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在床上碰瓷,美女套路哪个时代也管用,看看哪个男人会倒霉

2020-05-22 07:02阅读:
美女在床上碰瓷,美女套路哪个时代也管用,看看哪个男人会倒霉
美女在床上碰瓷,美女套路哪个时代也管用,看看哪个男人会倒霉
河北 诗人 聂鑫


《水浒传》和《金瓶梅》两部奇书,分别让两个角色在书中走红。这两个角色就是在风月场中,颇让人啧啧称道的西门庆和潘金莲。
《水浒传》里,两个人只是一个小角色,里边描写他们性爱的场面并不多,也许施耐庵考虑到这毕竟不是在写一部淫书,把没必要写出来的都没写出来。虽然如此,还是借用手中笔把这两个人物淋漓尽致地写出来了,让人觉得仇恨时仇恨了,愤怒时愤怒了,畅快时亦畅快了。西门庆和潘金莲好比是两个很到位的演员,在自己各自的戏份里都很出彩,忘形的表演堪称千古奇谈。
《水浒传》里说潘金莲是一个极品大美人,有美貌似花的脸蛋,娇
嫩欲滴的身材,勾人心魄的双眸,是人人都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魔女。她原来的身份低微,出身贫寒人家,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侍女,因为长得好看,身上到处都是花朵,免不了要招蜂引蝶,吸人眼球。那家员外近水楼台想得月,几次和潘金莲套几乎想私占潘金莲,可潘金莲那会还没有坠落,身上倒还有一点骨气,把灰头土脸的员外拒绝了后还跑到府衙告了他一状,说他强奸未遂,员外懊恼之下便对她实施打击报复,楞把潘金莲嫁给了又丑又矮的武大郎做老婆,这也是有史以来大胆插在牛粪上的第一朵鲜花。
虽然潘金莲在《水浒传》里火了一把,但真正让她成名的却缘于兰陵笑笑生的天下第一淫书《金瓶梅》,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再加上有鬼才之称的魏明伦的一出荒诞川剧《潘金莲》,及然后汹涌而来的张宇的《潘金莲》、何小竹的《潘金莲回忆》和阎连科的《金莲,你好》的大肆宣传和吹捧,四处各地掀起了一股“潘金莲热”。  
每天面对这么一个绝色美女,就是光头和尚也会动凡心的,何况一个极想枯木逢春的老年男人呢?几度想占有潘金莲的张员外也是看中了潘金莲的美貌,张员外古稀之年想老牛吃嫩草的原因就是仗着银行里有钱,稍微有点拜金主义的女人只要见到金钱,就像王八眼里冒出绿光,解开裤腰就飞拥入怀了,贞操两字早被写在卫生纸上当擦屁股纸用了。但那时的潘金莲根本不吃那一套,横竖不让张员外解她的裤子。张员外欲火难捱,晚上和老婆玩云雨,老婆的私处就像一张塑料布连一点弹性也没有,松松垮垮的一点意思也没有,这更加引起了张员外对潘金莲的不满,他觉得潘金莲的私处肯定就是橡皮筋似的弹性,有收缩力,可难以容忍的是潘金莲捂着裤腰就是不让玩。张员外从府衙回来,越想越生气,自己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把米,被府衙罚了五两银子。他把这把无名火全部烧在了潘金莲身上,给她下达最后通牒:“要是你在我面前脱不下裤子,上不了我的床,我就把你卖到妓院里去,既然你不让我玩,我让所有的男人玩死你。”潘金莲气急了,义正词严的回答他:“我就是让全天下的男人玩个遍,也不准你碰我一下。”
张员外这个气,当场就得了心肌梗塞三次,也是命大,经过家庭医生的紧急抢救,才喘了一口气缓过来了,他再也不给潘金莲客气了,叫来了家庭保安,让保安马上把她送到了妓院里。张员外和妓院经理谈妥了,他把潘金莲送到这里来,是见习妓女,除了专业的训练外,不准陪着男人上床。张员外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希望潘金莲能回心转意。张员外把潘金莲送到妓女院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让潘金莲在此受些煎熬,也许受不了这里的苦时她就会选择回到自己的身边,在一个就是利用这个机会让潘金莲接受全方面的锻炼,等有朝一日回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把她学到的做爱技巧就可以毫无保留地用在自己身上。这样一来既惩罚了潘金莲,又让潘金莲在行房实战中学到些做爱技巧。
