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行(图)

2019-12-06 10:58阅读:
我多次到过广州、深圳、珠海,就是没有到过潮州汕头。潮汕地区是老革命根据地之一,当年彭湃领导的武装起义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八一南昌起义”失败后,周恩来也是在潮汕地区离开大陆南下香港,寻求胜利的途径。改革开放之初,汕头又被定为经济特区。闲歇下来后,到潮州汕头看一看,就成了我的一个愿望。
3月9日,我们从广州出发,沿粤闽高速直奔汕头。高速公路沿线只见开发区一个接着一个,板房车间一片连着一片,堆竹装点景观,荔林覆盖田园,南国风光一路闪现。400公里的车程,5个小时到达。这激起了我一段难忘的回忆:1992年7月,我从福建漳州到广东惠州,坐大巴沿广汕公路前行。那年广汕公路全线修筑,车行海丰陆丰之间完全堵死,一堵就是24个小时,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好在临上车时漳州空军独立团的翟团长给了我一捆荔枝,这捆荔枝既当饮料又当食品。堵了24个小时还看不到车动的迹象,不得已我下车坐上摩托车,摩托车车行50公里才摆脱堵车的长龙,才到达海丰县城。荔枝吃多了生火,那两天大小便不通,至今记忆犹新,到如今我都怕吃荔枝。现在沿海交通条件大为改观,公路四通八达,海运畅通无阻,高铁也在建设……一片繁忙景象,一片繁华景象。
一到汕头,我就受到了广东省韩江流域管理局周局长一行的热情接待。为了加强对水资源的统一管理,为了协调跨行政区划的水事纠纷,广东省成立了西江、东江、北江、韩江4个流域机构。韩江干流全长400公里,流经梅州、潮州、揭阳、汕尾、汕头几个地区。韩江管理局定编60人,处级单位高配主要负责人,有1栋7000平方米的办公大楼,工作开展得很顺利。这一点很值得湖南省学习借鉴。
晚餐,汕头市纪委小陈书记宴请我们。广东省水利厅老厅长周日方同志在汕头任过市长,小陈曾是周日方同志的秘书,听说我是周厅长的朋友,对我们非常热情。用餐的这家酒店非常讲究饮食文化,尤其是两幅对联给我印象很深。一幅是:立定脚跟做人,敞开肚皮吃饭。一幅是:喝茶不为解渴,下棋哪论输赢。席间龙湖区委李书记又来看望我们,赞扬湖南人,赞扬湖南水利。
ont FACE='仿宋_GB2312'>晚上9点,整个城市进入寂静状态,人们都好象枕着大海的波涛安然入睡了。早上7点城市还没有喧闹起来,大海是平静的,街道是宁静的,酒店也是安静的……汕头是由南海边上的一个小渔村发展起来的,宁静致远,预示着汕头将有新的更大的发展。
3月10日,我们主要在潮州市区参观。首先参观的是韩江潮州供水枢纽。这个枢纽工程以供水为主,结合发电,兼顾航运及改善水环境,被誉为“潮汕人民生命工程”。该工程2002年动工,2007年全面竣工,广东省水利厅在这里设正处级事业单位统一管理,管理局又归口韩江流域管理局。韩江历史上鳄鱼横行,伤害民众,被称为鳄江。唐代韩愈在这里为官,治鳄、排涝、供水,后人为了纪念韩愈的治水功绩将鳄江更名为韩江。现在广东省兴建了韩江潮州枢纽工程,受益人口达到600万,同样受到人们的热情赞颂。
在潮州韩江上我们还参观了“世界上最早的启闭式桥梁”—广济桥。这座建于宋代的广济桥与赵州桥、洛阳桥、芦沟桥并称为中国四大古桥。这座古桥以“十八梭船廿四洲”为独特风格,不仅是交通枢纽,而且是著名景观。所以,当地有民谣:“到广不到潮,枉向广东走一遭;到潮不到桥,枉向潮洲走一遭”。桥上有一座牌坊叫“民不能忘”,就是古人为纪念这些治水修桥者而建的,看来从古到今爱民兴水者都是受人尊敬的。(配套图片源自网络,如涉版权请联系删除)
潮汕行(图)
潮汕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