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女人(14):孙二娘的民间传说

2019-11-12 11:05阅读:
一天上午,孙二娘正在收拾店房,忽听水面有划水声。她从窗户探出身子一看,见一浓眉大眼,身长八尺的红脸汉子划着船向江边驶来。
孙二娘忙追出门外,问道:'李俊兄弟因何到此?'
混江龙李俊双手一拱,作个揖说:'嫂嫂,金枪手徐宁一家今晚要从这里上山,我受宋大哥之命,令嫂嫂今晚驾船去金沙滩迎接,事不宜迟,望嫂嫂早做准备,告辞了。'原来时迁在东京盗得金枪班教师的传家之宝雁翎甲,汤隆诱引徐宁追甲,骗他上山之后,为了免除他的后顾之忧,山寨又派神行太保戴宗和金钱豹子汤隆去东京接他的妻小,正日夜兼程赶往梁山。
孙二娘看看天色,太阳离湖面只有两竿子高了,丈夫张青一早去济州办事,今日不会回来,这里距金沙滩还有二十多里水路,自己手中无船,咋办呢?回头一看,见两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来到店前。
孙二娘心中一阵恶心。他俩是山后骆家庄庄主骆全的儿子骆龙、骆虎,仗着有钱有势,横行乡里,专干欺男霸女的龌龊事儿。自打孙二娘夫妇来此开店,他们常来扰闹,骗吃骗喝。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孙二娘为了山寨大计,只得忍气吞声。
今天孙二娘心中有事,只想早早打发他们出去,谁知他们见店里无人,越发不怀好意地盯住孙二娘。只见她上身穿一件白绫衫儿,下边系一条桃红生绢裙,鬓边插一朵火红的石榴花儿,自有一番风韵。两个坏种眼都直了,嚷道:'小娘子,快拿出你的好酒,陪我们弟兄来玩玩。'伸手就去拽孙二娘的衣襟儿。
孙二娘推开骆龙、骆虎,斥道:'我没下酒菜,你无吃酒钱,快滚吧。'
'想我们的钱,嘿嘿......'骆龙撇着嘴,骆虎嘿嘿地奸笑起来。笑够了,凑到孙二娘面前嬉皮笑脸地说:'俺兄弟俩给你唱支小曲儿换酒喝,行不?'
喝你的酒,还你钱,家前有个茅草园。等到茅草长成树,解开板子就排船。坏了船,沤了板,拆下铁钉钉成镰,削了葛针插路边。放羊的人路边过,根根羊毛拴上边。取下毛,纺成线,一梭一梭织成毡。卖了毡,还你钱,老子不把便宜占。
这俩无赖笑得前仰后合,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红日西沉,孙二娘无心和他们纠缠,可骆龙、骆虎又赖着不走,误了大事怎生了得?她向窗外望去,忽然发现骆家兄弟的船就泊在店前,不由得心生一计,转身换上一副笑脸,对兄弟俩说:'既然大官人不亏待我,那就趁着好景致多喝上几碗。'
骆虎垄着脸说:'今儿我们不图喝酒,只要小娘子你相陪。'
孙二
娘粉面含怒,嗔怪道:'大官人休要欺人太甚!'骆龙躺在太师椅上,两只脚翘上八仙桌,阴阳怪气地说:'小娘子息怒,你要是给我们做好一个菜,我就多出钱喝酒。'
'请讲。'
'我们要吃一丈二尺长的菜,做去吧!'骆龙从袖里掏
出二两银子,啪地往桌上一扔。
要吃一丈二的菜,这不是马嚼子戴在牛嘴上--胡勒吗?机智的孙二娘眼睛一转,干脆地说:'两位稍等,我这就做一丈二的菜来。'说着出门向山后走去。
兄弟俩你看我,我瞪你,这明明是故意与她为难,有谁见过一丈二的菜呀?
