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女人(18):《水浒传》中四大出轨妇最不该死的潘巧云

2019-12-18 08:34阅读:
《水浒传》是男人的世界,主角是梁山105个男人,当然也写了水浒世界里的女人,主要写了他们的善良和无奈,着墨最多的,还是书中四位红杏出墙的风流女人。即武松的嫂子潘金莲、宋江的外室阎婆惜、病关索杨雄的太太潘巧云和玉麒麟卢俊义的夫人贾氏。其实之所以出名是因为杀死他们的人都是后来上梁山的男人,他们分别是作为武松、宋江、杨松和卢俊义的配角来写的。但是由于他们的出轨,名声早已超过他们的主角。
水浒四大淫妇中最不该死的是潘巧云,潘金莲害死自己的丈夫,阎婆惜、贾氏要致人死地,而潘巧云只是不守妇道,放在今天那是小巫见大巫。
石秀在蓟州城内认识了在知府内当差的杨雄,二人言下投机,结拜为兄弟。于是杨雄热情邀石秀去自家居住,介绍其妻潘巧云认识,并请他同泰山潘太公一起在他家的小巷开了家卖肉的屠宰作坊,生意十分兴隆。
水浒女人之十八:水浒四大淫妇之首的潘巧云
潘巧云因暗地里与报恩寺阉黎裴如海有染,以为先夫王押司两周年做道场为由,请来裴如海为先夫超度亡灵。两人按捺不住欲火,眉来眼去,被石秀看在眼中。潘巧云又借口到报恩寺为老娘还愿,仔细梳洗打扮了,同父亲和丫头迎儿一起去了报恩寺。
裴如海设下盛宴,用烈酒将潘太公灌醉,扶到一边休息,又将潘巧云引到楼上自己的卧房内,支开了迎儿,成就了好事。
海和尚初次尝到了女人的甜头,便似'摄了魂魄一般',欲与妇人长期偷欢,这正中潘巧云下怀。于是二人商定分头买通了打更报晓的头陀胡道和丫头迎儿。自此,每当杨雄夜晚去当牢上宿,两男女便私下相会,如鱼得水,如胶似漆。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此事被
早已发现二人私情的石秀看出端倪。石秀留心察看,这日听得巷里木鱼声响,便跳起来,从门缝里向外张望,恰巧看见一个顶戴头巾的人从杨雄后门闪出来,和头陀去了,然后迎儿把门关上。石秀看了个正着,恨道:'哥哥如此豪杰,却讨了这个淫妇,倒被这婆娘瞒过了,做成这等勾当。'心中有气,于是早饭后便到州衙前寻到杨雄,细说了根由。
杨雄大怒,这日喝醉酒回到家中,指着潘巧云一番痛骂。潘巧云一听便知是石秀漏了底,于是恶人先告状,向丈夫说石秀调戏她不成,反诬她清白。
杨雄听信了潘巧云的谗言,第二天一早,将肉铺砸了个稀里哗啦。石秀见此,知道杨雄酒后失言,被潘巧云抢了先,引起了杨雄的误会,于是主动收拾了行李,离开了杨家。
石秀心有不甘,寻个店家住下,清早四更起头,悄悄来到杨雄后门巷内,杀了头陀和海和尚,将他们的衣服剥了献给杨雄,杨雄方知错怪了石秀。
石秀同杨雄定下计谋,杨雄对潘巧云谎称要同去岳庙烧香还愿,将轿子引上了人迹罕至的翠屏山。
杨雄先是将迎儿逼住,让她说了潘巧云对她施惠,请她帮忙私会裴如海的过程,然后杀了迎儿。又将潘巧云绑在树上,逼她说出了同海稀尚勾搭成奸的始末。愤怒的杨雄挥刀将潘巧云手刃,风流美貌娇娘,霎时香消玉殒。
潘巧云是《水浒传》作者笔下的又一个'淫妇',二婚后有与师兄旧情复燃,可谓水浒四大淫妇之首。
她'先嫁了一个吏员,是蓟州人,唤做王押司,两年前身故了,方才晚嫁得杨雄,未及一年夫妻'。
水浒女人之十八:水浒四大淫妇之首的潘巧云
