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女人(24):水浒世界里一个闪光的女性顾大嫂

2020-05-07 16:04阅读:
《水浒传》第四十九回《解珍解宝双越狱,孙立孙新大劫牢》中,顾大嫂初次露面,便出谋划策,周密组织,或逼要挟孙立,亲自入狱解救,将一行八条好汉赚上了梁山,壮大了好汉队伍,功不可没。
......乐和见酒店里一个妇人坐在柜上。用眼看时,生得如何?但见:
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播一头异样钗环,露两个时兴钏镯。红裙六幅,浑如五月榴花;翠领数层,染就三春杨柳。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生来不会拈针线,正是山中母大虫。
水浒女人之二十三:水浒世界里一个闪光的女性 顾大嫂
与宋江一打祝家庄时,登州大户毛太公父子玩弄诡计,屈陷猎户两头蛇解珍和双尾蝎解宝,以莫须有的罪名,把解氏兄弟捆绑押送登州城。登州六案孔目,即在衙门里负责文书档案工作的小官,正是毛太公的女婿王正,他串通知府以及节级包吉,把解氏兄弟关进了大牢,只等适当机会害他们两条性命。
铁叫子乐和是牢营里的小牢子,且与解氏沾亲带故,有心营救他们,可是苦于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只得求助于在东门外开酒店的母大虫顾大嫂,因解氏兄弟俩是顾大嫂本院的兄弟。顾大嫂性情急躁,马上要和丈夫孙新去劫牢。孙新说:'你好粗鲁!我们得从长计议,劫了牢,也要有个去处。要办成这件事,一定得争取我哥哥孙立以及在登云山打家劫舍的邹渊、邹润叔侄的支持。'孙新当夜就请来了邹氏叔侄。出林龙邹渊对顾大嫂说:'我们救了解氏兄弟后,就一起去梁山入伙。我同梁山上的杨林、邓飞、石勇三个头领有交情,可以求他们引见。'独角龙邹润说:'我们救出解氏兄弟之后,如果有军马追来,该怎
么办?'孙新说:'我明天就去请我哥哥孙立来,我自有办法叫他落草。'
次日清晨,孙新夫妇派伙计推车去城中军营里请病尉迟孙立和乐大娘子,谎称顾大嫂病危,有几句话要当面交代。孙立夫妇来到酒店,见顾大嫂好端端的,深感惊诧。
顾大嫂坦言相告:'我们夫妻同邹渊、邹润商议好了,要去城中劫牢,救出解氏兄弟,然后一起投奔梁山。我们恐怕明天事发,会连累了哥哥,因此我才推说患病,请哥嫂到此,商量一下,请哥嫂同我们一起投奔梁山去吧。'孙立说:'我是军官,怎么敢做这样的事?'顾大嫂说:'既然哥哥不肯,我今天便同你拼个死活!'说着忽地抽出两把大刀,邹氏叔侄也各自拔出短刀在手。孙立见状,只得同意了。
次日,顾大嫂身边藏了短刀,装扮成送饭的妇人先去牢里。乐和打开大门,放她进院里来。看牢的包节级不允许顾大嫂进牢房探视,乐和只得接过饭匣进入牢房,对解氏兄弟讲:'顾大嫂在牢房外,只等你们响应。'这时孙立、孙新已来到院门外,把住牢门。顾大嫂见状,一声高喊,解珍解宝打开枷从牢眼里钻出来,一枷梢打死包节级。顾大嫂一连戳翻三五个小牢子,然后带领解氏兄弟以及乐和,在孙立、孙新的接应下冲出牢门。他们按预定计划赶至州衙门前,只见邹渊、邹润提着帮助陷害解氏兄弟的王孔目的头颅从州衙门里跳出。一行人大喊大叫,步行者在前,孙立骑马弯弓搭箭殿后,直奔出城门,返回酒店,搀扶乐大娘子上了车,黑夜奔赴梁山去了。
顾大嫂等人劫牢成功,与她的勇敢机智有很大关系。她策反孙立,软硬兼施,先是陈述利害:'若是伯伯不肯去时,我们自去上梁山泊去了。如今天下有甚分晓?走了的倒没事,见在的便吃官司。常言道'近火先焦',伯伯便替我们吃官司、坐牢,那时又没人送饭来救你。'继之武力胁迫,掣出刀来要同孙立'拼个你死我活'。孙立遂屈服。顾大嫂快人快语,敢作敢当,有见识,有手段,真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施耐庵硬要把顾大嫂写成那副尊容也还罢了,再给她起个'母大虫'的绰号,给人既丑又凶的印象,就令人接受起来颇费些功夫。其实,无论是在戏剧、电影或是电视剧中,顾大嫂虽胖大强壮,仍不失可爱。
顾大嫂以开小酒店为生,是典型的下层劳动妇女,其间确也干越轨的勾当,但不能否认,这不过是她借以谋生的一种手段。同孙二娘一样,一旦得知别人有难,便竭力相助,甚至丝毫也不顾及可能给自己带来的杀身之祸,其大仁大义之心也不在男子汉之下。
她冲破了封建礼教套在妇女头上的'三从四德'的伦理。枷锁,而且还与孙立、孙新一起,打破了牢门,做了在统治 、者看来大逆不道的事,救出了无辜的受害者,和大家一起走上了梁山的道路,表现出了她与统治阶级势不两立的决心。当邹渊与顾大嫂等商议劫牢后的去向时,作品是这样写的:邹渊道:'如今梁山泊十分兴旺,宋公明大肯招贤纳士......我们救了你两个兄弟,都一发上梁山泊,投奔入伙去如何?'顾大嫂说:'最好!有一个不去的,我便乱枪戳死他!'
顾大嫂这种坚决态度,基于她对现实社会清醒的认识:
'如今天下有甚分晓?走了的倒没事,见在的便吃官司。'真可谓一针见血。因此,她上梁山虽然是偶然的生活矛盾所激发,却是她那嫉恶如仇的反抗性格所决定的,这是一个闪光的女性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