只一刻功夫,.孙二娘就托着一只大木盘走进来。她把盘子往桌上一放,骆家兄弟傻眼了,原来一只盘盛着一根油炸南瓜秧,足有一两丈长。孙二娘又拿出她的拿手菜糟鲫鱼和一盘牛肉,搬出一坛陈年老酒,坛子一打开,满屋子醇香扑鼻。孙二娘给他们斟满酒,假意殷勤地双手递上:'请大官人用酒。'
骆龙、骆虎馋得口水直流,哪还顾得上别的,两碗酒下肚不久,只觉天旋地转,不由得出溜在桌子腿边。原来,孙二娘在酒里偷偷下了蒙汗药。
孙二娘冷笑着说:'我叫你占老娘的便宜,待俺回来再收拾你们。'
她反身上锁,解开木船,向湖上划去。
水浒女人之十四:孙二娘的民间传说
《孙二娘重返十字坡》是讲丈夫张青战死沙场后,宋江等人又受了招安,皇上封孙二娘为旌德郡君,孙二娘也不稀罕,独自回到十字坡,重新收拾起店房,开起酒店。当地一个恶霸叫'刮地皮',横行乡里,闹得民不聊生,孙二娘挺身除霸。
《孙二娘借碾子》的故事更是妙趣盎然。如今河南范县南面,有一座木桥叫'十字坡桥',桥边的十字坡,是张青、孙二娘夫妻开店的地方。人们看见这座桥就会想起孙二娘和有关她的故事。
孙二娘夫妇在十字坡开了个小店,结交天下英雄,对付残暴官府和地方恶棍。武松自打杀死张都监,血溅鸳鸯楼,大闹飞云浦,杀死暗算他的衙役后,来到了店里。为避开官府的追捕,张青把武松领到了十字坡东北方向六里以外的家里躲藏起来。张青家里穷,没有米,没有面,用什么款待客人呢?孙二娘心里很着急。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一个办法,就踱到了金河岸边。猛一抬头,十字桥头的石碾出现在她的眼前,她不禁喜上心头。
孙二娘大步流星地返回小店,将仅有的二斗多谷子扛了出来。她紧了紧腰带,整了整行装,运足了力气,拔掉了碾桩,推下了石磙,两手搬着碾盘向上一掀,碾盘立起来了。她托着碾盘向上一举,高高地抬过头顶,放在头上顶着;然后一只胳膊夹着石磙,另一只胳膊夹起谷子布袋,在明亮的月光下,顺着金河大堤一阵风似的来到了自己的家。
张青陪武松在家里傻坐着等孙二娘带回米面,这时见她空着两手进门来,心里很焦急。再看孙二娘乐哈哈的,心里直冒火。孙二娘呢?直着脖子对张青说:'客人来了还不快做饭,慢待了二哥不要紧,别叫别人说咱不讲义气。快点火烧水,准备做饭吧。'张青夫妻一向恩爱,对孙二娘也是言听计从,但今天却踌躇不安。孙二娘见张青为难的样子,不禁心里暗笑:'叫你点火你就点火吧,我出去办点小事,马上就回来。'
张青在屋里烧水。孙二娘悄悄到门外碾米,水滚了的时候,谷子也碾成了黄澄澄的小米。三个人风卷残云似的吃了一锅小米饭,就商量起明天将怎么对付官府的追捕,竟把要归还碾子的事忘干净了。
十字坡的父老们天明来碾米做饭,到桥头不见了碾盘、石磙,只留下一根木头的碾桩横在地上,四周又没有车轮的痕迹。谁能将大青石碾盘、石磙运走呢?莫不是出了神仙?大家正狐疑时,只见黄尘大作,来了一队人马捕捉武松及窝藏武松的孙二娘。
官兵将村民们团团围住,一个头目站出来说:'你们快快将武松、孙二娘交出来,不然的话,一起抓给官府治罪。'正在这危急时刻,猛然听见一声:'俺来也!'众人抬头一看,只见金堤上朝霞里一人头顶碾盘,怀抱石磙走来。来人正是孙二娘!官兵们一看,吓得张口结舌、屁滚尿流地溜走了。孙二娘放好碾盘,安上碾柱,向乡亲们道了谢,三人从容不迫地投奔了二龙山。
直到今天,孙二娘当年用过的那盘碾子,还在十字坡桥头放着,同时还留下一句歇后语:十字坡的男人--怕老婆。其实,张青并非怕孙二娘,只是尊敬孙二娘,因为孙二娘不但心疼他,而且有一颗除暴安良的正直侠义心肠。就是今天,十字坡的女人,个个都是精神饱满,力气十足,而且疼爱自己的男人。
说起孙二娘和张青是怎样结为秦晋之好的,《张青巧遇孙二娘》中这样说:
张青七岁上鸡鸣山学武,拜真蛟道人为师,学艺一十八年,练就了一身神功。他下山后遍访名拳,比武较量,打遍中原,还未曾遇到过敌手,于是张青便骄傲起来。
一日,张青到沧州摆擂,打了四四一十六天未曾遇到过敌手,张青说:'堂堂沧州,武术之乡,原来是一块豆腐。'
这时,一位少年蹿上擂台,两眼直逼张青:'你口出狂言,也不怕闪了舌头?'
张青一看是个清瘦的少年,根本不放在眼中,谁知二人一交手,这少年越战越勇,脸不红,气不喘,拳不乱,蹦蹿纵跳,身轻如燕,一直把张青掀下擂台。
张青羞得一溜烟回到鸡鸣山,苦练真功,发誓再捞回这个面子。三年后张青又到沧州,到处寻访当年应擂的少年,访来访去才打听到沧州城南十里铺有个李员外,家里雇了个自河南避难来的姓孙的武术教师,与他打擂的是孙教师的女儿孙二娘。张青不信那少年竟是女流,于是上门挑战,见身穿绣衣,英姿飒爽的少年果是一女子,于是诚心拜孙二娘为师。而二娘父亲见张青一表人才,老实忠厚,就做主招了张青为女婿。
都说张青怕老婆,其实那不是怕,是张青一向对孙二娘十分敬重。
京剧《女三战》说的是梁山三女将大败张叔夜的事,主要故事梗概是:
张叔夜引兵攻梁山,焚毁梁山酒店。孙二娘巡山,与张叔夜对阵,不胜,得顾大嫂接应而退。宋江、吴用闻报,计激顾大嫂出战,孙二娘与顾大嫂共计劫营。张叔夜巡营,相遇交锋,孙二娘、顾大嫂三战张叔夜,石秀、曹正、燕青、李逵再助战,大败张叔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