杨雄对她是否百依百顺书上没赘述,可也确实从未驳回过她的要求。书中没有提过夫妻之间吵嘴怄气的事,自己家中为妻子的前夫请和尚张张扬扬地做道场他也无异议,不谓不宽容大度。石秀先对杨雄透出潘巧云与海和尚关系微妙的话,他心中窝囊,骂了潘巧云;但当潘巧云向他哭诉石秀调戏她时,他的心又软了,宁愿相信其妻之言,反过来又骂石秀'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将石秀扫地出门。由此可见,杨雄对她的感情也不谓不深。
所以,潘巧云同裴如海私通,并不是因为在婚姻爱情问题上存在着苦闷;再就是如果两人久已情投意合,为什么不男的还了俗,不做和尚,女的不嫁给杨雄,二人光明正大地做夫妻,岂不比这样偷偷摸摸好得多?潘巧云死了前夫,裴如海又认了她父亲做干爹,如果他们有心结合,恐怕阻力不大。那么,潘巧云的行为,只有她生性好淫一个解释了。但潘巧云不同于潘金莲,也不同于阎婆惜。
潘金莲根本不把老实木讷'三寸丁谷树皮'的丈夫武大郎放在眼中,明目张胆地与西门庆私通,还亲手毒杀了丈夫;阎婆惜对宋江步步紧逼,又要休书,又要金子,还口口声声要同宋江县衙大堂上见,矛盾尖锐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应陔说潘巧云对杨雄是满怀敬畏之心的,且不说她是怎样煞费苦心地安排了同海和尚私会的时间,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她对杨雄也是小心周到的。比如她去报恩寺上香,自己不敢对杨雄提及,而是托自己的父亲潘太公说出;杨雄从监里回来,她也是端茶倒水,殷勤侍奉;杨雄醉酒后,她吓得大气也不敢喘,战战兢兢地和衣在杨雄脚后倒了一夜。原因是杨雄是个英雄,有一身武艺,不似武大郎的矮矬懦弱与宋江的手无缚鸡之力。她的罪状不过是私通了裴如海,挑拨了杨雄同石秀的关系,至于说她日后可能害死杨雄,那也只是可能,而不是必定。这点过错就受到剖腹剜心的惩治,不仅太重,而且手段太野蛮,使人不由得对潘巧云产生怜惜之情。可话又说回来,《水浒传》的作者只有这样写,才能让杨雄、石秀上梁山。不过这么一写,就显出了杨雄是个遇事欠果断的人,这样残忍地对待妻子,实在是由于石秀在旁边推波助澜。石秀机警、勇敢、爱打抱不平,只是太过分了。当潘巧云眼见迎儿被杀,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时,抱着一线希望向石秀求救:'叔叔,劝一劝。'石秀则冷酷地回道:'嫂嫂,不是我。'实在心太黑、手太狠,让人不舒服。
水浒女人之十八:水浒四大淫妇之首的潘巧云
潘巧云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诬陷了石秀,罪不当诛,可她死得却比潘金莲和阎婆惜还惨。潘金莲与阎婆惜不过顷刻之间命丧黄泉,而潘巧云不仅要面对迎儿血淋淋的尸首,还得在死亡在即的巨大恐怖中一一道出同裴如海的隐私,其精神上的煎熬可以想象。尽管她一再告饶认错,还是被先割了舌头,又卸成七件,真真是惨不忍睹。《水浒传》的作者同当时的道学家一样,把妇女看做'祸水',杨雄因为吃了妇女的亏在社会上不能容身,才被迫上了梁山,这是当时的社会环境所致,我们对几百年前的事情再有看法也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