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课的真知灼见

2019-06-10 14:16阅读:
硅谷创业课的真知灼见
原创: 姚斌 在苍茫中传灯
文/姚斌
《硅谷创业课》是作者特恩·格里芬调研汇集35位著名投资者的经验和心得而成,展示了世界上那些最成功的风险投资者的真知灼见。作者在研究这35位投资者后在归纳出三个重要的概念。这三个概念分别是凸性、大满贯和反向思维。
1、凸性
对于凸性,杰夫·贝索斯以棒球比喻进行解释,本垒打是指能让击球者跑过所有四垒,得一分的一击:“巨大的经济回报常常源于挑战传统认知,而传统认知一般是对的。假定要使获得百倍投资回报的概率达到4%,那么你必须每次都不按传统认知行事。但是,全部都押在非传统认知上,失败的风险会很高。我们都知道,你用力挥棒,努力打出一个全垒打,结果会多次三击不中而出局,但也会打出一些本垒打。然而,棒球运动和商业的区别是:棒球运动的得分结果呈现截尾分布。你挥棒时,无论击打得多好,都只能跑四垒,得四分。在商业领域,偶尔,当你开始行动时,可能会跑1000垒,得1000分。这种长尾的分布回报说明大胆冒险很重要。大赢家都是在多次尝试后才有所收获。”
在纳西姆·塔勒布的定义里,凸性是一种积极的不对称性,它是一种理性的试错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会犯小错误,但却能获得大收益。按照史蒂夫·乔布斯的话说,在疯狂之余保持理性,在看到有利机遇时抓住它。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凸性表现出的是收益大于痛苦的不对称性。购买包含被错误定价的凸性机会的投资组合,就不要设法去预测不可预测的未来。1993年,巴菲特在致股东信中说明了购买包含凸性机会的投资组合这一方式:“你可以有意识
地投资包括风险的项目——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带来损失或损害,但前提是:你相信概率加权后的收益将远远高于概率加权后的损失,并且你可以同时投资几个相似但不相关的项目。”
相当多成功的技术公司最终进入市场和它们开始进入市场略微不同。微软最初是做编程工具的,但最终成了做操作系统的。甲骨文开始是给美国中央情报局做外包的。美国在线起初是一家在线视频游戏公司。因为未来是不确定、不可预测的,所以因拥有强大团队及研发能力而具有凸性的公司往往会发生转向,进入其他市场。如果我们是那种在每个产业类别只投资一家公司的投资者,那么公司的关键转折就可能给我们带来问题。但是,关键转折好于倒闭,当然也好在注定失败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在风险投资领域,具有高风险的项目往往更能获得投资。当创业项目包含高风险但同时也有巨大的光明面时,风险投资仍然是最好的资金选择。风险投资者选择那些具有显著凸性的项目,组成他们的投资组合。他们清楚,如果10年期间的回报不到原来资金的3倍,就是回报平庸的风险投资。投资回报需要包括相当于原来资金2.5倍的管理费和业绩报酬,这才能算得上还不错的回报。
2、大满贯
大满贯这个概念也来自棒球运动,它是指当所有三垒都被其他跑垒员占领时所打的本垒打,如此一来,只用一击,击球者就得到四分。在风险投资领域,大满贯的结果可能是几百万美元,而不只是棒球运动中的寥寥四分。风险投资中的大满贯是指,一项投资获得所投入资本一倍或几倍的分布式流动性回报。例如,投资额为4亿美元,如果获得大满贯投资结果,就会有超过4亿美元的收益。大满贯与有些人所谓的“独角兽”不同。对投资者而言,大满贯中他所获得必须来自流动资产的分布式回报,所以人们对获得大满贯收益的公司的估价常常不足。
获得风险投资的公司死亡率为50%,其中有一半最终归零。有人想要得到三倍的高回报和很低的死亡率,但即使那样的风投模式仍然服从幂律分布,只是曲线没有那么陡峭。风险投资意味着投资者要关注那些具有获得非线性比率收益和利润增长潜力的大市场和大业务。一笔5亿美元的投资必须获得至少15亿美元的回报。这意味着,如果公司不能创造至少1亿美元的收益,对大部分投资者来说它就不具吸引力。简单来说就是,投资收益不够大,不足以以投资者期待的方式影响风险投资公司的业绩。
他们会认识到,形成公司“飞轮”的关键在于两个重要变量:市场规模和价值主张的力度。公司的增长会经历指数曲线的过程,然后由于市场饱和成呈现平稳态势。市场越大,公司的跑道就越长。如果能达到曲线的拐点,公司就可以获得指数型增长并持续很长时间。一家公司如果能持续3~4年每年保持规模翻倍的增长,它就会成长为一家大公司。这是飞轮思想的一个基本观点。公司要实现投资者要求的那种增长,以使商业模式顺畅运行,最好的选择是进入非线性的领域。非线性能够推动大满贯的财务结果,也是投资者获得成功所需要的。
当然,在这其中涉及到概率问题。迈克尔·莫布森这样写道:“任何概率练习中都包含重要的一课——对的情形出现的频率无关重要,重要的是对情形的量级大小。”这就告诉我们,如果我们面临一个趋势比较明朗的赌注,会有大收益和小风险,比如凸性机会,那么一定要押重注。这种情形很少出现,但一旦出现就必须做好奋力一搏的准备,否则难以获得大满贯。查理·芒格也说过,如果不具备基本的概率计算能力,你在竞争激烈的生活中就是个瘸子。芒格的话在风险投资中也十分适用。
3、反向思维
