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背后的秘密

2019-12-18 09:27阅读:
文/姚斌
“成功学”从来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话题,究其原因,大多数的书籍都陷入逻辑性的谬误。讲述“成功”的书籍有很多,然而却没有形成一门“学问”。最近我研读了《巴拉巴西成功定律》,才知道拉斯洛·巴拉巴西教授竟然已经创立了真正的成功学,揭开了成功的神秘面纱,让我们可以用科学的眼光审视成功。巴拉巴西将成功定义为“我们从所属社团中争取来的回报”,他的成功定律就是如何理解成功的问题,并不是谈论成功的故事。
在巴拉巴西看来,成功可以被转化为数学问题,对成功的度量方法来源于外界和集体。这是一种客观的、可被测量的结果,也是外界对一个成功者所有成果或成绩的反馈的总和,或者说是一个成功者成果对外界影响力的总和。只要分析出数据背后的模式,甄别出塑造成功的机理,就能够领悟到成功和失败背后的普适性定律,很多美妙的发现就将泉涌般地自然涌现。由于成功的模式具有普适性,因而也就有了“成功定律”,即用科学的方法来呈现和理解我们的成果。
能力表现驱动成功,但当能力表现不被测量时,社会网络驱动成功
能力表现与成功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如果运动员缺乏强大的运动能力,那么绝不会成为一位成功的体育健将;如果缺乏结构工程学的深厚基础和建筑设计的敏锐洞察力,绝不可能成为一位声誉卓越的建筑师。能力表现是成功的关键,但这只是成功最根本的前提。能力表现加上抱负和协作能力,才是未来成功的决定性因素。
能力表现有时可以被测量,有时则不被测量。当不被测量时,社会网络就派上用场了。比如,一个球队的成功,就是集体的成功,若仅靠一人之力独挽狂澜,并不能解决问题。彼时,相互交织的网络可以在决定成功中的因素起到关键的作用。而一旦成功了,所有与成功有关的利益都会竭力让成功延续下去。这一点同样适用于艺术家、律师、推销员、教师或者一名投资银行家。社会网络和职业网络是决定所有人成功的要素。能力表现要靠机遇激活,向成功的顶峰攀登意味着要从山脚开始一步一步艰难累积才能实现。
能力表现有界,而成功无界

能力表现遵循的是钟形曲线的分布。这就是说,当离开平均值时,钟形曲线就会呈指数级聚减。因此,即使最优秀的赛跑运动员,也只能跑在钟形曲线的上锥处,在成绩的上限位置几乎再难超越。因为能力表现有这样的界限,才可以使我们以非常高的准确率,预测什么是我们的最终极限。如果能力表现没有界限,那么运动员就将持续地将世界纪录保持者一一击破。
虽然说能力表现会驱动成功,但是顶尖竞争者之间的差距往往非常微弱,几乎不可测量。当许多人离完美都近在咫尺时,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没有从中得到回报而获得成功。因此,当我们接近上界时,能力表现并不是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在确定大多数领域的能力表现时,都缺乏合适的秒表,比如小提琴比赛、流行音乐比赛、文学奖评选、优秀医师评选,或者确定美术馆的最佳艺术作品。
朗朗是一位顶级的钢琴家,但是巴拉巴西发现,音乐界的朗朗们受到人们尊崇,并不是因为他们演奏的音乐明显优于其竞争者,而是因为他们善于“表演”。在音乐大赛中,那些先上台表演的人通常很难获得成功。要想胜出,最好是最后几名才现身。出场的顺序决定了选手的命运。
成功就像一场数字游戏,如果期望在竞争中获胜就必须参加许多这样的游戏。而一旦第一次获得成功,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获得成功。这就是成功的秘诀。成功是可以自我繁殖的,并与成功次数成正比。如果赢了一次,还将会赢得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次。
