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名家评论】白马从夜梦中跑来

2021-01-14 07:43阅读:

诗人阿欣

读物博主

关注
【名家评论】白马从夜梦中跑来
白马从夜梦中跑来
——赏读聂鑫的诗《白马》
/季风(日本)

诗人海子曾写下以梦为马的诗,诗人聂鑫这首《白马》就是从梦里牵出来的,“我梦见/我与一匹白马跑在一起/我并在她的车辕里/一起用力/跑出了大路的故事。”
是梦幻还是现实,好像现实又似梦幻,与一匹白马跑在一起,并拉着同一个大车,于是乎诗人就与这匹马,这匹白色的马,展开了一段奔跑的故事。
为什么与诗人跑在一起的是匹白马,而不是黑马或红马,诗人没说,可这个白让我想到纯洁,想到清纯,一定是个情窦初开的日子,那车上拉的什么诗人也没说,我想一定装有去向远方的理想,当然少不了期盼着的美好爱情,他们相伴飞奔,踏响一路快乐的歌,“她有花的年纪/我们度过了黑夜/接近世间的妩媚/我出现在她的头顶上”。这是一段多美好的历程,这是一段多么难忘的岁月,即使是在黑夜里也那么快活,在追求奋斗中不觉苦累,那白色張显纯真的美丽!
然而道路是漫长的,坎坷的,行走是困苦的,艰辛的,为了向往的自由,幸福,他们冲破阻碍,历经磨难,“
我们越过了铁执/奔跑在每一场夜雨/我呼喊着你的名字/我们便不会分散”,即使在最痛苦的时候也不忘初心,紧抱着纯真不放,所谓忠贞不渝,就是在这苦难中不离不弃。
白马,白马,神奇的白马,有无限内涵的白马,是诗人梦中的风影,却也逃不脱光阴的鞭痕,那载满大车的青春理想,或许已变成对故乡对亲人的思念与牵挂,而彼此又无不是在故土的养育,爱助之下走到今天,/我们跳不走故乡的门槛/故乡是我们食用的稻草”。“你跑的再快/最后也要绊倒在故乡的祈祷里”。是的,起点亦是归处,梦想回到诞生梦想的地方。
诗读完了,仿佛经历了一场梦,荒诞却又真实,现实生活中可能没有,在精神世界里存在,那匹白马跑的不见了,我的脑海里还闪动着她的影子。


诗人简介: 季风,原名张忠軍,曾用笔名萌朦,中诗社专栏作家,海外凤凰诗社特约诗评者,诗评部主任,编辑。1992年旅居日本,现为日本华文文学笔会会员。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