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型思维的智慧

2019-12-08 10:05阅读:
文/姚斌
导语
任何能够帮助你更好理解现实世界的人造框架,就是所谓的模型。比如幂律分布、非线性模型、网络模型、随机游走、路径依赖、局部互动、系统动力学等等。查理·芒格先生拥有100个思维模型,使之能够对现实中各种难题进行化解。施科特·佩奇在他的《模型思维》中关注了7种模型,分别是推理、解释、设计、沟通、行动、预测和探索,向我们展示了模型思维的基本方式。
以多模型思维思考问题是一种极其有效的方式,它不仅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而且还会给我们带来智慧。查理·芒格先生之所以让我们无比敬佩,其实就是他能够灵活自如地运用多模型思维的方式。查理·芒格先生说:“要想成为一个有智慧的人,你必须拥有许多个模型。”当把多模型思维运用于实际中,确实可以获得与众不同的洞见。
增长率的累积效应
在指数增长模型中有一个72法则,这个法则量化了最高增长率的累积效应。比如,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GDP为2000元,在接下来的36年里,其人均GDP每12年就会翻一番。于是在36年中,其人均GDP就会翻三番,也就是增加了8倍。
许多人相信房地产的价格只涨不跌,但是,72法则揭示了房地产泡沫必定会结束的情景。试想,如果房价年均增长10%,这个增长率意味着每7年就要翻一番。如果这种趋势一直持续35年,那么房价将会翻五番,即增长32倍。这就是说,一栋200万元的房屋,在35年后将上涨到6400万元。很显然,价格不可能这样涨下去,泡沫必定会破灭。
人口学家用指数增长模型研究人口问题。如果每年增长6%,那么人口在12年内就可以翻一番,在36年内会翻三番,在100年内则会翻八番,即增长256倍。托马斯·马尔萨斯说,由于经济体生产粮食的能力是呈线性增长的,就会出现经济危机。因此,他预测灾难很快就会发生。幸运的是,那时出生率不久之后就下降了,工业革命的到来也极大的提高了生产率。如果这两件事都没有发生,那么马尔萨斯的预测应该是正确的。关键是,马尔萨斯忽视了创新的潜力。
创新模型颠覆了马尔萨斯担心的趋势。
指数增长模型,也可以称为复利模型。如果将它运用于投资领域,就会出现奇迹。诺贝尔基金会于1900年6月29日成立,启动资金只有3185万瑞典克朗(大致980万美元)。随着每年奖金的发放与基金会的运作,诺贝尔奖面临严重缩水,1923年曾降至11.49万瑞典克朗。1953年,瑞典政府允许基金会独立进行投资。从那时起到20世纪70年代,诺贝尔基金取得了不错的收益。从2001年开始,诺奖金额已经上涨到1000万瑞典克朗。截止2011年,诺贝尔基金会总资产高达28.60亿瑞典克朗,已经是设立之初的92倍了。那就意味着,从1953年到现在,诺贝尔基金的年平均复利速度超过20%,这样就保证了诺贝尔奖颁发的可持续性。
赢得赌注的概率
伯努利瓮模型可以描述了随机过程,例如抛硬币或掷骰子。这个模型在几个世纪以前出现过,是为了解释赢得赌注的概率。根据伯努利瓮模型,那些想当然地以为能够在选举结果、股票价格和体育赛事得分中总结出一定的模式,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体育比赛充满了偶然因素。如果一位篮球运动员连续投中8次,那么他第9次投中的可能性会更大。从技术和心理的角度看,运动员都有“兴奋期”,从某种程度来说,要连续投中,每一投都是相互影响的。但他得分期能持续多久?是投一次不中就结束?还是两次还是五次?准确地说,投中多少时“顺手效应”还在持续?用数学术语来表述:在多少个时间周期内依赖性是显著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假设你只是一个看比赛的观众,球员需要投失多少个球,你才能得出结论认为他不再处于兴奋期?5个还是8个?实际上,一个很优秀的三分投手,在长达10年的职业生涯中,也几乎完全不可能连续9次投中三分球。
我们可以进行类似的思考,以确定投资者是幸运、能力出众,还是在欺诈。由巴菲特经营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50年中有42年的表现优于市场。1964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1美元在2016年的价值已经超过1万美元,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1美元价值大约为23美元。如果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有50%的机会击败市场,那么它在50年来的表现应该超过市场的25倍,标准差为3.5年。而事实上,伯克希尔哈撒韦击败市场的实际年数大约高于均值4个标准偏差,这是一个概率仅有百万分之一的事件。因此,我们可以排除这完全是运气的可能。由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定期公布它的投资,所以也排除欺诈的可能。与此相反,伯纳德·麦道夫从不透露他的投资情况。如果客户要求投资透明度的话,麦道夫是不可能连续几十年取得“成功”,连续几十年得到正回报的。
企业成功学的谬误
我们会阅读“企业成功学”的书籍,比如《从优秀到卓越》。《从优秀到卓越》是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商业书籍。作者描述了那些能够持续取得成功的公司的特点,例如拥有谦逊的领导者、选择合适的人进入团队、保持严格的纪律。作者以6次铁人三项世界冠军戴夫·斯科特的习惯为例,将之称为“冲洗你的奶酪”。戴夫·斯科特会清洗奶酪以减少身体的脂肪含量。作者在这本书中特意列出11家坚持了他所说的那些原则的“伟大”公司。然而,在他的书出版后的10年中,只有一家公司实现了强劲增长。另外10家公司中,一家被其他企业收购,一家由政府接管,另外8家只带来了零回报。