虽然能力表现是有界的,但是成功却是无界的。因此,超级明星就可以应运而生。超级明星人物往往是罕见的能力表现获得罕见的回报。有时,稍稍优秀一点的能力表现就可以带来超乎寻常的成功。代表性的超级明星包括电影明星、流行音乐歌手、企业创始人以及投资家。比如,像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那样的超级明星人物。当然,这样的超级明星也很少,这又表现出典型的幂律。也就是说,幂律的分布有缓慢衰减的尾部,这意味着有少数超乎寻常的结果。
成功最能被接受的衡量标准是财富,而幂律可以描述财富的分布。它告诉我们,为什么世界上最富有的8个人,其财富总额比全世界收入靠后的50%的人加起来的财富还要多。像我这样的人,进入超级明星行列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无论我的能力表现如何,超级明星并不在我的掌控中,我要成为亿万富翁的机会并不大。衡量成功的标准,有影响力、出镜率,抑或是受人崇拜,它的分布像财富一样遵守幂律。多亏了幂律,才使少数个体的成功比所有人高出了许多数量级。
成功必须形成规模,能力表现必须要产生规模效应。一篇论文只有在大量引用之后,才能赢得科学界超乎寻常的注意,这是赢得超级明星地位的基本条件。当然,科学文献的引用次数也同样遵循幂律,因此衡量科学上的成功与衡量商业上的成功并没有多少不同。如今技术的发展将会进一步扩大超级明星明星现象,少数表演者将会赢得更多的观众。这些隐隐出现的人物将同时进一步降低那些不怎么出名的同伴的影响力。
但是,所有的超级明星都要受限于各自领域表现的上界。因此,我们是和所有的超级明星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往往击败我们自己的不是超级明星,而是完全放弃的希望。如果我们是和他们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参与竞争,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会获得成功。而成功将会带来更大的成功。
初始的成功乘以社会适应度等于未来的成功
成功会带来成功,这就是所谓的“优先连接”。以优先连接可以解释富者越富、名人造就名人、成功带来成功的原因,这就是马太效应。链接越多,就越有可能收获额外的链接,从而增加可见度。比如,一位演员如果在影片中赢得喝彩,就可以继续得到角色。有了优先连接,才有了像泰格·伍兹那样的超级明星所经历的那种滚雪球式的成功,使他们成了各自网络的枢纽。所以,成功就是滚雪球。知识生成知识,技能孕育技能,专长增强专长,它们的每一项都导向成功,而成功就建立在成功自身之上。比如,在国际音乐大赛中的高位排名,以及伴随而来的可见度,可以塑造一个音乐人的成功。没有知识,没有一技之长,显然与成功有很大距离。
成功会推动成功,即使是最大的成功,也始于不断的积累和壮大。对于初露头角的创业者、艰难前行的艺术家,初次赞美会使最终结果大为不同。但是我们一般不会将赞美给那些弱势的无名之辈,只会关注超级明星。这就是财富的不公平性和成功的无界性背后的机制。优先连接解释了人生为何不公平。
社会适应度可以理解为受欢迎的程度,是能够测量的,比如对某一产品的五星评价。社会适应度并不完全等同于品质,但会依靠品质。社会适应度让我们可以捕获某件产品,在与其他产品争取相同买家、相同观点、相同赞誉者的竞争中取胜的内在能力。成功是产品的社会适应度和初始的成功的共同产物。社会适应度越高,每天主动获得链接就越多。就这点而言,成功不完全是机缘巧合。用进化论的语言来表达,就是适者生存——最优美的歌曲、最可靠的公司、最先进的技术最终都大概率会成功。
团队成功需要多样性和平衡性
一台音乐剧要获得演出的成功,必须取决于团队。演出成功需要取决于6个人合作:曲作者、词作者、编剧、编舞、导演以及制作人。他们需要协同配合塑造故事、音乐、舞蹈等要素,他们还需要选择演员和演出剧场。一部成功走红的音乐剧可以为投资者带来数百万的收益。但是,如果表演太差劲或太传统,就会失败。事实上,只有23%的剧目能够赚钱。而那些能赚钱的音乐剧将迎来无限的成功,赞誉和金钱双丰收。
