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女人爱美“逼”他们上梁山

2020-03-11 10:43阅读:
 刘传录
  山东水浒研究会副会长刘传录的《第三只眼看水浒》从另一面带你探读水浒不为人注意的一面。刘传录的水浒新论有三个特点:一是政治文化视野。作者从宋代的重文轻武制度入手,从历史唯物论的宏观范畴整体把握了典型环境的典型人物的能动作用。二是哲学文化视野。如天罡地煞理论对“逼上梁山”人物心理的影响。三是现代智性语言的表达方式。如把“花荣”比作宋江的“粉丝”、“影子”。
  针对“施耐庵喜不喜欢女人”这一话题,刘传录提出鲜明见解:施耐庵之所以不喜欢女人,是因为女人的爱美导致了英雄们被逼上梁山,进而发生了起义事件。
纪念齐鲁晚报专栏《第三只眼看水浒》开栏7周年
宋朝女人爱美“逼”他们上梁山
  宋朝崇文抑武的国策,在经济领域逐步演变成“经济立国”政策,因此民间经济受到刺激,创造了空前的财富,百姓生活优裕。在《水浒传》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禁军的中级军官林冲就可以拿出一千贯钱去买一把刀,相当于明朝一个中等家庭的全年收入。恩格斯曾经说,在北宋,一个首都看门的老兵都过着比当时欧洲君主还好的生活。
  富庶安逸的生活使宋人消费意识浓烈,大众的需求也从最开始的吃穿不愁,越来越向“纵深”发展。他们经济富足,又有自己独立的价值追求,市民富裕闲暇的生活及审美趣味促成了宋朝的文化高度繁荣。人们关注的不再是温饱问题而是生存的质量,关心穿戴和美容,人们的审美情趣在提高,男子也开始关心自己的外表,穿漂亮的衣服戴美丽的饰品成为官僚和中产阶级的时尚。
  东京的中级军官林冲、徐宁都戴美丽的花,连大名府的刽子手蔡庆,生来爱戴一枝花,河北人顺口都叫他“一枝花”蔡庆。戴花是当时男子的装饰品之一,连进入皇宫的标志也是戴一朵花,对美的欣赏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宋江的丑陋外貌让他没有信心当一把手,宋江第三次提出要卢俊义坐第一把交椅时说:“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员外堂堂一表,凛凛一躯,众人无能得及……”第一条不是比较卢俊义的武艺高强,名声之大,而是比较二者的容貌,说卢俊义的外貌无人能及,可见当时对容貌的重视超过了武艺和钱财。因此当时的宋朝整个社会都沉浸在爱美不爱财的氛围之中。
  宋朝女人的择婿标准也是爱美不爱财,宋朝的女人对容貌的追求比男人更强烈,女子对美的追求更是花样百出,如潘金莲出门要重匀粉面,再整云鬟,换些艳色衣服穿了。女子对男人的审美要求也有了更独立的内容,用王婆对西门庆说的话:“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恋爱或偷情),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很明显,宋朝的妇女把男人的容貌放在第一位,把金钱放在第三位,不是为金钱而活,容貌最重要,把浪漫作为一项内容。
  潘巧云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从她对裴如海的感情和看法可以了解她所喜欢的男人的标准,那就是温文尔雅,干净利落,会体贴关心人。然而她的丈夫杨雄却是一个满身刺满了蓝靛花纹的刽子手,丑陋的容貌不受潘巧云欢迎,只是一个寡妇为了吃饭的选择。潘巧云觉得杨雄不如前夫,对外貌丑陋、江湖气浓厚的石秀更是不感冒,潘巧云看不上杨雄、石秀,却看上了和前夫很相似的裴如海,后者是裴家绒线铺里小官人,出家在报恩寺中。潘巧云遇到与前夫一样漂亮、文雅知礼、干净整洁、善察人意、声音悦耳、软语温柔的人,自然产生了爱慕之情。
  水浒中的第一美女潘金莲(她比潘巧云年轻),眼中没有一点对金钱的期盼,虽然主人家有万贯也不为所动。不嫁给又丑又老的主人,被主人报复性地嫁给了奇丑无比的武大郎,潘金莲的心从此死亡,武松的英俊威武让潘金莲死了的心复活,在被武松拒绝后,又被西门庆的漂亮外貌吸引,为了漂亮不顾后果地与西门庆偷情,为美把性命丢掉也不后悔。
  宋朝女人不仅爱美不爱财,而且对丑深恶痛绝,对美达到了极限的欣赏,以致整个大宋王朝都弥漫着对丑陋的排斥,特别是丑男更是没有市场,被排斥在主流社会之外。梁山好汉中,绰号中称“鬼”的有三人:一个是刘唐,紫黑阔脸,一身黑肉,鬓边一搭朱砂记,上面生一片黑黄毛;一个是杜兴,阔脸方腮,面颜生得粗莽;还有一个是操刀鬼曹正,是林冲的徒弟。他们由于自己的外表见不得人,被女人抛弃,被主流社会排斥,成为社会的游民。在上梁山前,赤发鬼刘唐、拼命三郎石秀、锦豹子杨林、没面目焦挺、石将军石勇等一大批典型的丑人,都是以四海为家的。这几个汉子的一个共同之处,便是奇丑无比。由于丑而没有女人追求,只好独身一人,流浪在社会上,由于丑而被社会排斥,只好到处流浪,居无定所,以天地为家。
  这样因丑陋而上梁山的丑男丑女占梁山一半以上的席位。也就是说,丑陋的外表把大部分人逼上梁山,丑驸马宣赞的遭遇是社会上层丑男的体现,刘唐是第一个被丑陋逼上梁山的。所有这一切都是由于宋朝女人爱美不爱钱财的结果,而这一帮被爱美的女人抛弃、被爱美的社会价值观抛弃的丑男们(部分丑女),只好以起义的方式寻找生存的平衡力量,最终促成了梁山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