为什么作者会发生如此巨大的谬误?如果引入伯努利瓮模型和随机游走模型,就可以解释这个问题。伟大的公司确实会拥有一些共同的特征,但这个事实并不意味着这些特征就必定有助于成功。也许,很多表现糟糕的公司也同时拥有这些特征。挑选一些看上去很好的公司列出来,列出它们的特征,这并不是模型思维。模型思维的要求是,推导出能够导致成功的那些特征,例如才华横溢的工人,然后再根据数据来检验相关结论。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寻找一些自然实验,也就是相关特征随机变化的事例。
如果再加上舞动景观模型和崎岖景观模型,更是可以对作者的全部理论提出了根本性的质疑。如果经济是复杂的,那么今天证明成功的特征在未来并不同样有效。当前的“伟大”在10年后甚至可能连“不错”都算不上。在得出一般性的结论之前,必须运用多个模型思维以避免犯大错的风险。应该注意避免被某些“模式”所迷惑,看上去似乎是一个趋势,其实可能就是随机的。
失效的随机游走
股票价格确实接近随机游走,带有正漂移,以获得市场收益。我们不能否认股票价格与正态随机游走一致的假设。股票价格可能遵循随机游走的原因是,聪明的投资者能够识别出并消除这种模式。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分析师注意到股票价格往往会在每年年初出现上涨,这种现象被称为“一月效应”。聪明的投资者可以在12月以低价购买股票,并在来年一月卖出以获取利润。这个策略看起来好得让人难以置信。然而事实是,如果投资者在12月购买股票,他们就会抬高价格,从而抵消一月效应。这就好比有人看到人行道上有一张100元的钞票,就会把它捡起来,然而只要这样做了,钞票就会消失。因此,聪明的投资者几乎必定不会包含什么可预测的价格模式。既然价格不会呈现出任何模式,那也就只能随机游走了。
保罗·萨缪尔森由此构建了一个随机游走模型,提出有效市场假说:在任何时候股票价格都反映了所有的相关信息,未来的价格必定遵循随机游走。然而,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逻辑。要确定准确的价格需要付出时间和精力,财务分析必须收集数据并构建模型。如果价格真的是随机游走的话,所有这类活动都将无法得到预期的回报。然而,如果真的没有任何人花费时间和精力去估计价格,那么价格就会变得不准确,也就意味着人行道上会铺满百元钞票。如果投资者相信有效市场假说,他们就会停止分析,从而导致市场效率低下;而如果投资者认为市场效率低下,他们就会应用模型进行分析,从而提高市场效率。
股票价格之所以随机波动,可能是由于其他一些原因。在现实情景中,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时,股票市场也会出现大幅飙升或跳水。即使市场真的出现大幅飙升或跳水,市场仍然可能是遵循随机游走的。从长远来看,有效市场假说似乎是合理的。但从短期来看,押注价格修正却可能存在不小的风险。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成败就是一个典型。长期资本曾经连续两年都获得40%的回报,原因是它发现了市场效率低下问题,并预测市场会作出修正。后来,他们就在俄罗斯债券价格下了一个很大的赌注。而当俄罗斯违约之后,长期资本一下子就亏损了46亿美元,几乎导致整个金融市场的崩溃。长期资本给我们的教训是深刻的,那就是不要过分相信一个模型。
优异来自多样性
假设我们准备利用4种食材来制作一份食物。有4份食材意味着,如果选用其中的两种,那么有6种可能的组合。假设我们所用的是以下4种食材:泡菜、香蕉、鸡肉、焦糖,由此产生的6种配对是:香蕉和泡菜、泡菜和鸡肉、焦糖和泡菜、香蕉和鸡肉、焦糖和香蕉,以及焦糖和鸡肉。你可能会觉得只有一种配对你有吸引力,那么你就会选择那种配对。假设我们喜欢的是焦糖和香蕉,就会忽略其余配对。
这种逻辑也适用于进化系统。能够产生正面相互作用的组合,例如坚硬的外壳和强健的短腿,会在种群中保存下来。适者生存法则与产生负面相互作用的组合相反。因此,我们现在看不到有如下组合的动物:跑的很慢的脚+味道鲜美的皮肉+鲜艳的外表。它们也许曾经存在过,但可能早就被捕获并吃光了。
由此来审视企业的进化问题。在过去几十年里,越来越多的企业领导人正在向着有利于多样性方向前进。多样性的价值不言而喻。它导致了这个方向性的转变:商业活动变得更加全球化了,因此企业领导人更多地意识到了种族多样性;工作实践也变得更加以团队为核心了。很显然,同质性的等级结构已经让位于多样性的团队。多样性是可以提高绩效的东西。当然,多样性也有其局限性。多样性本身并不会神奇地转化为效益,但多样性会带来极大的益处。
比如,礼来公司就组建了一家名叫Innocentive的新公司。这家新公司到2005年拥有35家作为“搜寻者”的公司和8万名作为“问题解决者”的科研人员,帮助像宝洁那样的公司。而宝洁本身也拥有9500名研发人员,其中拥有博士学位的有1200名。有1/3的成功率就很不错了。宝洁公司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很多问题是公司内部力量所无法解决的”。这就是多样性团队。结果的多样性来自于崎岖景观模型。在一个生态和社会系统中,任何一个物种的适应,或任何一个企业策略的改变,都会改变和重组它们的竞争对手的适合度景观。这是投资者应该全力关注的问题。
能够产生洞见的模型远不止这些。学会使用思维模型很重要,学会运用多种思维模型更重要。据说查理·芒格能够使用100个模型。查理·芒格认为,每个学科都是从一个独特的角度去切入了解这个世界,那都是盲人摸象。要对世界有真实的了解,就必须掌握多种模型思维方式。一个人确实需要具有大量的不同思维模型,才有可能发展出超常的思维能力。查理·芒格当然是天才,我们可能终身都无法企及。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学习研读《模型思维》来提高自身的思维能力,从而获得一些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