找到商业中凸性的最有效方法,是采用与市场上其他大多数参与者相反的视角。发现凸性的最佳地点是,其他投资人或公司创始人忽略的地方。这种想法不仅对投资风险投资适用,对所有投资都适用。《原则》的作者雷·达里奥说,“你必须独立思考,因为如果只是追随大众视角,那你肯定赚不到钱,因为价格已反映在了大众视角中。但是与大众视野反着来,就会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失误。因此,只能保持谦虚。”
如果一个投资者做普通的事,那么就只能成为普通的人。如果不能勇敢的进行反向投资,那么作为投资者,就不可能收获超出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这是预期价值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距,推动了投资者的投资决策。如果一个投资者的观点仅反映了大众的一致见解,那么就不太可能超越市场,因为市场反应了普遍共识。
别人贪婪你恐惧,别人恐惧你贪婪,给出这样的建议不难,但要做到这一点却很难。大多数投资失误源于情绪和心理问题,但大多数投资的机遇也基于此。要赚取高于市场水平的财务回报,就必须找到被错误定价的资产。因为只有别人的失误时,才会产生错误定价的资产。简言之,基于大众的两种极端行为,采取与之相反的行动就可以获得高于市场的投资回报。比如互联网泡沫前,吉姆·布雷耶投资非常谨慎,结果他承受了不少压力。他预测的时机不对,但他的谨慎最终证明是对的。
然而,为了反向投资而投资是自杀行为。但在某些情形下,如果不反向投资,就无法获得超越市场的业绩。反向投资是超出市场水平的关键。如果随大流,就不可能打败大流。可是,进行真正的反向投资就意味着有时投资者会很不舒服。霍华德·马克斯这样说:“要取得超凡的投资结果,你需要对价值有超凡的洞察力。因此,必须了解他人不了解的东西,必须具备异乎寻常的看待事物的角度,必须进行更好的投资方式,最好三者兼备。”因此,必须反向并且正确反向,投资是如此,一项好的创业战略更是如此。成功的创业和投资都是精心计算和反向思维的结果。聪明的反向思维具有很高的价值。
著名的投资者山姆·泽尔曾这样描述凸性、大满贯、反向思维三者之间的关系:“听着,商业并非什么难事。如果你看到某行业风险低,有良好的上涨趋势,你就去做,如果风险很高,前景黯淡,你就放弃。唯一需要做的很多工作情况是,有明显上涨的趋势,并且风险也很大。”
事实上,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成功创业者,和一条鱼学会在陆地上行走的成功概率差不多。而要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的概率,甚至比成为一个成功创业公司创始人的概率还要低,因为他要比创始人还了解这个行业、了解这个公司,几乎不可能。但是,他却要给这个创始人更多的钱,而持有比创始人更少的股份。
成为一名成功的投资者难,成为一名持续成功的投资者更难,因为任何一项成功都几乎无法复制。创业者和投资者一样,最大的挑战是和人性的斗争,是和自己内心深处各种欲望的斗争,是和周围各种人的斗争,是和这些人性斗争之后融会贯通、各归其位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是反人性的。成功的创业者、成功的投资人,他们是亿万真金白银和无数失败者的尸骨换来的经验、教训和心得。
进行行业变革的领军人物往往是局外人。他们往往认识到,如果要进行行业变革,那么就要保持足够天真,一开始就质疑基本设想,并且尽可能长久地保持局外人的心态,采取那些对于该行业来说独特且有优势的技能,为行业带来变革。然而,我们会被鼓励要有原创精神,但却又被警告:不要做无意义的努力。
创新是好事,但前提是创造的产品不会令用户有陌生感,为实现产品差异化而采取的新产品名称很容易令用户感到困惑。就创建公司而言,最重要的实际上就是设计自己独特的剧本,来创建团队;企业文化及产品。然而,我们会被告知要倾听消费者,但却又得到提醒:消费者几乎不了解自己的需求。
所有伟大的创业者,在某一时刻都学会了从怀疑中找到自信。如果每个人都认为你疯了,那么你要么真的疯了,要么确实在成就伟业。辉煌的伟业从来都不是通过走寻常路取得的。企业要基业长青,首先要做独特的自己,而且要超越自己。然而,我们会被教导说要规划未来,但又被告知:现实永远和计划不一样。
确实,《硅谷创业课》并非只是一堂简单的课程。在作者展示的这些投资者中,我们可以看到,其中绝大多数人都采用了价值投资的策略,他们都能洞察企业经营的本质,并且以企业所有者的角度看待企业的发展进程。他们的任务往往是打造优秀公司,而非“交易”或“资本”方面的事情。最难能可贵的是,在他们之中,有许多人会站在复杂性系统的层面思考经营和投资。这是这本书中的一个最重要的看点。
也就是说,他们不会从令人放心的线性变化看问题,而是更多地从风险、不确定性和无知三者之间的角度看问题。因为世界未来的状态总是未知的,这一事实使经营或投资选择变得尤其复杂,甚至经营或投资结果的概率都无法计算。在复杂的适应性的系统中,正确的方法是通过尝试和犯错,而不是预测来发现解决方案的。这种试验方法是有效的,但必须建立在永远不要停止学习之上。将这些理念付诸实践更像是艺术,而不是科学。这就是《硅谷创业课》最重要的主题。
京东的购买链接:
硅谷创业课的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