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种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2017-10-11 08:42阅读:
这三种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今天这篇文章,写点轻松随意的。蔚蓝是吃女人饭的。但这样的饭,也许只有我这样的老实丑男人能吃,而且一吃就是十多年。也许仅凭这一点,我就得给自己点99个赞。
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因为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伺候的动物。她们有动物性,却多半不承认;她们喜欢听甜言蜜语,却不让男人说谎;她们爱钱,却从不愿意提钱;她们爱较真,却又不讲道理;她们爱苗条,却总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女人就是这样的矛盾体,看着喜欢,拿着烫手,靠近了去闻,却又容易窒息。
所以,与女人打交道,千万不可凭一时的激情,更不可以只是单一地,仅仅用眼睛看,用耳朵听,或者用鼻子闻。
一个男人要想真正弄懂女人,并且在女人的世界里要得一口饭吃,那必须得像蔚蓝这样,嘴甜皮厚肚子大。
嘴甜是要懂得女人的兴奋点在哪里,皮厚是要知道她的痛点在哪里,肚子大则是要肚子里有货,有足够丰富的经验作为你与打交道的资本。
不过,蔚蓝还是最怕这三种女人:一种是敢于在酒桌上,与男人撸起袖子干的;另一种是爱读史书,把史书读得特别精的;最后一种是,人长得忒漂亮,还TM特别爱笑的。
以上三种女人,第一种我是真的怕;第二种我是敬畏;第三种我是害羞。
为什么这么说?先说第一种吧。在蔚蓝看来,但凡是能够和男人打成一片,敢于和男人真刀实枪撸袖子干的,这样的女人要么是女中豪杰,要么胆大包天。与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必须小心加谨慎,因为这样的女人多半有颗强大的心,或者有很多个肯为她卖命的男人。
所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流氓不要命,而是这个流氓偏偏是女人,并且她还是一个特别能放得开,很有能耐,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
再说第二种女人吧!读史读得好的女人,必定不简单。因为所有现世的案例,对于她来说,都只不过是某个历史故事的再现。
很多事情,你还没说完,她就知道你想说什么,会有几种可能性的结果,以往别人都是怎么解决的。而且最关键的是,你永远都看不出她的眼界有多大,再大的事情她都能“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并且以回首往事
的心态去平复和自持……试想想,这样的气魄和底蕴,这样的女人焉有不让男人敬畏的道理?
最后说说第三种女人吧。如今这个时代,早就被美女经济改造的不像样了。再枯燥低俗的东西,只要和美女挂上钩,必定火暴。所以,美女终究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绕不过的一道坎。
当然,美女的美也要分很多种。但对男人最有吸引力的,当属美与笑并存。据说,当年项羽看上虞姬,吕布迷恋貂蝉,唐玄宗宠幸杨玉环,全都是因为美人初识时各有风情的一笑。
女人再美,不爱笑便是一潭死水;女人再一般,若是爱笑,便可翻云覆雨,清新怡人。美女的笑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杀伤力的武器。
在蔚蓝看来,美女的笑比美女的露要强上千万倍。女人只是露,多半粗俗,吸引的也必定是粗俗的男人,而粗俗的男人又有多少人能打败女人最看重的时间?笑则不一样,笑有女人的香味,有情感的交流,有灵魂的升华,笑虽偶然,但却在无意中万里挑一,所谓的一见钟情,也多半如此。
当然,关键还得看女人笑的能力,而笑又多半与女人的才艺、性情和自身修为有关。但退一万步讲,虽然你不能“回眸一笑百媚生”,但只要笑得自然真诚,流畅得体,总有一种诱惑让男人毫无抵抗力。
所以,针对这三种“可怕、敬畏和害羞”的不同心理,与女人打交道时,蔚蓝一般都会奉行“三不”原则:
1、不和酒量胆子大的女人喝酒;
2、不在爱读史书的女人面前吹牛;
3、不与既漂亮又爱笑的女人单独相处。
以上言论,只是蔚蓝一时兴起,随意胡诌了几句,希望无伤大雅,但愿能对大家有所借鉴,无论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这三种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版权说明:本文系天空永远蔚蓝原创,欢迎分享,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作者天空永远蔚蓝,原名张敏,知名情感专家。擅长以男性的细腻和思维分析各种情感问题。代表作《爱的细节》、《为何越爱心越伤》。微信公号:天空永远蔚蓝(ID:tkyywl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