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的最残酷的大宋忠臣,听他的话不会发生宋江起义

2019-01-30 21:26阅读: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原因是由于朝廷设置“西城括田所”,宣布将梁山水域全部收为公有,禁止平民百姓擅自打渔、采藕,违者将处重罚。一些靠水吃水的渔民、农民就此断了生计,于是揭竿而起,反抗官府的暴政,这便是历史上真实的宋江起义的由来。而《水浒传》中却设计了一个文字狱,宋江造反的第一推手成了一个穷酸文人黄文炳。


《水浒传》中介绍黄文炳,“这人虽读经书,却是阿谀谄佞之徒,心地褊窄,胜如己者害之,不如己者弄之,专在乡里害人”。黄文炳的哥哥黄文烨是个大善人,他对弟弟的作为很担忧,骂他说:“又做这等短命促掐的事!与你无干,何故定要害他?倘若有天理之时,报应只在眼前,却不是反遭其祸!”《水浒传》把一个热心为朝廷干事,不渎职的黄文炳作为反派,而把宋江、朱仝私放晁盖、宋江、雷横作为忠义之举,恐怕有点本末倒置。其实黄文炳不是一个贪官,至少不是一个庸官,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干才。


黄文炳在浔阳楼上看到了宋江的诗:他时若遂凌云志,敢来黄巢不丈夫!黄巢可是反叛的头子啊!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反诗”,这说明他思维缜密,反应迅捷;黄文炳立即抄录下来请求蔡九知府后马上捉拿宋江,可宋江在戴宗的点拨下,装疯卖傻。蔡九面对装疯的宋江“没作理会处”,而黄文炳来到屏风前“且唤本营差拨并牌头来,问这人来时有疯,近日却疯。若是来时疯,便是真症”,这说明黄文炳不被事物表象所迷惑,透过现象看本质,立马戳穿了宋江的把戏。为救宋江,梁山上集团请当时一等高手模仿蔡京的笔迹,这条假造家书计谋瞒过了江州的所有人,包括蔡京的自己的儿子蔡九,可就是没有瞒过精明的黄文炳,且看他的分析:“相公容覆:‘往常家书来时,曾有这个图书么?’知府道:‘往常来的家书却不曾有这个图书,只是随手写的。今番一定是图书匣在手边,就便印了这个图书在封皮上。’黄文炳道:‘相公休怪小生多言。这封书被人瞒过了相公!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字体,谁不习学得些?只是这个图书是令尊恩相做翰林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字上,多有人曾见。如今升专太师丞相,如何肯把林图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太
师恩相是个识穷天下高明远见的人,安肯造次错用?相公不信小生之言,可细细盘问下书人,曾见府里谁来。若说不对,便是假书。休怪小生多说,因蒙错爱至厚,方敢僭言。’”仅凭一枚图章便洞悉梁山奸谋,吴用在黄文炳面前真的很无用。
作者是一个流淌武将血液的文人,他不喜欢小肚鸡肠的文人,喜欢杀杀的武松李逵之流。有的人把我国的读书人归结为四种人:一是读书做官,这是读书人最崇高的理想和信念;二是歌功颂德,为有权有钱有势力的人歌功颂德来换取自己的利益达到个人目的;三是告密,出卖别人为达到个人目的铺平道路;四是嫉贤妒能背后整人,使用阴谋诡计去害别人,达到目的之后便开始小人得志,在害别人的同时还嘲笑那些不如自己的人。黄文炳可是把这四条都占全了。可以说在《水浒传》这部书中,作者通过对黄文炳、王伦等文人的描写,便把文人的劣根性展露无余了。
可惜的是如此人才由于宋江的鸡肠小肚而过早的死去,不能不说是梁山集团的悲哀。宋江被劫走后,无为军小城危在旦夕,此时的黄文炳置个人安危于度外,依然深更半夜到江州知府家议事,被宋江众人钻了空子,导致全家四五十口老小被冤杀,自己被抓。宋江大骂:“黄文炳!你这厮!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雠,你如何只要害我,三回五次,教唆蔡九知府杀我两个!你既读圣贤之书,如何要做这等毒害的事!我又不与你有杀父之雠,你如何定要谋我!”宋江不明白读圣贤之书就要效忠皇帝,效忠皇帝就不能容忍宋江的反诗,黄文炳揭开宋江心中久藏的反意,更可惜的是黄文炳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如果蔡知府听了黄文炳立马就地斩杀宋江,就不会有所谓的宋江起义;如果不是江州的贪官污吏、掌管案件的孔目帮助宋江,宋江的人头早已落地,哪来的宋江造反破坏了大宋的繁荣,为金国进攻宋朝提供了帮助,宋江造反可以说是大宋灭亡的原因之一。黄文炳不像宋江、戴宗那样一打就招供,而是为他的信仰只求一死,一代英才黄文炳惨死在杀人魔王李逵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