妓院里为提高妓女的做爱技巧和技能,还请来了美体教练来训练这些妓女。潘金莲在此也接受了最严酷的体能训练。美体教练教会了潘金莲“飞眼吊膀”、打情卖俏、唱歌跳舞等等。后来潘金莲在窗台上叉杆脱手,砸中了西门庆的脑袋,站在窗台上的潘金莲就用了“飞眼吊膀”这招勾引了西门庆。潘金莲除了训练用屁股捻纸的基本功外,还接受了高难度的玉蛋功练习。这种功夫练到家后,要求把玉蛋换成鸡蛋,而且完成整个过程之后鸡蛋不能破碎,也就是说男人和女人行房时,如果女人用力夹住你,就是男人用完身上力气也不会出来。女人里边就像有张嘴咬住男人一样。潘金莲除长得好看外,还拥有第一流的床上功夫,有哪个男人能不爱呢?潘金莲在妓院里熬过了漫长的一百多天,就是不向张员外低头屈服,张员外气急败坏地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是再不答应我,我就把你嫁给卖烧饼的武大郎。”潘金莲曾经吃过武大郎的烧饼,挺好吃的,但每次看到武大郎的长相和豆丁般的身材就感到阵阵恶心,后来不管他的烧饼怎么好吃也不会上街去买了,现在张员外为了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竟让自己嫁给他。但为了不让张员外得逞,潘金莲还是违心的答应了下来。
潘金莲嫁给了武大郎,起初也是不情不愿,晚上坚决不与大郎行夫妻房事。憨厚老实的武大郎也不是禽兽之流,十分尊重潘金莲,默默用自己的行动爱着潘金莲,感动着潘金莲。终于有一天潘金莲真的被武大郎醇厚朴实的爱给感动了,晚上当即毫不犹豫地把身子给了武大郎,哪知道武大郎在潘金莲这样注重养阴所以私处显得特紧的女人面前没有了一点男人气概,半刻钟不到抽动了几下就给完事了,如此扫兴,潘金莲大失所望,自己燥热的身体还没体验到一点快感,这武大郎就像死猪一样趴在自己身上一动不动了,心里自是委屈的很,心里想到:“长相丑陋点没有关系,想不到这还是一个早泄患者,这以后的日子可叫我怎么过啊?这和守活寡有何区别?”潘金莲在妓院学到了很多真本事,本来想在武大郎身上施展,哪知道他竟然是个没有被阉割的太监。潘金莲悔不当初,要知如此,当初还不如答应张员外的求婚呢?他人是老了点,但毕竟好色成性,有这方面的需求啊!
不甘心的潘金莲自那夜之后变本加厉地渴望行男女之欢,每晚上都鼓励武大郎和自己缠绵一会,还对她展示自己的裸体来诱惑他,让他骨子里大男人的一面暴露无遗地展露出来,可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武大郎就是不争气,趴在潘金莲身上扑腾两下,就像小虾戏水那样完事了,不舒服不说,潘金莲还被他折腾的难受。想想自己从妓院里学来的缩阴术,白白浪费在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身上,潘金莲陷入了一种无边的痛苦之中……
后来西门庆的出现,让潘金莲死了的一颗心重新复活了,好比是汪洋大海里看到了一条船,让她觉得希望出现了。茫茫红尘中,只因多看了他一眼,便再也忘不了他了。所谓郎有情妹有意,加之王婆在中间穿针引线,两人在武大郎外出卖饼的时间里尽得鱼水之欢,西门庆身上的阳刚之气让潘金莲无法自拔而沉迷其中,她觉得西门庆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也只有西门庆能给武大郎给不了的那种满足感。
西门庆阅女无数,但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美妙的鱼水之欢,潘金莲身上的那玩意就是一个上紧了的螺丝,简直太紧了,每次都是狠狠地冲刺着才能前行,不像别的女人每次房事前都是大开门,一点紧缩感都没有,愿意怎么进去就怎么进去,愿意怎么出来就怎么出来。可潘金莲不一样,如果她不让你出来,就会像一个吸铁石那样吸住你,想出来没门。
潘金莲完完全全陷入西门庆的男性魅力里了,西门庆也完完全全被潘金莲的美貌和房中术给擒住了,两人就是花和蜂,谁也离不开谁了,谁离开谁就会觉得无趣。两人为达到长久厮混的目的不择手段,丧心病狂地就把武大郎毒死了,而把他们自己也送到了死亡的边缘。
俗话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可真快呀!几秒钟可让两颗臭头颅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