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2020-10-19 21:41阅读:

天空永远蔚蓝

自由撰稿人、情感作家张敏

关注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这是一段愚昧、久远而又不得不面对的记忆。
故事的主角,是我现在的老公。他是我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一个温文尔雅,曾经让很多年轻女孩崇拜的男人。
他比我大6岁,是我们母校第一位被分配进来的师范大学中文系高材生。是他打开了我们思想的天窗,教我们认识了摩丝与香水,教会了我们唱《三月的秘密》。
更是他,教会了我们,如何不枯燥地把一本特别难看的书孜孜不倦地看三遍,如何自我陶醉地写着忧伤文艺的小日记,如何把小说中的人物请进我们的世界,然后又如何把身边每一个微小的生命“续写“进《安娜·卡列尼娜》、《巴黎圣母院》、《红楼梦》、《平凡的世界》和《倾城之恋》。
我和许多的女同学一样,曾经脑海里装的也全都是他当年的潇洒与美好。我们以有这样一位好老师为骄傲,课堂上讲,课后讲,回到家里还是忍不住讲。
我们羡慕死了他每个月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豆腐块,趋之若鹜地去围观他在篮球场上的飒爽身姿,更无比享受他送给我们的笔记本和书籍……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坦白说,因为青春与崇拜,他曾经是那么不容置疑地成为了我人生唯一的导师……只是可惜,有了那一晚。
事后,我也一直在想,以我当年的热情,就算那一晚,没有他所预设的失控,那一段突如其来的事故也只是时间问题,我那颗稚嫩而又带着懵懂崇拜的少女心,也终将会以或明或暗的热烈无限向他靠近。
所以,在最开始的很多年,我都不怪他,反而有独自受宠的愉悦。只是,现在这些年回过头来想,以他当年的身份,他终究还是有些阴暗和龌龊。
虽然25年来,他一直都在自圆其说,虽然我的幡然醒悟也多有迟暮,但是今天的我们,谁也无法否认,20年前的那个晚上是属于不折不扣的性侵。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他娶了我,我也嫁给了自己当时喜欢的人,那天晚上所有的蛛丝马迹,以及他灵魂深处被放逐出来的污秽和丑恶,都被这一桩看似天作之合的婚姻掩盖得天衣无缝。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无论我们曾经是否有过所谓的爱情,我们终究还是走进了那道坟墓,终究要在坟墓之中为那段爱情、阴谋和荷尔蒙三不像的东西而耿耿于怀。
多少年来,他一直都在说我完美主义喜欢做梦,说我矫情做作。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不完美主义不喜欢做梦,当年他的阴谋又何以得逞?如果不是我的矫情做作,他的那些丑事又怎么能掩人耳目至今?
我本无意于对那件尘封往事进行道德审判,但那天晚上,他毕竟是在以一个站在神坛上,成熟大男人的身份,向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女下手,当年的娴熟与丑恶却仍然历历在目,让人终生无法忘却。
他告诉我,那些疼痛、撕裂和惊恐都是爱情,但我感觉不到任何的尊重和快乐,我只有苦苦地央求,只有蜷缩在床头坐等天亮,然后又不得不继续以他所命令的无感投入到第二天的烂漫。
那个年龄的我,虽然听说过爱情,也曾无数次渴望过爱情。但说实话,那个时候的我却真的不知道什么叫爱情。
如果有爱情,它也本应该在青春的年华里,守时守季自由自在地开放……但我的爱情,却还没等得及开放,就被这样一个看上去美好,实则丑恶的男人,提前掐掉了花蕾。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所以,若干年后当我苏醒过来,那些浮现出来的一切,都只剩恶心。我的人生,有着终生无法弥补的巨大遗憾。但我真正在意的,并不只是他后来的原形毕露和他当初所谓的欺凌,也不是所谓的爱情,而是一种人生被永远缺席的遗憾。
人都是需要成长的,只是那个时候,我对爱情和未来并没有清醒深远的认识,对他也只是崇拜喜欢而已,这些本与爱情毫不相干。
但糟糕的是,我并不了解自己,我仍然处在被父母呵护和叛逆的交替之中,我会经常有一些情绪性的间歇发作,会自以为是地模仿世故,并且假装成熟……但我并不知道那就是错!
想想真的很恶心!那个时候的他,竟然还能那么熟视无睹地为我当初所谓的成熟与勇敢喝彩,他的喝彩不是为了鼓励,而恰恰是为了让我在他所期望的那条错误路上,越陷越深,给他留下更多的机会。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多年前,一位高我两届的学姐,曾经亲口告诉我表姐,说他曾经教过她,她是他参加工作后带的第一届学生。当年,她班上还有一个女生因为他而辍学,而且辍学后还多次在他房间被人撞见,神色慌张,关系很不一般……只是之前,她并不方便说。
后来,我也有专门打听过,他确实带过这么一个学生,她的名字我也知道,多年以后我们家里还留着那个女孩和他在一起的合影。只是我没有直接点破,但我心里清楚,我们殊途同归,只是我比那个女孩要稍微“幸运”那么一点点而已,这或许也与我父母当时的地位和家庭出身有关。
还有我大三那年,与我同寝室的一位好姐妹,就曾经非常严肃地和我说过,让我一定要把我男朋友(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管好了,说我和他根本不合适,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要等傻乎乎地让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当时,我就感觉很不对劲,因为室友并不是那种性格的人,所以当她那么一本正经地和我聊男朋友的时候,我真的是很吃惊,只是她并不肯继续讲下去。而且我结婚的时候,她也是全寝室八姐妹当中,唯一没有参加我婚礼的一个。说实话,虽然后来我也能猜出一些真相,但我的懦弱和骄傲都不允许。
一位大姐的悔悟:20年前,我嫁给了那个性侵我的男人
今天,我把这些故事讲出来,并不是为了控诉什么,只是因为在网上偶然看到一个故事。女主的遭遇和我很相似,她被她自己所特别崇拜一个男人性侵了,男人答应娶她,但她完全能看出他并不爱她,也无法得到她想要的安全感,所以她在纠结,要不要就这样走进婚姻。
但我想说的是,毕竟时代不同了,人的意识和觉醒,以及周围的环境都完全不一样,如果我是她,我一定不会将就!
因为,性侵就是性侵,人性和道德的污点会一直都在,那件事也注定会成为一道永远无法逾越的坎。说不定,某个无人知晓的晚上,她就会和我一样,独自一人抚着伤口被痛醒!
版权说明:本文系蔚蓝原创,转载请后台留言,未经许可不得进行商业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留:作者天空永远蔚蓝,原名张敏,知名情感专家,专注婚恋情感研究十余载,发表相关作品千万字。代表作《爱的细节》、《为何越爱心越伤》。微信公号:天空永远蔚蓝(ID:tkyywl100)
商务合作转载:后台留言。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