每个成功的团队都必须有一个“独断专行”的领导者。其成员以及其他方面都必须具有多样性,然后通过共同的工作经历和紧密的合作关系来平衡差异性。因为他们需要面对复杂性,所以没有谁能通过单打独斗予以解决。最有影响力的科学论文不是出自天才的独行侠,而是产生于团队。团队规模越大,个人对最终结果的贡献就越不均衡。在群体表现的背景下,个体智力似乎并不重要。迅速成功的案例都有一个共同之处:一个团队越是由一个领导的单独主导,这个团队就越成功。如果都是能人,那就等于没有能人。如果缺乏杰出的、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一个团队也许能做好基本工作,但不太可能取得重大突破。因此,类似于杰夫·贝佐斯、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这样的人物就极其重要了。
一个集体的顶级成功,源于个人对荣誉归属的毫不在意。当我们把功劳分配给团队的成员时,谁获得荣誉与谁真正做了工作没有多少关系。团队工作的功劳并不依据与能力表现,而是基于他人的看法。团队的成功需要多样性和平衡性,但功劳往往归于一人。
成功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和年龄,只要坚持不懈
就创造力而言,天才和我们并无二致。无论是不是天才,我们差不多都符合同样的基本模式。以科学论文为例,每篇论文产生突破性进展的概率是均等的。当科学家以最佳速度发表论文时,比如科研项目一个接一个的迅速完成,就最有可能在此时达到成功的巅峰。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在爆发式的科研产出过程中最具创造力,而是因为尝试的次数足够多。很多作曲家、电影导演、发明家和时装时尚设计师之所以在年轻时就声名鹊起,那是因为整体而言,他们在这一阶段的产出更多。年轻人一直在不断努力,从不因失败或者不受重视而气馁。这就是很多超级明星在30岁时就能震动江湖的原因。
成功可以发生在任何时间和年龄,只要你在一个好想法上坚持不懈。约翰·芬恩在32岁时才发表第一篇论文,67岁时他在耶鲁大学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实验室被收回,技术人员也没有了。那时,他才发表论文提出新技术——电喷雾离子化法,将液滴转化为高速的离子束,从而快速准确地测量大分子和蛋白质的质量。这个工作最终带来了革命性的成果,到他80岁时,终于获得了2002年的诺贝尔获化学奖。这个案例说明,成功和年龄没什么关系,而是取决于一个人向着重大突破一次次尝试的决心。
当然,好的开始并不一定成功。卓越的想法配上糟糕的执行能力,是很难产生重大的结果。将想法转化为发现的能力至关重要,人与人之间在这方面差异极大。成功需要能力乘以价值。当能力和价值都很高时,它们相互加强,就能水到渠成地促使了突破性的进展。苹果手机就是一个完美的想法配合杰出的执行力,最终成就了史蒂夫·乔布斯。然而,即使是乔布斯,他也有很多失败的作品。最终还是极高的能力使他的杰出成就掩盖了大量的失败记录。许多人一直在寻求突破,但是如果在寻求突破的道路上一再失败,那么很可能正走在错误的方向上。
但是无论如何,创造力永不过期,而成功却是有期限的。一旦一个项目成功,它会与此前的成功成比例的无限增长。如果真是这样增长,个人成就带来的一次又一次的增长会带来巨大的利益。那么,我们或许只需要获得一次认可,便可终生享受优先连接带来的关注。一项成功的专利可以让发明家获得无穷财富,一次科学发现给科学家带来数百万次应用。有时候,单次成功带来的收益将持续创新者的整个余生。
巴拉巴西教授就是这样通过五个成功定律,揭开了成功背后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