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酸酸的山楂果 陈振丽/文

山楂这名儿一听就有山野的淳朴味儿,论个头比葡萄、樱桃、车前子大不了多少,色泽也比不得黄棱棱的香橙,红扑扑的苹果,味道酸酸的带点甜,称不上果中之王。

喜欢食它的人不算太多,但买它的人却不少。因为生吃山楂开胃,入药健脾。故以它独特的性能和功效,在水果之中也属于不是王的王,并且不是常年都有。

以水果意象的爱情故事并不罕见,像英格玛.伯格曼的《野草莓》,就是以草莓娇羞含蓄的气质,作为迷人的一种意象,以它鲜红的色泽、丰润的肉感而寓意一种特别的性感;阿巴斯的《樱桃的滋味》又是以樱桃的美味唤醒了人们对生命的留恋和珍重,特色是全片未见樱桃之影,而追求了一种艺术上的疏离效果。

有的影片虽不用水果命名,但在片中同样选用了一种意象的水果。如在《教父》中,一个农家少女在看着她暗恋的男子远去时,手里就握着一枚青色的象征朦胧爱情的桔子。

若把《山楂树之恋》称作苹果树之恋,味道和意象就全变了,让人联想到的是薛宝钗式的爱情。有时味觉比色泽更具刺激,把一段恋情故事放在山楂树下,以山楂的味道作为爱情的隐喻,《山楂树之恋》的片名的确诱人。

人很奇怪,现实生活中渴望圆满大团结,但观赏艺术品,还是委婉凄美的悲剧故事耐不住要去看。若片名又具观赏心理的审美,那就更加美轮美奂了。

有人曾费心探究张艺谋导演为何选择了这个题材,是否在借机抒怀自己的初恋。其实再大的导演也是有着普通人性的人,就像我们选择自己的所爱一样。而且任何艺术创作无不打着自身的思想烙印,我们喜欢观看的影片也定有自己的向往与热爱。

杰出的导演总是非常注重不同题材影片的不同基调。《山楂树之恋》就没有《红高粱》
红红的调子,没有《秋菊》纪实风格的喧闹,更没有《三枪》的拍案惊奇。而是以极其平淡、随意、开门见山的叙事方式进入,在那棵朴实无华的山楂树下将故事展开。

远远望去,这棵山楂树的形态似乎很冷静,而一对纯情男女的恋情却像一股不可阻挡的热流就此开始在心中涌动;故事的每个事件并不惊天动地,没有大海、沙滩,没有海誓山盟。但就是这份质朴简单无功利的爱的感觉,让他们越爱越烈,直到三哥悄悄地离开了人间,爱的滋味依然在人物与观众的心中回味、延续。

敢于启用新演员并能成就他们,是张艺谋导演的魄力。不可设想本片的男女主角如是明星大腕,是否能演出这种淳朴爱恋的纯朴感?在三哥弥留之际,是否能把握住静秋激情戏的火候?在影片中,我看到了静秋无尽酸楚的爱的喷发,感受了滚烫热泪的悲伤,在呼唤三哥中,听到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爱的宣泄。

固然,山楂没有樱桃那般娇小鲜嫩得动人,就像本片中的人物一样朴朴实实、实实在在、平平常常,而留下最深印象的是三哥病逝的伤痛。这是因为我们太在意结果,而忽略了像山楂那样纯朴的深红色的真爱!

爱的过程才最美丽、浪漫,即便稍纵即逝,爱的感觉也是酸酸甜甜的像山楂那么悠远。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