体系不一样而已。而在江湖上,更是被不齿。就如悟空,连自己兄弟的孩子红孩儿都不能放过的人,他当年大闹天宫的业绩被人谈论起,无非成为谴责嘲笑他背叛的佐证而已。而宋江更是丧失了道义上的资源,他本来是大宋王朝的一个小吏,站出来造反就不应该,可既然反了应该反到底,哪怕失败了像黄巢那样自杀,无论官家还是民间都会说他是条汉子。可他想招安,招安成功后积极地镇压同样的造反者王庆、田虎和方腊,以此邀功。这更可以证明他的造反不是真造反,而是一种为当大官采取的投资行为,这就在江湖和庙堂都失去了话语权,成为江湖反对的鹰犬。
梁山集团招安后失去了江湖额发言权,南征方腊时其实也失去了庙堂的支持,总之,梁山集团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而方腊集团占有地利和人和,单纯的从两个集团来看,方腊略占上风。但是梁山集团是奉旨而为,还占有正统的地位,也就注定了二者两败俱伤,梁山好汉多折于方腊之战也在情理之中了。
梁山好汉为何多折于征方腊之战中?(从梁山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